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9  NM 
 

 

最近市場出現一隻難得一見的「妖股」──漢能薄膜(566),其業務只是在內地生產推動太陽能發電的設備。但近來股價飛升,市值竟超越三千億,較業務廣泛的長實(1)更大!主席李河君一躍成為全國首富。

早於妖股升天前,對沖基金已集結香港大舉沽空。外間以為他們已被「夾死」,但實情海外基金並未平倉,甚至加碼沽空。近日多名基金經理親自來港,準備下一步反擊。他們向本刊揭穿漢能長升不跌之謎,以及這批鹹水鱷的盤算部署,務求要漢能一鋪旗!有基金已交資料予證監會「開file」,持股散戶宜扣緊安全帶。

由「全國首富」李河君旗的漢能,於○九年才借殼上市,股價徘徊在一毫半至一蚊五毫左右。直至今年,股價突然飆升,由二月尾至三月頭,短短五天已急升一倍,最高曾去到九元!市值曾高達三千七百七十億,超越誠哥的長江實業。近日漢能股價仍企硬高位徘徊,在六至七元上落,市值仍達二千八百億,較港交所(388)更高!甚至是所有光伏股公司的市值總和。

引來沽空遐想

上週五,一間美國基金公司的合夥人,專程從紐約來港,處理沽空漢能一事。坐在四季酒店的餐廳內,該名基金經理氣沖沖說:「是假的!行內人都知這公司是假的!」揭開漢能薄膜的中期業績,其三十二億營業額中,超過三十一億來自供貨給母公司漢能集團(由李河君持股九成九)。亦即漢能薄膜只有一個大客仔,就是「阿媽」。而且漢能薄膜有高達六十一億元的應收賬,亦是來自「阿媽」。前年本刊記者便曾往河源直擊,發現母公司廠房內一片寂靜,工人亦直指:「沒貨做啊!沒事做啊!辦公室的人比工人更多!」 這自然引來一班對沖基金游來搵食,該名基金經理便在個多月前、股價三元時借貨沽空,年息十八釐。今年一月,美國《華爾街日報》質疑漢能市值,一月頭漢能沽空比率即由0.02%上升至25.5%。一月尾,英國《金融時報》跟進表示,漢能薄膜收入幾乎全來自母公司,翌日沽空率即由4.26%升至16.85%。今年三月,英國《金融時報》再質疑漢能市值,翌日沽空金額上升至十一億元。據知部分踢爆文件正是由基金「放料」。只可惜,漢能的股價卻竟然愈升愈有。

沽空繼續集結

漢能能夠由毫子股升到現時六、七元,實在始料不及,一名本港基金公司經理直言:「好多基金沽空呢隻股,估唔到會升到咁高,真係被夾到攤攤腰!」他們兩年前以當時每股約一元二,借貨沽出數百萬股漢能薄膜,涉額一千三百二十萬港元。本地經紀說:「我好硬頸,就算每月還息三十萬,而股價每升一蚊就加多三成按金,都係唔會平倉止蝕!等佢爆煲!」但現時平倉會蝕得好甘,該基金經理表示:「市值3,000億公司,流通街貨兩成話,都有六百億股,但而家誇張到一球美金都借唔到,李河君實際肯定持股至少九成!」基金補倉的成本亦不輕,現時漢能借貨成本年息曾高達二十五釐,較一般的藍籌股年息一至四釐,貴足成條街。如上述基金借一千三百多萬貨為例,一年齋付息已要三百多萬元。市場估計現時集結的沽空金額約二百多億,按聯交所標準,借貨沽空要放低股價130%的按金,亦即兩大陣營都對這約二百六十億元的籌碼虎視眈眈。故此,被「夾倉」的海外基金亦專程來港尋找原因。最終他們找到幫漢能借殼上市的曹貴子,揭開漢能股價飛升的謎團。曹貴子是兒科醫生亦是財技高手,公司獲誠哥入股,現為康健國際(3886)行政副主席。原本曹貴子曾推介友好掃入漢能,一心只是想賺錢,見股價升到兩蚊左右,已散水走人。「但偏偏沒想到李河君是癲的,他不聽勸撤資,還要繼續炒高股價!」曾見過李河君的上市公司董事亦笑指:「有錢唔賺!他只是一心想做中國首富,甚至現在想做亞洲首富!」

何為借貨沽空

沽空是指股票投資者認為某隻股票價格會跌時,就從經紀中借入該股票在市場拋售。日後該股票價格果然下跌時,再以更低的價格在市場買進股票歸還經紀人,從而賺取中間差價。但一日未還股票給經紀人,都須付利息,不同股票的利息都不一樣,視乎風險而定。完成一份沽空合約行內稱「平倉」,若不平倉要加按金繼續「補倉」。

收市前五分鐘抽升

李河君炒高股價的本錢,部分來自抵押漢能的股份。早於一二年,李河君將其中五十億股抵押予四家金融公司,貸款五億,其中三億多用於增持股份。本刊亦收到一份經紀的交易文件,顯示李河君多次在市場抵押股份借錢。其中一次抵押價值五十億元的股份,希望借貸十億。「他一開始向花旗借,但現在花旗也不借給他,因風險很大。於是他向中信銀行及一些土豪借,希望炒升自己的股份。」分析過去兩年漢能的股價,兩年間足足漲了十倍。但如果計算每天只交易到離收市二十五分鐘,漢能股價是跌了百分之十三。而計算每天只交易到離收市五分鐘,漢能股價亦只是漲了百分之一百一十六。這反映漢能的股價,是在收市前最後五分鐘被大力推上去的。而要推高股價,收市前出手亦是最低成本的方法。

曹貴子亦是一名財技高手。當年他是全港第一位將康健診所上市的醫生,亦因此得到李嘉誠和玩具大王蔡志明的賞識。李嘉誠更入股康健,而康健國際醫療(3886)之後成功登陸長實物業旗下開診所。(《蘋果日報》圖片)

睇錯老貓燒鬚

會否有人涉嫌造市,正是對沖基金手的「尚方寶劍」,希望能一舉打殘漢能。據知他們已提供資料予證監會開file,調查漢能有否造市。本刊致電證監會詢問,對方表示對個別事件不作回應,而漢能本週二回覆本刊,則否認被調查。對沖基金現時亦聘請商業偵探,調查該公司內部。對他們說,這不止為錢,還為啖氣。事關海外的對沖基金,處理中港股份都找來有人脈的內地人旗,若睇錯市是為老貓燒鬚甚或有內鬼。漢能再升多少對他們來說並非大問題,「我相信李河君已抵押晒所有股票,漢能股價好難再被炒起。」李河君至今仍未減持套現,泡沫吹得愈來愈大。基金經理堅持相信漢能水分太高,只要找到漢能的一個「痛腳」,就能令漢能跌至一文不值,故寧願補倉及付高昂年息,亦不願平倉。

監管機構難辭其咎

其實李河君的發跡過程相當神秘,據內地一篇報導指,李河君自稱以五萬元人民幣起家,做過玩具、礦泉水生意,之後插手發電廠生意,離奇地在短短三年間,累積約八千萬財富,擁有十幾間發電廠。後來被大陸充公,上訴至法院,最終獲判留番一間公司給李河君,成為他現時變身全國首富的籌碼。漢能主席的背景及公司業務,如此離奇,仍能上市生存至今,監管機構難辭其咎。說到香港的監管情況,美國基金經理坦言失望。他指美國的股票監管制度和香港不同,「香港是最肆無忌憚的市場,通常有人舉報才查。但其實大多數證據都不能從合法途徑取得到。」而美國的法制力度很大,如發現不尋常交易,有權監聽來收集證據。「就連內地A股,都是實名制的,如果對賭,我買給你,你買給我,交易重複多次,證監一定看到。香港做庄是查不到的,最慘是散戶,肯定是有去無回,這是香港市場的特色。」

強國民企鬥外資

tesla aston martin 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