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5  NM
 
 

 

美國NBC新聞主播威廉斯(Brian Williams)2003年伊拉克戰爭期間任記者,稱乘坐的直升機被炮火攻擊,當時沒引起注意。最近他舊事重提,被同行軍人踢爆,威廉斯版本與真相不符。這件事傳出後,最初反應不算激烈,第一、威廉斯是為人信賴的當紅主播;第二、事實是他坐在後面一部直升機,沒受炮火攻擊,而前面一部直升機的確受到攻擊,以大話的程度來說,不算嚴重。以後發生的事情似曾相識,在世界各地不斷出現。

醜聞傳出後,社交媒體傾力報導,網民展開罵戰,大部分人認為威廉斯是大話精,不配做新聞主播,小部分人為他說話,但見勢色不對,速速縮手。威廉斯公開道歉,可是道歉拖泥帶水,製造更多疑問,網民進一步狂踩,新聞主播成為新聞焦點,威廉斯宣布暫時休假。不久,NBC宣布處分威廉斯,停職半年。事件由爆出至停職,不足兩星期。這件事引起我關心,我想問點解?作為新聞工作者,威廉斯已登事業最高峰,坐上主播椅,年薪一千萬美元,收視率全美之冠,是美國人最信任的人物之一。正在上位的人或會鋌而走險,但眾目睽睽下扭曲事實,而且這種假話遲早會被人揭穿,點解他要這樣做?求職者在履歷說謊,我理解出發動機是,求職者認為有助獲得這份工的機會,但威廉斯已經得到這份工。有人指,美國電視台主播不是普通人,電視台悉心把主播包裝為所有人信賴的神,主播說的就是事實,久而久之,主播以為自己真的是神,而神是活在另一套標準裡。美國新聞主播是資深新聞工作者,大部分記者出身,跑新聞起碼二十年,主播工作模式不是人肉讀稿員。威廉斯近年「行情」看漲,有收視數據作後盾,太過順風順水,資深新聞工作者或者也敵不過頭腦發熱,以為大話只要從自己把口說出來,公眾照收貨。

威廉斯的解釋是,他記錯。事情發展下去,不少人開始表示同情,指威廉斯犯的錯是人之常情。有專家引經據典,指作為一種工具,人的記憶毫不完美,充滿漏洞。記憶理應是關於事實,但實情是記憶隨着時間改變。例如是關於自己的故事,講第一次和第一百次,內容可能起變化,變得對自己愈來愈有利。有些內容消失,或加進新細節,我們記着我們「希望」記着的細節。心底裡,我們都想成為一個比現實更好的人,故事版本的自己是「正邁向美好目的地」的自己,關於自己的故事自然出現「優化」過程。這些故事大部分無傷大雅,聽者不會踢爆,或者心裡早已打折扣。記錯是真的記錯,抑或是當事人調整主觀願望,大部分是不重要,沒有人深究,直至故事影響面擴大,故事被定性為大話。關於記性,擲石頭前,各位須三思。幾年前,我看過《六十分鐘》一個關於目擊證人的故事,至今難忘。一個美國女大學生被強姦,幾日後警察捉到疑犯,受害者從相片和真人,認出兇手。在庭上,受害者以肯定語氣指證犯人,沒半點猶豫,就是他。疑犯堅持清白,但受害者的目擊證供太有力,疑犯被判終生監禁。十年後,DNA證據證實兇手另有其人,疑犯被釋放。最感人情節是,女受害人和疑犯後來成了朋友。人的腦太複雜,「親眼見到」原來不可靠。受害者經歷警局多次認人,然後經歷漫長司法程序,很多時所謂目擊證供隨着時間改變,由「應該是他」變為「肯定是他」。究竟受害人是講大話,講大咗,抑或記錯?專家答案是我們應信科學,多過記性。威廉斯事件勾起的另一個點解,是點解我們變得苛刻?假如記錯是所有人通病,即是他朝君體也相同,公眾為何不多一點寬容?衡量新聞主播尺度或比普通人高,但現今社會好像忘記了一件東西,叫原諒。威廉斯不是泛泛之輩,否則他爬不上高位,給他一個機會,他很大可能會做得比以前更好,對美國是好事。但在一個不寬恕人的環境,六個月停職等於是永恒。

蔡東豪 Tony Ts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