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5102

上週中國財政部確認了置換地方存量債務的傳聞。外媒評論認為,通過這種創造性的方式,中國政府希望解除償還逾3萬億美元地方債務的擔憂,這麼做實質上是拖延問題。

本月8日上週日,財政部新聞發言人表示,近期財政部已下達地方存量債務人民幣1萬億元的置換債券額度,允許地方把一部分到期的高成本債務轉換成地方政府債券,政府債券利率一般較低,匡算地方政府一年可減少利息負擔400-500億元。兩天前,華爾街見聞援引中國三大經濟類報紙之一《經濟觀察報》網站發佈的消息稱,財政部批覆置換的存量債務總額為3萬億元,其中1萬億已批覆到各省財政廳。

彭博新聞社報導認為,財政部上述置換存量債務的方法還有些問題懸而未決,比如投資者會不會被迫要參與債務置換、地方債務有多公開透明、這類負債會不會導致全國財政緊張。該報導援引瑞穗證券亞洲有限公司(Mizuho Securities Asia Ltd.)預測稱,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約有25萬億元,超過整個德國的經濟規模。

今年中國政府預算的地方債自發自還試點總額度為6000億元,其中一般債5000億元,專項債1000億元。上述報導援引穆迪旗下評級機構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觀點稱,這6000億元還無法滿足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今年的融資需求。該機構駐香港的高級副總鐘汶權(Ivan Chung)認為,

地方政府自主發行債務將為中央政府解決地方債務問題爭取時間,過渡期需3-5年。上述1萬億元置換存量地方債務將能滿足今年地方到期債務的再融資需求。

對於上述地方存量債務置換的方法,彭博報導總結了以下五大問題:

1、投資者會不會被迫將地方融資平台債券轉換成低收益的市政債?

法國興業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姚煒認為,置換存量債務近期將緩解地方政府面臨的流動性風險。鐘汶權認為,小型地方融資平台的前途未卜,平台債的收益價差可能擴大。

2、置換存量債務是會提高還是會降低地方債務的透明度?

管理固定收益投資人民幣20億元的上海耀之資產管理中心首席運營官王鳴預計,市政債的信息披露將符合財政部設定的標準,今後幾年透明度會提高。市場會歡迎增加信息披露和透明度。

3、哪種地方融資平台債券能置換為市政債券,這類平台債支持的項目是否可以歸為地方政府債務類別?

去年10月初,國務院公佈《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當月財政部出台相關甄別地方債務的辦法,將存量債務分為地方政府應償還和不應償還兩類。

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中誠信)預計,在地方融資平台債之中,劃分為不屬於地方政府償還債務的佔比達30%。中誠信的分析師認為,高鐵、地鐵、公用事務等符合公共利益的項目可能歸為地方政府債務。

今年1月,中誠信副總裁韓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經該司測算,今年全年到期的地方融資平台債務規模約為1.4萬億,預計今年地方政府債的發行規模為7000億元,其缺口需通過項目收益債、PPP項目其他融資方式進行補充。

2005-2014Chinamunidebtissurance

4、用於置換的新發市政債券將得到哪種主權保障?

穆迪昨日的報告認為,中國31個省和5個計劃單列市的債券信用與他們同中央政府的密切關係有關。他們的評級可能較集中,不會比中國主權評級Aa3級低兩級以上。

5、置換存量債務會不會導致政府財政緊張,影響信譽度?

數據供應商CMA數據顯示,昨日,體現違約風險的中國信用違約互換(CDS)跳漲5個基點至92基點,漲幅創今年1月9日以來新高。渣打去年6月估計,中國公債與GDP之比為251%。

本月6日,中國財長樓繼偉提到,按預算收支口徑,今年中國政府預算赤字與GDP之比將由去年的2.1%升至2.3%,按實際收支差額口徑,今年的赤字率約為2.7%。

野村駐香港經濟學家張智威認為,置換存量債務這種重組有助於償債,但無助於支持今年投資所需的債務增長,而這類增長與GDP增長的關係更大。還不清楚中央政府會不會將市政債納入其資產負債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