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215/149184.html


黑馬說:為細分人群服務的垂直社區成為創業模式里的顯學,偏偏有人逆潮而上,要做全民社交平臺,他能成功嗎? 其實,這位“簡直”大叔,表面做的是“全民”,骨子里卻是將細分做到了家門口。


\文/本刊記者 鄒蔚 

42歲的簡直是社交應用“本地網絡”創始人。他曾經是一名成功的大牌律師,現在也同時是投資人。簡直於2012年、2013年兩度被《財富》雜誌評為“中國40歲以下商業精英”。

去年,簡直開始移動互聯網創業。一開始他發現“中國居然到現在都還沒有Facebook那樣的實名社交,一個巨大的市場空白等著我去填”。他異常興奮,連名字都想好了,叫Namebook,簡稱NB網絡。他出錢、找團隊,等著一顆社交原子彈問世。不過,因為種種原因,這個“中國Facebook”直到今天也沒有做出來,而他在美國度假時一個偶然的想法倒是誕生了本地網絡這個產品。 

“我帶著兒子在波士頓傾茶事件的舊址遊玩,他去兒童博物館,我坐在長椅上等他,看風景和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中國遊客拿著手機拍照,那一刻我突然很想看看他們拍了什麽,有沒有一個軟件可以在手機上刷出這些人剛剛拍的照片?我們在同樣的場景下,通過照片或許會有交流的出發點。”簡直想,人在無聊時玩手機幾乎成了下意識的舉動,除了看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刷刷遠方的親朋近況,他很可能也像自己一樣,想知道身邊發生了什麽。 

回到北京,一次飯局上,另一位同為“70後”的老友聽了簡直的產品構思,安排技術團隊加入,幫簡直做這個發現身邊事的APP。它被稱作本地網絡,用戶所處即為本地,連接彼此即為網絡。這款產品在去年年底開始內測,今年2月正式上線。 

本地網絡是基於地理位置的社交平臺,用戶可以看到周圍其他用戶發的照片,用戶對它們點贊、評論或屏蔽。“讓人與人產生聯系的,除了愛好、工作、朋友、同學之外,還有地理位置的關聯。”簡直說,在波士頓看到的遊客他一個都不認識,更不了解每個人的背景,只因為在同一個地方,他對那些人正在做的事產生了興趣,照片是產生聯系的媒介。從另一個意義上來說,以地理位置作為聯系紐帶可能使每個人更平等。“它盡可能地抹平了人與人在社會地位、知名度等差別,僅僅保留了性別、年齡、長相等最基本的差別。” 

“微博的設計反人類,絕大多數普通人發一條微博沒有有任何聲響,轉發、評論、點贊數都是零。大V隨便發的內容有很多轉發,大多數是普通人在轉,當他們把大V發的內容轉到自己微博上,貌似參與了互動,實則毫無意義。普通人參與制造了大V,自己成了邊緣人,這很諷刺。

“北京霧霾很嚴重,成了新聞,大家都去討論,這跟一個貴州人有什麽關系?他身邊的青山綠水卻沒人可分享。全國人民看大V不是互聯網,是集權體制。本地網絡去中心化,由很多局部熱點組成,用戶首先看到自己身邊發生的新鮮事。” 在產品設計中,本地網絡也更突出“事”,而不是人,相比於文字和視頻,照片的表達門檻更低。 

按照設想,除了分享每個人的生活片段,本地網絡未來也將包含生活信息平臺:用戶可以搜到附近超市打折、房屋租售、尋找寵物、餐廳開業等現實社區生活中的各種信息。換句話說,你不僅可以看到菜市場門口有兩條狗打架,還能知道下午5:00到7:00某個攤位的小排在打折賣。“這是未來落地的一個方向,每個人在手機上看到的信息流與現實生活是一個整體。老太太、家庭主婦都會成為本地網絡的用戶。”簡直說,當本地網絡成為生活工具就有了產生營收的突破口。 從更遠去想象,本地網絡的用戶不僅在大城市,更多可能在基層,它甚至扮演著每個縣城局域網的作用,成為居民公共生活的平臺,就像教堂維系著美國小鎮居民的公共生活。 

簡直寫過一部小說,虛構了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小城,那里創造出了一種本土化的小共同體自治機制,“本地網絡跟小說里的哲學是相通的,但比寫小說樂趣強多了,真人在我的觀察下扮演角色,有美女、爛人,有半夜發裸照的,都是活生生的人生,像一個舞臺,讓別人來表演,我極少幹預。” 

簡直很欣賞Founders Fund創始人彼得•提爾,他們都有過做律師和投資人的經歷,並且做到業內頂尖,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能同時做成好幾件事。和彼得•提爾一樣,簡直也信奉自由意誌主義,相信不受外力幹涉的自發行為會讓社會中大部分人收益最大。“本地網絡不會為了商業意圖提拔、遴選一些用戶,給他們增加話語權,這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圖片市場,收獲的贊相當於選票。” 

“我做的是大眾菜市場,不是小眾的頂樓咖啡廳,挖掘普通人可被人欣賞的部分,在網上建立他的數字身份。從權力格局上說,我希望每個經歷過反人類社交產品的人得以重生,重新塑造網絡形象,就像開在山谷里的野百合花也有春天。”
 

\本地網絡 
樂客本地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上線時間:2015年2月 
團隊人數:19人 

融資狀況:親友輪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