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9769652619/38056999
有人經常會問我,「固守價值」是不是意味著會錯失溢價的成長股?可能很多人會認為我是被格雷厄姆的價值派影響太深,對一些成長股的估值太過保守了。但事實恰恰相反,我對一些優質成長股經常是給予很高的溢價(估值體系遠不同於藍籌股,當然不排除有時候確實會錯失一些)。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誤解呢?舉個例子,我看好一個非常有前途的優秀公司,他未來3年都能保持30%的增速,但我發現公司的估值極高(比如PE高達100倍、PB高達10倍、市值超同行業國際龍頭……),我就會堅持我的「價值觀」遠離,但在我遠離後,因為當前的市場偏好,公司的股價繼續上漲。這時候有人質疑我對估值要求太嚴格而失去投資機會也不奇怪了。對此,我只能說,如果相信常識等於錯失機會,那麼到底要怎麼定義「堅守價值」?

就以PE為例,對於一個未來5年能保持30%增速的公司,我能接受的是40倍PE。假設公司現在40元,EPS=1,股價三年不漲,那麼公司三年後EPS=2.197,對應PE為18倍,假設公司股價每年上漲20%,那麼公司3年後股價69.12元,EPS為2.197,對應PE是31.5倍(相對於30%的增速,還算合理)。而現在100倍的PE意味著什麼?假設公司的股價三年不漲,那麼公司3年後的PE高達45.5倍,5年後PE為27倍。在假設市場長期是理性的、假設公司能保持連續高速成長的情況下,那麼最樂觀的情況下,公司現在的股價至少透支了5年的成長空間,現在高估的股價也要用5年的不漲來消化,而一旦公司期間業績不及預期、或5年後公司無法保持30%的增速、或股價短期繼續上漲,則公司需要消化高估值的時間越長,甚至市場情緒悲觀一點,公司的股價會出現大幅暴跌。

所以在當前A股中,有很多優質的企業我即便給最樂觀的預期和估值,我認為他們依然嚴重高估。雖然我遠離他們後,他們依然繼續大漲,但這並不是因為我任性的「堅守價值」而錯失的機會,而是因為現在A股市場存在的極高特殊風險偏好導致的他們繼續上漲。所以,在堅信這種極端的特殊風險偏只是在特殊市場體制和環境下存在的短期現象(不可持續)的基礎上,我會一直選擇堅守自己的投資理念,遠離這些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