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moneycafe-icable.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30.html


財技高強不限於超人,武功高強還有鄭家純,新世界一招合營變拆售,變相將酒店分拆,185億作價,令集團即時現金進帳100億,盈利額外增加155億,負債比率由26%降至20%。

一三年原計劃分拆上市,當時盛傳項目估值最多200億美元,集資最多10億美元,事隔兩年,交易作價相當於估值185億,體現於旅遊行可能步入寒冬,但套現所得卻要比兩年前盛傳金額要翻一翻,更重要是保留大股東地位,黃小虎利害,抑或純官高強?
答案不言而喻。

表面上是合營,加大發展的交易,某程度上是套現離場,作為直接出售,買家照例會要市場價扣減一定折讓才願意首肯成交,但今次純官脫殼酒店,估值相當於平均房間值一千萬,同鷹君朗豪一模一樣,並無減價,以市盈率計相當於16倍,更比大酒店14倍為高

一個由盛隨時轉衰的行業,純哥既可以市價或甚至較高價離場,套現更比行業當旺高峰期時更要高,純哥個人之處並不限於財技,而是高位走貨能力,看看周大福、甚至利福!!

呢種由牛市最高點醞釀並且執行,實現後隨時步入熊市的交易,稍欠無個人之處,那能依計行事?

去年底,純官為首變相將利福兩成股權售予卡搭爾投資局,零售市道之後怎麼樣?似乎無用多說。

當日中東金主以每股14.75元入股,以今日收市價計帳面輸錢,跟近半年大牛市,股票百花齊放成為反比。

市場有的是資金,但能成功順利物色金主,或白一點,水魚實屬困難,君不見對我國市場一向義無反顧的新加坡淡馬鍚亦接連出貨嗎!

中東資金缺乏出路,成就了武功高強鄭家統連番高位套現,體現價值,新世界辦到了。

但提升股東回報似乎仍未實現,一筆原先計劃私有化新中的供股資金,一筆賣酒店淨收的一百億現金,從單日升幅僅2%睇,股價表現似乎告之,市場對新世界派高息或特別息,不予厚望,事關他們實在武功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