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5 今周刊






LED照明當紅,二○一○年預估全球有一百三十億美元產值,有燈王之稱的台商真明麗,回台發行TDR(台灣存託憑證),更暗示將在台灣有大動作購併,又攪皺台灣LED產業一池春水。

撰文.羅弘旭

十七歲那年,我就在想,難道台灣就只能是一言堂嗎?勞動階層就只能一輩子靠勞力為生嗎?但在一九七二年那個時代,就連這種問題都是禁忌!」三十七年前,讀 花蓮高中的樊邦弘對荒謬的生存環境產生一個又一個的疑問,開始追溯自己的父親為什麼會從四川老家出走到台灣這個小島上,找不到答案的他,開始在故紙堆裡尋 找答案。

研究社會主義被關政治黑牢「我先是在圖書館裡找國共內戰的資料,研讀馬克思的《資本論》,後來在暑假打工時候,加入社會主義青年會的讀書會。」但這一步, 卻徹底改變了樊邦弘的人生。在加入幾個月之後,調查局以討論馬克思主義、批評國民黨,而且組織章程是「打倒階級意識、改造國家」等罪名,逮捕了樊邦弘和其 他成員。當時尚未成年的樊邦弘,以叛亂罪鋃鐺入獄。

「我沒有錯!」三十七年後,樊邦弘仍不改昔年接受調查局盤查時候的回答,「我當時也是這麼對情治單位說,我們只是在讀書。」雖然未成年,加上坦承不諱的態 度,樊邦弘還是蹲了二個月的政治黑牢。出獄後,樊邦弘還被花蓮高中取消學籍,用同等學歷參加聯考也落榜,從事軍職的父親對兒子被調查局逮捕入獄極度不諒 解。

「我什麼都沒了,一切只能靠自己拚。」用一年的時間,樊邦弘重考上世新新聞科(當年為專科學校),「沒有訣竅,當你沒有退路時候,你就會拚出一條路,我第 一次聯考英文零分,第二年七十八分,都是這樣拚出來的。」世新畢業之後,特務的監控卻仍如影隨形地跟隨著樊邦弘,雖然考上了中央新聞通訊社,卻始終拿不到 正式任用的聘書;轉找私人公司工作,但他前腳面試完,後腳調查局就上門問話,私人企業老闆沒人敢用他。樊邦弘只好靠接案翻譯的零工為生。

打了二年零工,樊邦弘因為朋友介紹,進入貿易公司做燈飾生意,代理美國Tivoli公司的產品,兩個月後,公司卻因股東鬧意見,決定結束,樊邦弘決定博一 把,出面接下代理權。但公司上下只有他一人,從下訂單到安裝燈飾都自己來,樊邦弘說:「找客戶、裝燈,我什麼都不懂,但好不容易有機會,我一定要抓住。」

比賽降低成本的驚險商戰

拜七○年代經濟起飛的助力,台灣的舞廳生意大好;樊邦弘靠著Tivoli公司生產的流星燈,接到台灣米高梅舞廳的舞台燈生意,用三萬元的本錢賺進十四萬元,淨賺三倍多。

靠著接裝飾燈、舞台燈的代理生意,樊邦弘累積到第一桶金,在一九八一年創立真明麗。剛開始營業時,先買進燈飾半成品進行裝配,到一九八五年之後,才跨足迷你燈泡全生產線。

但當時台灣人力工資已經開始往上飆漲,仰賴人工組裝的迷你燈泡生產成本墊高;試圖轉型自動化生產,又碰到瓶頸。樊邦弘說:「那時一台迷你燈泡的自動化生產 機要二十萬美元,比公司資本額還高,根本買不起。」為了降低生產成本,樊邦弘賣掉房子,帶著一千萬元台幣來到廣東鶴山;那年,是一九八九年,正是六四天安 門事件發生同一年。

當時,大部分台商都因政治氣氛風聲鶴唳,紛紛放緩投資腳步,樊邦弘卻孤注一擲。與他一同到中國打拚的妻子翁翠端表示:「他就是這樣,都看十年後的美好遠 景,整天笑嘻嘻很樂觀,我們跟著他打拚的人卻都緊張到不行。」對此,樊邦弘卻不以為意的說:「共產國家的計畫經濟一定走不通,當十億人口想賺錢的念頭被挑 起來,那個能量是很驚人的,加上這裡低價的人力,我一到中國設廠,生產成本降低七○%,留在台灣的同業價格殺不過我。」有中國低廉的人力成本為後盾,樊邦 弘大膽的擴充產能,五年產能擴充五倍,從年產一千萬顆擴增為五千萬顆,每年報給客戶的價格下調一○%到二○%。這種殺價策略,讓跟不上速度的對手一一退出 市場。一九九四年,真明麗在全球裝飾燈泡的市場占有率超過五○%,成為全球最大的裝飾燈泡廠商。

樊邦弘說:「我們從不對外找客戶,都是客戶自己找上來,只要你價格競爭力夠,不用擔心客戶會跑掉。」但樊邦弘也坦承:「這一行,很辛苦,一○%到二○%的 降價壓力,不是那麼容易達成的。」上下由整合迎向LED挑戰樊邦弘發現,只要從外購轉為自製,採購成本立刻降低三成以上。為了持續降低生產成本,樊邦弘更 加大膽,甚至連材料都自己做,從塑膠原料廠買進塑膠粉,自己拉銅線加塑膠成為電線,一度是台塑外銷塑膠粉到廣東省的前十大客戶。樊邦弘笑著說:「我們甚至 連上游的鎢絲都自行生產。」真明麗的快速成長模式,從一九九七年因為LED的問世遭遇挑戰;LED低熱度,低耗電的特性,逐漸取代迷你燈泡的地位,真明麗 量產制價的模式不再奏效。樊邦弘說:「剛開始,我們只是買現成的LED取代迷你燈泡,但採購別人的LED成品,價格壓不下來,花了二年設立封裝線,終於能 降低三○%成本。」取得封裝廠之後,樊邦弘又繼續複製他在迷你燈泡整合上下游的經驗,設立LED磊晶廠,月產能達五億顆。

對於樊邦弘這種大膽的作法,國內LED大廠主管不以為然:「專業分工已是國際趨勢,台灣的LED磊晶廠五○%產能都是高亮度LED,可用在LED電視和筆 電背光模組,真明麗做得到嗎?」「就算我們發光效率差又怎麼樣,這些人搞不清楚燈飾業的市場運作。」樊邦弘說:「發光效率差的LED磊晶拿來做燈飾,發光 效率高的LED磊晶我還可以賣出去,每一片LED磊晶的利用率是一○○%,怎麼會不賺錢呢?」

樊邦弘

出生:1953年

現職:真明麗董事長

學歷:世新專科學校新聞科(現已改制為世新大學)

真明麗

董事長:樊邦弘

主要產品:LED磊晶生產,LED封裝,LED室內外照明燈、裝飾燈和舞台燈生產市場地位:全球最大裝飾燈製造公司香港上市:2006年12月台灣TDR上市:2009年12月TDR發行價格:14.7元TDR發行單位:1.4億

歷年營收

年度 2006 2007 2008 2009

(上半年)

營業收入(億元) 52.30 65.30 67.20 23.00 毛利率(%) 39.70 38.50 32.50 28.90 稅後純益(億元) 10.80 13.70 5.72 1.75 EPS(元) 0.86 0.87 0.75 0.05

真明麗年表

1981創立

1989到廣東鶴山設廠

1994成為全世界最大裝飾燈泡廠1998開始研發LED裝飾燈泡2000成立LED封裝廠2003推出LED裝飾燈泡

2006香港上市

2009開始量產LED磊晶片

2009回台發行T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