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9  NM
 
 

 

澳門賭業去年收入首度錄得全年跌幅,今年一月份澳門博彩收入為237.48億澳門元,按年顯著下跌17.4%,為連續第八個月錄得按年下跌。飽受打擊的貴賓廳情況惡劣,上週記者到澳門賭場採訪,賭廳不但是十室九空,自上年至今,更有八個賭廳結業,情況比金融海嘯時更差。正所謂人窮思舊債,賭廳為求自保,唯有加緊向債仔追債。大陸債仔不少來自貪官或國企高層,也有他們的二奶,這些人借錢時身光頸靚家底清白,一到還錢就原形畢露,北上追債的賭廳打手,人在他鄉也被亂棍打走。賭廳因此度出奇招追債,就是在網上發出賭場「通緝令」,把欠債人詳細資料公布,包括賭博中的相片和手持借款支票的「肉酸相」,此舉甚有阻嚇作用,不少人紛紛還錢。可是這一奇招惹來中央關注,對更多貪官網展開調查,澳門政府有感形象受損,於是封殺這個收數網,將之趕出澳門。追數網聯絡人向本刊爆出,多個名人明星欠債實錄,也大爆澳門賭業歷年收不回的爛賬總數,已高達千億。如今客人大減,舊數又難收,澳門賭業相信已進入寒冬。

澳門賭業在急速發展時,各賭廳為了爭生意搶賭客,尤其主要是內地客人,借錢變得愈來愈手鬆,但放出去的數要收回來一點也不容易。有廳主表示,因為愈來愈多內地賭客走數,借錢後賴死不還,所以如何追債是一大難題。「猛虎不及地頭蟲,收數佬上到大陸北方,未入村可能已經有過百人打鑼打鼓包圍你,一人一啖口水都浸死你。」以前好景時,在數冚數下,賴債問題的嚴重性未即時顯現,但今時不同往日,加上賭廳被拖債的情況愈來愈嚴重,如何追回舊數是急切問題。在前年一月,多個賭廳的負責人決定聯手成立一個名為「美好世界」的追債網站,將債仔的照片和個人資料,以通緝令形式公開,逼他們還錢,並公布詳細借錢資料,包括債仔借款時的留影,或正在賭博的相片。至前年八月,該網站正式運作,「呢個網對業界幫助好大,現在好多大陸富商、名人或明星,都會主動還少少錢,呢個平台阻嚇性好大。」網站聯絡人及賭廳股東蔡其仁說,這些債仔不怕你黑吃黑,但仍有生意要做,卻害怕名聲被公開唱衰,所以這種收數方法,遠比派人北上追更有效。賭廳紛紛委託,短時間內近六十億欠債,竟追回了六分之一。

家醜不外揚

不過,這個被喻為無賴債仔剋星的網站,去年一月突然收到澳門檢察院通知,指其違反了個人資料保護法,要求收數網將所有的債仔資料刪除。事出突然,蔡其仁對此並不同意,因他覺得作為債主的賭廳才是受害者,而且所有上載的債仔資料,都經過核實無誤,否則債主會承擔法律責任。這次被封殺,他認為不是中央的主意,因為阿爺都想知道有沒有幹部官員欠債,反而是澳門政府不想「家醜」外傳,不想外界知道賭廳被嚴重拖債。「間間賭博公司都上咗市,政府唔想影響佢哋嘅形象,而政府當然想一片歌舞昇平,你有無見過澳門傳媒唱衰過澳門呀?」

有錢唔還

對於被檢控,他大感無奈,已和律師研究對策,並向賭廳負責人兼澳門立法會議員陳明金求助,暫時未有結果。未有這個網站前,由於債仔十居其九是內地人,賭廳追債便要派人返回內地,十分麻煩。「返大陸追數,最少都要十個八個人,水腳都蝕一大筆,還有生命危險。」蔡表示返內地追債,絕大多數都失敗收場,因為不少債仔都是土豪惡霸,經常毆打來追債的人。曾經有一個欠債四億五千萬元的貴州債仔,更明目張膽向債主說:「你們隨時來,我叫一百人『招呼』你們。」嚇到債主卻步。更有玩無賴的債仔,遇着債主上門追債時,便惡人先告狀,聲稱被恐嚇而報相熟公安,最後還倒屈一筆賠償才放人。前年三月,澳門星際某賭廳派人到上海,向身兼多項公職、有「紅頂商人」稱號的上海東鼎投資集團董事長邵東明追十億賭債。邵因想賴數不還,竟利用人脈關係設下圈套,先假裝還債,然後製造聚眾鬥毆,將來追債的人「一網打盡」,全部判刑入獄。賭廳負責人不忿告上法庭,事件已引起中紀委關注,由於邵和上海市長楊雄關係密切,隨時引發上海官場地震。

郭美美愛賭

這個追債網的債仔名單中,不乏為人熟悉的中港名人,其中最矚目的,是該網站在去年五月,曾追討在網上炫富而一夜成名,並令中國紅十字會名譽掃地的內地九十後郭美美二億六千萬元欠款。「佢一個月去幾次澳門賭錢,好多賭場都去過,但多數去永利。」蔡其仁表示,郭美美最喜歡玩加勒比海撲克,而他更試過和她同桌對賭,「佢都玩得唔錯,時有輸贏。佢都賭得幾大,每鋪上落幾十萬,有時甚至幾百萬。」蔡又說,郭美美輸的都不是自己錢,因為她朋友多,交際手段出色,自然有人替她付上鈔票,「佢每次去賭錢都著得好性感,低胸短裙,好多男人都眼望望。」

查小欣老公

而資深傳媒人查小欣的老公李學斌,除了去年五月被人在廣播道貼街招,指他在澳門輸錢賴債外,原來亦曾被該網站公開追數三百多萬。蔡爆料,李學斌不時到澳門賭廳玩百家樂。去年初,李在十六蒲一個賭廳贏了七百多萬,個多月後他再去賭,由於手風欠順,輸了五百萬籌碼,但李只找了一百七十萬數,餘下三百多萬一直拖着不還,「條數拖咗半年後,有廳主將佢嘅資料擺上網,佢嗰時至識驚,大約一個星期就主動還錢。」蔡說對方是典型有錢不還的債仔例子,債主曾另外找人去追數,但不果,卒之被他的追數網收服了。對於此事,查小欣早前受訪時,曾公開堅持丈夫沒欠賭債,但蔡反着記者繼續追問,「你去問吓查小欣,佢老公身份證及賭場內影嘅相,我哋係點得返嚟,當然個個債仔都話自己無欠債嘅。」

名DJ和煤礦老闆

被收數網通緝過的名單中,亦包括港台DJ周國豐和他的二哥周勤才,他們被指前年九月在賭廳借了二十萬後,一直不肯還錢,「佢哋兩兄弟都係賭百家樂。」當日追債消息傳出時,周國豐去年五月向傳媒堅稱,自己沒有欠債,真正欠債的是他二哥,由於二哥屈他做擔保人,所以自己無辜變成債仔。而前年八月手持伸縮警棍、硬闖香港鳳凰衞視女主播沈星香閨的北京富商李軍,原來亦榜上有名,他曾被追數三千萬,「佢好鍾意玩百家樂,去過好多個廳,但輸多贏少。」追債的同時,該網站亦十分幽默,在李軍的個人資料中,公布他的愛好是「身手敏捷,愛好攀登。」擺明諷刺他爬入沈星寓所一事。被喻為中國學歷最高的民企商家,擁人民大學經濟系博士的山西沁和能源大老闆呂中樓,也被追數四億五千萬元,是目前網站內欠債最多的人。據悉,現年五十歲的呂賭得很狼,原本每注最多二百萬,但他嫌「不過癮」,常「1拖50」賭枱底,即枱底注碼是枱面二百萬的五十倍,每鋪動輒過億。由於被多個賭廳追債,有傳他現在匿居香港,「佢仲有去澳門賭,去冇人識佢嘅賭廳,玩完就返香港。」而呂於去年五月,曾透過律師公開否認欠債。

千億欠債

踏入二○一五年,澳門賭廳被欠債問題逐漸爆煲,過去一個多月,共有八個賭廳結業,其中有傳曾招呼薄熙來黨羽的大衞廳就佔了三個。蔡其仁更爆出驚人數據,指現時追數網約有七百多名債仔,欠債總數約六十億,但他估計整個澳門賭廳被拖欠的債務,歷年加起來實質超過一千億,「聽聞有廳主被拖欠一百億,我自己都有六千萬債未收。」所以他認為賭廳結業潮一定會持續,有業內人士更預計,現時澳門約有三百個賭廳,但最終可能執剩一百間。記者好奇問,開得賭廳多數不是善男信女,借錢前,一定會清楚了解對方底細有得還才借,為何仍會頻頻中招呢?蔡表示,近年不少內地老千集團到澳門賭廳搵食,他們會包裝成是內地生意人,印有名片和衣著光鮮,不少疊碼仔見他們出手闊綽而上當,借錢給他們賭,開始時有還,愈借愈多時才賴皮。「佢哋一個廳借一百萬,十個廳都一千萬,而最慘係有錢都唔還,你可以點。」

整容避債

蔡又說,有些女人騙財後,甚至會整容換身份避開債主,繼續活躍賭廳,「依家啲女人一個月唔見,轉咗面形和髮型,個樣已經好難認喇。」而賭廳職員監守自盜的情況亦很嚴重,去年便有賬房職員,偷了兩億元籌碼,而一名叫鮑霖的大衞廳女廳主,上月在賭廳結業前,暗中捲走客戶七千萬存款走佬越南。另外,負責經營的賭廳廳主和賭場有協議,每張賭枱每月規定要轉碼(現金換泥碼)起碼三億以上,否則終止合約,令不少廳主為了達到要求,對一些質素較差的大客,唯有硬住頭皮借出泥碼湊數,以免生意無法做下去。

資金鏈斷裂

為了生存,近年不少廳主都拉攏在內地撈偏門的人入股賭廳,貪他們手頭有一批穩定客源,不過這班內地股東借錢手法更寬鬆,令賭廳債務亦更趨嚴重,「內地人放數手法不負責任,佢哋嘅做法係放咗先同公司講,令到放債情況無節制。」本來每位股東放債,要背負所有責任,但內地股東像內地人來港入院睇病及產子一樣,走數是相當嚴重,「打個比喻,內地股東入股三千萬,但佢放債六千萬,當中又有可能佢同債仔打同通,咁你話佢仲會唔會負責任去追數或還債先?」加上這兩年內地打貪,對澳門賭廳衝擊更大,除了不少貪官和國企高層不敢到澳門賭錢外,更令到不少原本有錢還的內地人,因為要交還貪污得來的財富給國家,資金鏈斷裂,令到他們無能力還錢給賭廳,賭廳更加財困。「貪官班二奶或者情人,欠落嘅錢更加收唔到,你見個收數通緝令,好多都係妙齡少女,佢哋邊有能力輸幾百萬呀,咪又係之前有人俾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