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216/149186.html

黑馬說:來玩一個謎:兩名隊員參加100米賽跑,是分開跑速度快,還是把兩人的左右腿綁起來跑得快?大家若有參加綁腿賽跑的經歷,答案已經很明顯。滴滴和快的是速度類似的選手,現在它們腿綁起來了,預想一下,結果會是怎樣?今天,我們來盤點下那些合並後被邊緣化的創業者,並來預測一下滴滴、快的的未來。

\文/孔明明 王方 本刊記者
編輯/孔明明
 

情人節當天,滴滴、快的宣布合並,消息霸占所有科技網站的頭條,滴滴打車CEO程維更是在內部郵件中稱“這次合並成為中國互聯網歷史上最大的並購案”。

 

\(數據來源於易觀國際)

 

看似轟轟烈烈的“熱戀”背後,也引來了諸多質疑。據快的CEO呂傳偉介紹,此次合並是通過雙方合股的方式完成,不涉及現金交易。合並後的新公司將實施Co-CEO制度,由滴滴CEO程維和快的CEO呂傳偉同時擔任聯合CEO。兩人在“內部郵件”中均強調:管理層團隊仍牢牢掌握公司控制權。

 

先不論Co-CEO制度在中國企業施行的難度——企業需要一個絕對的持股者和控制者,僅看在創業公司合並、被收購後,CEO被邊緣化的例子已不在少數。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下那些合並、收購後被邊緣化的創業者們,並從中預測滴滴、快的合並後的走向。

 

Part1 合並、收購後被邊緣化的創業者

 

1、PayPal與X.com合並,大部分員工離職或被解雇

 

\ 

1999年,PayPal創立於矽谷,成立初衷是解決用戶付費問題。在這個充滿前景的市場中,PayPal面對著諸多競爭對手:特斯拉電動汽車的創始人馬斯克在1999年創立的X.com、大名鼎鼎的雅虎、第一銀行和易貝-富國銀行。這其中,X.com和易貝收購並開發的Billpoint對其最具威脅。

 

為實現持續發展,2000年3月,PayPal.com和X.com 宣稱,他們將合並成一家“全球最大的實時網上支付公司”。合並後的公司將允許用戶在網上進行款項支付和收帳業務以及實時支付網上拍賣費用,兩家公司將免費提供上述支付服務。

 

PayPal與X.com合並後不久,PayPal創始人泰爾就選擇了辭職,而馬斯克就任新公司CEO。馬斯克上任之後,開始對公司進行技術整修,引起了公司其他人的不滿,eBay董事會決定請回泰爾,解聘馬斯克。

 

PayPal企業文化的反對者並不只有馬斯克,事實上,很多X.com員工在PayPal呆的時間都不長。著名網站Yelp的首席執行官、曾經在X.com擔任工程師的傑萊米·斯多普曼表示:“X.com和PayPal曾經是競爭對手,這讓人感到難堪,而這種難堪最終演化為了沖突。大多數X.com員工選擇了離職或者被解雇。”

 

2、高德被阿里收購,創始人成從武變為“CEO特別顧問”

 

\ 

2002年7月,高德軟件公司成立,成從武開始對對導航地圖進行產業化和商業化運作,並開發完成一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數據采集工具和編輯處理平臺。

 

2006年10月,高德完成首輪私募融資4000萬美元,投資人包括紅杉資本、KPCB、華登國際、聯想投資等國內外著名風險基金。2010年7月1日,高德在美國納斯達克全球精選市場成功上市,股票代碼為AMAP。

 

2013年5月,高德宣布獲阿里巴巴2.94億美元投資,雙方達成戰略合作協議。2014年4月,高德正式與阿里巴巴集團達成並購協議。阿里將以每股普通股5.25美元或每股美國存托股份(ADS)21.00美元的收購對價收購高德其余72%的股份。

 

2014年7月,阿里集團宣布高德私有化完成,阿里CEO陸兆禧將兼任高德控股CEO,原高德控股CEO成從武出任高德控股CEO特別顧問8月,高德出現大量員工離職現象,9月,高德進一步遭遇人員流失陣痛,原高德CMO金俊離職,原高德向移動互聯網轉型的操盤手、高德副總裁郤建軍也掛帥而去。

 

3、百度收購91無線,CEO胡澤民卸任

 

\ 

2013年7月16日,百度宣布與網龍簽署諒解備忘錄,將出資19億美元向網龍收購其持有的91無線網絡有限公司(91無線)的57.4%股權。不足一個月後,91無線人士透露,百度於8月13日晚正式完成對91無線的收購,但其並未透露原91無線高管去留問題。

 

2014年2月25日,網曝91無線CEO胡澤民卸任,由百度副總裁李明遠暫代其行使職權。另外,伴隨胡澤民卸任事件同時發生的還有業務調整,原來的91無線業務被分為3大塊:1,91分發相關團隊與百度手機助手團隊合並,成立百度移動應用分發團隊,由李明遠總體負責;2,91遊戲運營業務與多酷合並,成立百度手遊運營團隊,隸屬於百度用戶消費業務群組(CBG);3,91閱讀業務將與CBG閱讀業務逐步整合。

 

對此,胡澤民表示自己並不是真正意義上離職,仍為百度91董事,還在繼續為百度91董事會成員幫助百度91進行更好業務整合。不過,從調整後各項業務改“姓”百度來看,百度已經全面接手91。

 

值得一提的是,胡澤民並不是91無線的創始人。2007年網龍用了10萬元人民幣,從80後創業者熊俊手中購得91無線前身“iPhonePCSuite”。兩年後,熊俊與網龍發生分歧,接受了創新工場投資,重新創業。

 

4、優酷收購土豆,原高管全部出局

 

\ 

2005年4月15日,王微創辦的土豆網正式上線。2005年到2010年,土豆網共完成5輪融資,2011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其實土豆網本來有機會先於優酷上市,但無奈王微深陷離婚糾紛,致使IPO之路障礙頗多,最終被優酷搶先,並且差距越來越大。

 

2012年8月24日,優酷土豆成功合並後,王微正式辭任土豆網CEO。 收購完成後,優酷和土豆結束了魚死網破的爭奪,優酷土豆集團穩坐視頻行業第一陣營;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逐漸表現出來,財報上虧損的數字遞減。但在這背後,原土豆的高管團隊逐步被出局,半年內離職率超過50%。

 

2013年3月,39歲的王微開始了自己的下一個項目,2013年5月8日,王微正式通過微博對外公布,新動畫工作室的名稱定為:追光動畫。王微稱,這個項目已經從國際投資人那里募集到了數千萬美元的資金。

 

5、第七大道被暢遊收購後,創始團隊全部出走

 

\ 

2009 年,第七大道旗下遊戲《彈彈堂》一炮而紅,這個由曹凱一手創辦的公司也走向臺前。隨著公司的發展,曹凱萌生了上市的想法,但當時第七大道內部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如何籌備上市,後來曹凱選擇與有成功上市運作經驗的搜狐合作。2011年,暢遊宣布收購第七大道68.258%的股權。

 

為這場交易埋下隱患的是並購協議中的一個對賭條款:如果第七大道的業績表現達到約定的標準,並且第七大道在2014年之前在納斯達克、紐交所或者香港完成首次公開募股,其非控制性股東有權將持有的股票以提前約定的價格出售給暢遊,認沽期權將於2014年到期。

 

雖然後來第七大道在2012年以保密形式向納斯達克遞交了上市招股書,而且已經走完上市的全部流程,但最後去納斯達克敲鐘這一步卻沒有完成,也就是說,獨立上市失敗了。這其中的原因,還不得而知。

 

2013年5月,暢遊提出提前完成對第七大道的全部收購,讓曹凱徹底心灰意冷,提出辭職。曹凱曾解釋道,內容制作公司上市後,難以再把精力用在做遊戲上,而變成資本運作為核心,違背了自己的初衷。

 

2014年2月20日,暢遊的內部郵件顯示,第七大道COO(首席運營官)孟治昀、CPO(首席產品官)及神曲工作室負責人胡敏已經離職。至此,第七大道創始團隊已經全部出走,各奔前程。

 

近日,更是傳出暢遊將出售17173和第七大道的消息,讓人不勝唏噓。

 

\  

Part2 滴滴、快的合並後的7大可能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在此就不再一一盤點。從一定意義上來說,這些公司面臨的命運幾乎是必然:合並、收購本來就是為了利益最大化和消滅競爭對手,尤其對於業務相似、團隊重合度極高的公司來說,更是如此。

 

2月14日,滴滴總裁柳青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兩家合並是為了夢想和放棄對彼此的成見,合並後,管理層會一直保持運營獨立性,未來地圖、支付等接入哪家都由用戶體驗決定。GGV資本管理合夥人符績勛也稱,兩者合並後最大的挑戰在於團隊梳理,這也是未來半年的工作重心,而團隊在面臨重大調整時的挑戰在於留下最好的人才。

 

在此,我們不妨做一下大膽預測,看看滴滴、快的合並之後,未來會出現哪些變動:

 

1、任一Co-Ceo離職

 

\ 

此前有傳,滴滴快的持股比例為分別為52%、48%,後被否認說法不實。但從設立的Co-Ceo來看,二者持股比例很接近。創業經常會碰到“控制股權”問題。

 

Co-Ceo在福布斯世界500強企業中經常被使用,如甲骨文、SAP等,但要麽是權責分明,一個管運營,一個管產品技術,要麽是跨國公司,業務遍布全球。而滴滴、快的不符合任一一種情況。

 

很可能,Co-Ceo只是過渡階段。團隊整合、資源梳理時,必然需要一個拍板決策者。對於滴滴程維、快的呂傳偉來說,兩人都是有著多年創業經驗的創業者,從競爭對手變為同事,兩人必然互不服氣,而企業文化的融合也會發生不少摩擦和沖突。就像PayPal和x.com一樣,最後決定去留的,已經不是創始人自己。

 

2、員工被裁

 

\ 

合並後,新公司董事徐傳陞首先表示,不會裁員。但別忘了,類似的情況在京東和易迅之間就發生過。記住一句話,合並如若不裁員,那就不叫合並。招人是一回事,重疊業務被裁是另一回事。

 

對滴滴和快的來說,由於業務的重合性極高,所以必定會出現在同一個市場、人員過度冗余的狀況。為了更好的組建團隊、保證成本和效率,裁減員工及出現員工在波動中的大幅度離職,幾乎是不可避免的狀況。

 

3、遭遇反壟斷調查

 

\ 

去年初,滴滴、快的一場總數額達20多億元的補貼大戰,把全國的本土打車公司都擠出去了,主要原因是後者玩不起,沒有騰訊、阿里一樣的親爹。結果滴滴、快的把對手消滅後,兩人自己卻好上了。

 

註意,在打車這個領域(不含專車神馬),只有老大、老二,沒有眾多老八、老九。老大、老二一合並,打車市場絕對被壟斷了。雖然,在現行《反壟斷法》里,滴滴、快的在營業額、相關領域的認定上,可能不符合條件。但現在不審查不代表未來也不會。等新公司長大了,營業額符合條件了,依然可能遭遇審查。

 

4、減少補貼,提高服務質量

 

\ 

從雙方發布的公關文已能看出,惡性的大規模的燒錢競爭不可持續。滴滴、快的進行多輪補貼大戰,雖然市場在很大程度上被教育了,但就像2月14日兩人在公開信中所說,出行市場規模太大,而兩家仍只占了一小部分。在繼續選擇補貼的同時,合並後的滴滴、快的應當盡快找到,並構建自己的服務優勢,在產品和服務上實現與其他對手的差異化競爭。

 

5、阿里、騰訊爭奪支付入口

 

\ 

回顧下阿里、騰訊惡性燒錢的背景,打車只是切入手段,通過支付綁定用戶進軍O2O才是目的,阿里要推支付寶,騰訊要推微信支付。現在好了,二者合並了,用戶打車用誰家的支付更好?

 

雖然新APP哪家都支持,但還是免不了一場惡戰。滴滴、快的是合並,但阿里、騰訊沒合並啊,微信、支付寶沒合並啊,這就是一顆定時炸彈,可能是冷戰,也可能是熱戰。由於已是名義上的一家人,反而是滴滴、快的夾在中間不好做人。

 

7、或在未來6個月內IPO上市

 

\ 

在內部公開信中,程維稱:“未來六個月是滴滴全新的挑戰,六個月後,我們會交出答卷。”呂傳偉則說:“雙方合並後,上市計劃也會提上日程。”對滴滴快的來說,合並之後作為中國市場上一家獨大的打車服務提供公司,他們顯然有足夠的實力去美國上市,有相關人士表示:“‘ 提供及時性需求服務’的概念在美國市場很受歡迎。Uber首次公開募股到400多億,滴滴、快的合並至少也有60億~100億。”

 

但即便能上市,我們在這其中只能看到對資本的好處,看不到對二者公司的好處。滴滴、快的現在最大的壓力不是來自自身,而是來自歷史。從歷史來看,真正能產生1+1〉2的合並案例幾乎沒有,尤其是這種實力無比接近的選手,二者都處於高速發展期。萬一失敗,代價是慘重的。

 

那些在一年前就被擠出局的創業者,現在可能是你們的機會。如果滴滴、快的整合失敗,請回來;如果他們整合成功,更要回來,賽道上永遠需要新勢力來打破。最後,我們用易到對這場合並的回應來結束這篇稍顯悲觀的預測稿:兩個長得特別特別像的,產品節奏一模一樣的,運營方式也一模一樣的公司,合並了。

 

“大,未必好。夢想,並非金錢造。”


本文記者孔明明(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微信zzxm1989),著重O2O、在線旅遊領域的報道;記者王方,著重TMT及移動互聯網方面的報道,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為i黑馬原創,謝絕轉載,如轉載請聯系微信號korcha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