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9  TWM
 
 

 

年營收高達四五八億元,員工數五千多人的大立光,是一家沒有健身房、沒有員工休息空間、不舉辦家庭日,周末加班是家常便飯的「操極」企業。

但是,為何它卻是光學產業競爭力第一名的超級企業?或許祕密就藏在管理的細節。

撰文‧謝富旭、林麗娟

二十七歲的阿忠,高中畢業,在大立光待了兩年又一個月後離職。阿忠說,去大立光應徵作業員,不必考筆試,面試很順利就過關。進入工廠時,要穿全套的無塵衣,還要戴透明的塑膠手套、戴口罩,鼻子、頭髮不能露出來;在裡面就是站一整天、走一整天,而且中午午休時間僅四十分鐘(現已改為五十分鐘)。

獲利佳,福利卻少沒有休息室、員工旅遊 就是不缺加班機會大立光的薪水讓阿忠還挺滿意的,雖然錄取時講好日班一個月底新是二萬六千元(編按:夜班為三萬五千元),但只要做滿一個月,或做滿二四九個工時,每個月就可加領四千元津貼;做三休一(工作三天輪休一天),一個月平均可休息七至八天。由於公司生意好得不得了,常常得加班,因此包括加班費,阿忠在大立光工作的兩年一個月,平均月收入至少四萬元,拚一點,五萬元也不成問題。

以台灣目前的景氣狀況,加上又是在薪資水準比台北低一截的台中,對一個高中畢業生而言,每月要賺四至五萬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阿忠做了兩年後還是選擇離開大立光。他說:「它是股王,但卻連一間員工休息室都沒有,要休息只能自己靠在牆上,或找地上的空間躺著睡覺,這點讓我受不了。我想,幹滿兩年以上拿到年終,也有了工作資歷,就能去福利像樣點的公司上班,比較不那麼委屈。」這是在大立光任職過基層員工的心聲,很操、很累是許多員工的共同抱怨;然而,耐得住磨練的也不在少數,年資九年的大夜班產線組長光哥就是其中之一,他說:「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如果你賺錢的動力夠強,自然就會撐得住,在大立光不怕沒班加,不怕沒有賺錢機會,高中畢業也有機會在五年內拚到百萬年薪收入!」專科畢業的光哥,目前收入含加班費與每季分紅,平均月收入達十一萬元。

歡迎來到台灣最具水牛精神的企業──大立光。猛然一看,大多數人一定會覺得大立光與所謂的「幸福企業」相差甚遠。總員工人數高達五千多人,更不用說,去年獲利將近一九四億元,不論規模或獲利均屬台灣頂尖的企業,且生產線夜間總是燈火通明,假日機器設備也不停歇。

擁有這種規模與獲利水準的高科技業,員工休息室、健身房、交誼廳往往是基本配備,即使有游泳池也不誇張。但在大立光,如離職的阿忠所言,不但沒有員工休息空間,午休時累了就躺在走道上,或靠在牆邊小睡片刻;也沒有健身房、更遑論交誼廳;而大企業流行的員工家庭日、員工集體旅遊、運動會……,聽在大立光員工耳中,簡直是奢侈。

師徒制,掌控員工師傅教導徒弟 也掌握分紅大權,藉此留住人才大立光有一個自己引以為傲的「師徒制」,據執行長林恩平的說法,不管生產線、研發還是管理部門,一進入大立光,就會有一位師傅帶著你,這位師傅通常是在大立光擁有十年以上資歷的員工。

光學產品的研發與製造有許多的「眉角」,往往難以用文字或言語精確地描述,而是需要靠實作的經驗傳承。因此,員工訓練這個任務就落在師傅的肩上。「進入大立光的員工,從某一方面來講也滿『幸福』的,因為他們有一位師傅在,師傅有責任解答徒弟所有的疑惑與問題,因此適應時間縮短很多。」一位負責生產線管理的大立光工程師說道。

然而,除了經驗傳承,大立光的師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說服徒弟加班,而且在潛移默化中,把徒弟塑造成符合大立光企業文化的人才。這包括不能奇裝異服、加班配合度高、效忠公司、不被對手挖角,更重要的是,確實按時達成研發進度或生產良率的要求。

這位負責生管的工程師說:「在大立光,假日時總是接到師傅的電話『喂!要趕貨呢,要不要來?』師傅不會用強硬的語氣強迫徒弟加班,問題是,考績是師傅在打的,而配合加班的意願是考績好壞的最重要指標之一,在這種無形壓力之下,工程師或產線人員每日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十點,周休一日在大立光是很正常的事!」大立光每年會提撥稅後純益的二○%,作為員工分紅,以去年賺一九四億元來說,員工分紅總金額推估在三十八億元之譜,等於平均每位員工可領到七十七.六萬元的分紅。

據了解,做滿三年的大立光工程師,每年的分紅總數介於五十萬至一百多萬元,而且師傅所打的考績掌握了分紅多寡的生殺大權!不過,即使工程師可以領到超過百萬元分紅,公司也是分三年給付;也就是說,如果有人今年可以分到一百萬元分紅,卻在今年底跳槽,只能領三十三萬元。這種分期付款的作法用意在綁住員工,不讓員工領到大錢就離職跳槽。

拚業績,以身作則高層睡地板、周休一日,和員工一起吃平價自助餐在大立光,不管生產線或研發部門的保密功夫,也做到滴水不漏的地步。每位新進員工,師傅總是嚴厲地告誡他,上班不要帶有照相功能的手機;工廠入口不僅有感應門掃描照相功能手機,而且如果刻意帶照相功能手機,躲過查驗進入工廠,經查獲,一律以開除處分。

大立光的師傅,不僅肩負研發與生產know-how傳承,更是大立光經營管理的「禁衛軍」。他們不僅掌握技術,且因年資均在十年以上,深受大立光水牛文化洗禮,也是大立光每年高達二○%稅後分紅的最大受益者,在情感、利益、文化上與大立光緊密相連。這也是為何近幾年,中國舜宇光學、台灣鴻海集團,以及日、韓等光學大廠對大立光發動挖角攻勢,林恩平卻老神在在地說:「他們很難成功,因為師徒制讓大立光像一家人,有著革命情感!」大立光的員工福利與加班文化雖招致許多抱怨,導致作業員(約占總員工五分之三)流動率高,平均年資僅有三年,但是核心的研發與管理人員流動率就穩定許多。箇中關鍵在於,主管以身作則:你很操,我比你更操。

大立光創辦人林耀英與前董事長陳世卿掌權時代,兩人就開始對自己實施周休一日,周六總是進公司上班。負責研發與生產的陳世卿以及陳的徒弟──現任董事長林恩舟,在新機器設備入廠時,更是經常長達一周帶睡袋睡在工廠地板。而接棒後的林恩平,依然秉持周休一日的精神,周六進公司上班,或面試新進員工。

受訪的工程師也指出,大立光操雖操,但加班一定會給加班費;不像很多高科技公司是採「責任制」,加班到天亮,公司也不會付你加班費。從這點來看,大立光算是正直的公司,只要肯加班、肯拚,就會得到相對應的報酬。

不少員工反映大立光員工餐廳伙食不怎麼好。員工透露,公司外包的員工餐廳,每餐的成本是五十元,由公司補助二十五元,員工自付二十五元,菜色與外面的平價自助餐差不多。不過,身價不菲的高階主管如陳世卿、林恩舟與林恩平,都在公司餐廳與員工一起用餐,看到這群超級有錢人也是吃五十元一餐,大家也就沒啥好抱怨的了。

林恩舟接受本刊專訪時,承諾在規畫中的新廠改善員工休息空間。不管如何,大立光軍事化的管理、水牛精神的拚勁,以及宛如禁衛軍般的師傅部隊,將是研究企業競爭力的珍貴教材。

你耐操,他就敢給!

在大立光不怕沒班可加,不怕沒有賺錢機會,就算只有高中畢業,也有機會拚到百萬年薪!

老師傅「禁衛軍」

大立光的師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說服徒弟加班,而且在潛移默化中,把徒弟塑造成符合大立光企業文化的人才。

可貫徹企業文化 也恐阻礙徒弟升遷

企管學者:

大立光師徒制利弊參半

台灣研究「師徒制」的權威學者──政治大學企管系教授胡昌亞指出,企業愈來愈流行將師徒制與績效結合在一起,但這股趨勢有利有弊。好處是,師徒制可更加落實強化;而壞處則是,徒弟的職涯發展可能會遭到剝削,嚴重的話,反而會造成優秀人才流失的反效果。

胡昌亞指出,傳統師徒制中,師傅與徒弟間沒有顯著的利害關係。師傅除了擔任知識與技術傳遞的角色外,更重要的是協助徒弟在企業組織中的職涯發展;自身不僅充當徒弟的榜樣,還提供情緒上抒發管道。然而,正因為傳統師徒制中師傅的「隱性領導」角色,使得師傅帶徒弟的績效無法考核,在誘因薄弱之下,師徒制可能有邊緣化危機。

為了強化師徒制,許多企業紛紛把留住人才或降低員工流動率,作為考核師傅的指標,甚至賦予師傅打徒弟考績的管理責任。然而,這種把師傅變成直屬長官的改良型師徒制,如果拿捏不當,可能造成師傅不願對所屬組織內優秀的徒弟放手,反而對徒弟輪調升遷造成阻力。因此,如何在師徒制功能的維繫及員工個人職涯發展中,求取一個平衡點,是採用師徒制的企業,包括大立光、IBM、花旗集團、諾華藥廠等,未來重大的管理挑戰。 (謝富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