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9  NM
 
 

 

四月一日,政府跟全港市民開了一個最大的玩笑,營運五十八年的亞洲電視不獲續牌,明年三月三十一日牌照期屆滿後,亞視交還政府的寶貴大氣電波資源,偏偏不被安排招標競投,而是交給沒有全日電視廣播經驗的香港電台;電盈旗下的香港電視娛樂雖然獲發十二年免費電視牌照,卻未能透過大氣電波廣播,盈利能力大減;一眾以為無綫會成為電視霸主,廣告界卻認為沒有競爭反令觀眾大跌……亞視執笠後遺下的電視殘局,觀眾成了大輸家,跟特首選舉一樣,睇電視,香港人冇得揀。亞視四面楚歌

愚人節晚上,傳媒四出找尋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回應政府宣判亞視死期之際,他坐在將軍澳壹傳媒大樓的大堂,臉上有點茫然。他剛剛接受《壹錘定音》訪問,記者問他有何打算,冷不防他說了句:「其實我仲有好多官司要處理。」勞工處早前發出二百零四張傳票控告亞視欠薪,由亞視唯一露面的董事葉家寶扛上,法庭已排期六月四日開審。公司欠薪最高刑罰是罰款三十五萬元,錢銀事小,有關董事最高可判監禁三年。葉家寶自身難保,亞視還有更多事情殺到埋身。亞視不獲續牌,各方債主臨門。據了解,亞視有不少服務交給外判公司處理,包括交通、清潔、配音製作等。本刊接觸一些提供服務的公司負責人,其中一人稱,過去向亞視提供三個月或以上的賒賬期,有公司賒數款項逾百萬元。得悉亞視不獲續牌後,他坦言會提早追債,「都唔知佢哋會唔會隨時閂門,所以先追番舊數,以後再有柯打就要鋪鋪清數。」葉家寶曾說賣出家當後頂多可支付員工三、四個月工資,這位外判公司負責人估計,亞視最多捱到七月底賽馬轉播合約完結,屆時關門大吉。

新聞部隨時失守

三個月前,亞視仍在尋找白武士,一名任職逾二十年的製作部員工滿有信心地說:「阿爺唔會俾亞視死,點都會打救。」上週記者再聯絡他,他說同事間的話題已轉為:辭職好定被炒好?「大家呢幾日返工都臉如死灰,木無表情。依家都四、五十歲,咩叫有尊嚴走,唔係好似葉家寶咁講,要搞咩倒數活動,而係計足大家應得嘅錢,俾我哋走。」他稱導演、監製等三十多人的年資較長,轉工不容易。由於王維基的香港電視開台不成,部分幕後人員仍未有着落,無綫、now、有線只聘請年資較淺的人,「有人講笑話考番個的士牌先搵到食。」亞視不斷播舊片也不會違反《廣播條例》,新聞時段反而是生死關鍵,如果每日播放不足十五分鐘新聞,便牴觸法例,電訊管理局可以不待明年三月,立即收回亞視牌照。不過,新聞部隨時失守,因為亞視新聞部的記者急於尋找後路。一名新聞部員工稱,現在時事組有九名記者,三名採訪主任,分兩更工作,人手緊絀,「公司已經下令佔中時儲埋嘅補假唔准放。」一旦有人辭職,要保住十五分鐘新聞時段將會更困難。亞視四面楚歌,但有人雪中送炭。代理力保健、日本零食的益生貿易有限公司董事梁成致(Sam),過去曾在亞視的《我愛下午茶》主持烹飪節目推銷產品,Sam哥稱雖然亞視未獲續牌,但仍打算投放最多十數萬元,繼續跟亞視合作營銷節目。他稱已嘗試聯絡葉家寶,希望知道亞視可以營運多久,以決定節目製作數量。他直言,有些商品是秋季限定推銷,由於亞視未知可撐至什麼時候,現時暫不預訂廣告時段。

無綫難成霸主

亞視倒下,問十個人,九個會答無綫沒有競爭對手,獨霸廣告市場。第十個人卻會答你:未必。他就是廣告代理PHD行政總裁黃國柱,工作是按客戶的廣告預算,策劃分配在哪些媒體賣廣告,爭取最佳效果。他稱亞視結業,無綫也會受牽連。「TVB沒有競爭,自然會退步,觀眾就會離棄電視,到頭來成個電視行業都萎縮。」黃國柱憶述,電視黃金年代是兩台製作優質節目吸引觀眾追看,互相競爭,亞視創作《百萬富翁》,無綫趕製《一筆OUT消》互撼,「睇電視嘅人多咗,就會有更多廣告商有興趣落廣告。」近年亞視處於弱勢,無綫的製作經常被批評抄襲、質素低,去年外購劇《西遊記》,破紀錄收到逾千宗投訴,除了收視大跌,廣告收入減少更具殺傷力。視為TVB王牌的翡翠台及明珠台,他稱今年首季跟去年同期比較,投放兩台的廣告比例雙雙下跌,收入被手機、互聯網等新媒體搶佔。事實上,無綫所屬的電視廣播最近公布一四年度營業額,僅升1.5%至57.73億元,純利更倒退18.9%至14.1億元,為五年來首次倒退。「如果仲停留喺『做乜都有人睇』嘅心態,加入電視行業嘅人都會減少,成個電視行業就會玩完。」黃國柱說。

港台臨危受命

政府上週三宣布,亞視結束營運後未有另一免費電視台的真空期,大氣電波將由香港電台使用。翌日本刊訪問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港台管理層人士,他坦言:「而家都唔知發生咩事。」他表示從未想過政府會有如此安排,記者笑言政府官員可能以為放盒錄影帶、按個掣,就可以在亞視播放港台節目,對方嘆氣一聲,「要接管亞視嘅發射站,要知道成套系統點用,單係發射站管理都要二百人,去邊度搵人?點樣交接?」他質疑亞視能否完成餘下一年牌照期,「隨時殺到嚟,都唔知點算。」港台旗下王牌節目《頭條新聞》曾被愛國人士批評陰陽怪氣,不應以公帑營運一個嘲諷政府的部門。過去擔心被殺台,現時難得被政府相中,這名港台管理層人士反而有點不知所措,「以前曾講笑話,亞視唔做,我哋入大埔,現在一半成真,但可以點搞?」他稱即使港台現時擁有三條數碼頻道,但不是二十四小時運作,所以如何接手亞視營運,人手、地方、金錢、節目方向,有很多問號未解。廣播處前副處長吳錫輝老馬有火,狠批政府安排,「好愕然,政府處理一定好倉卒。」他指港台一向路線並非免費電視大眾群。「例如劇集,港台沒有資源拍,師奶真係想睇劇集,你提供唔到俾我,咁點?」他稱港台根本未有任何資源上馬,此舉是難為了港台,「你屈港台又點,佢係你下屬,但公眾得到咩?政府又唔係唔知要釘亞視牌。」他又批評政府扼殺行業培訓,「官員成日講香港人只要有創意,廣播業自然會蓬勃,憑乜呀?如果真係要培訓,起碼俾一個遠景我望到。」

政府偷笑

政府宣判亞視死亡,同時向電盈旗下的港視娛樂發出十二年免費電視牌照,在收費電視工作的資深電視傳媒人稱,港視娛樂利用機頂盒入屋的成本高,全港覆蓋範圍首年只有六成五,六年後也只達八成,「有牌都未必有錢賺。」他又指政府決定不續牌給亞視已是傳媒界意料中事,但沒有公開邀請其他電視台參與,而直接交由港台接棒,令外界大跌眼鏡。「現時有線電視第一台、now 100台,裝有接收器嘅私人大廈,住戶都可以收睇,呢啲頻道有齊新聞、劇集等,點解政府唔考慮邀請佢哋接手亞視後嘅空檔呢?」他續稱,「政府如果擔心有官商勾結,可以講明係中期措拖,邀請其他電視台參與。」政制改革、區議會選舉都是今年的敏感議題,蘇錦樑坦言港台接管大氣電波後未必可以提供電視新聞,換句話說,無綫將壟斷免費頻道的新聞資訊,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說:「明顯令政府最安心,無綫新聞大部分都係從政府角度出發。」少了一個免費電視台,等於社會少了一把有機會批評政府的聲音。

如何向亞視追討欠款?

任何債權人,包括員工、服務供應商,若亞視欠款一萬元或以上,他們都可以申請亞視清盤,方法有兩個,其一是向法庭申請一份法定要求償債書(statutory demand),如果發出索償書二十一日內亞視不還款,債權人就可以申請清盤;其二是債權人控告亞視欠債,如果法庭判債權人勝訴,他們便可以變賣亞視的資產,屆時由執達吏到亞視點算可變賣的資產,然後登報章公開拍賣日期。變賣資產後,便會按次序發還給債權人。按照法例,清盤過程的開支如律師費、清盤人酬金首先獲發款項,其次是審查委員會的必要開支,餘下是優先債權人,包括員工、政府法定債項;之後才到無抵押債權人,股東的權益則在最後。值得注意是,員工索償上限為一萬八千元,餘下款項為無抵押申索。

李澤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