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529/149915.html

黑馬說:以色列,一個遙遠而神秘的國度,也是一個創業的國度。到底是何種力量,在這片貧瘠之地孕育出創新的文明?

5月中旬,數十位企業家、創始人隨“黑馬以色列遊學二期”赴以色列考察。他們一路走來,收獲頗多。在離開以色列的前一晚,獵豹聯合創始人、總裁兼CTO徐鳴總結了以色列之行帶給他的對於創業的思考。中國創業者到底可以向以色列學什麽?請看徐鳴的精彩分享。


\獵豹聯合創始人、總裁兼CTO徐鳴為同學們分享以色列之行的感悟

口述 | 獵豹聯合創始人、總裁兼CTO  徐鳴
整理 | i黑馬  趙姝焱



以色列驗證出的創業思路
 
以色列,這個猶太民族國家,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60%的土地是沙漠化的;0.2%的人口占諾貝爾獎獲得者的20%;在一片阿拉伯的世界、一片宗教集權的國家里面,有一個民主的國家等等。矛盾代表一種對立,我相信,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原動力。
 
經過這麽多天的遊歷體驗,我發現這個國家里有非常多的東西可以驗證我們的創業思路。我簡單分析一下。
 
五次中東戰爭,無一例外都是以色列獲勝,為什麽?我認為不是因為運氣,也不是因為阿拉伯國家不給力,而是因為沒有退路,輸一次就是滅頂之災。這里就蘊含著創業者和打工者的區別。對於創業者來說,這就是一條命;對於打工者來說,這只是一塊肉。以色列這塊土地,對於阿拉伯國家來講,它就是一塊肉,有沒有這塊肉都OK。但是對於以色列來講,這就是它的一條命。如果沒有這塊土地,以色列的所有子民都要繼續顛沛流離、繼續居無定所、繼續滿世界去流浪。所以,這是以色列被稱作“創業帝國”的最根本原因。
 
到今天為止,以色列經歷了三個階段。我會用獵豹的一些方式來映照彼此。
 
創業的第一個階段是什麽?是獲得一塊綠地。不管做軟件、做O2O、做其他服務,大家都是這樣的,一定要在相對小的範圍內去驗證自己的模式,驗證完後再通過用戶口碑、線下發展的客戶,找到資源去複制這個模式。找到一塊自己的根據地非常關鍵,如果毛主席沒有根據地,怎麽會有後面解放全中國呢?你有一塊根據地,就能不斷地輸送營養、輸送整個知識體系。以色列通過五次中東戰爭,獲得了自己的立足點和根據點。
 
第二個階段是什麽?是遠交近攻。以色列遠交美國,近打阿拉伯國家。遠交近攻的同時,逐步瓦解阿拉伯國家。這就是相當於不斷擴大根據地。
 
第三個階段,也是以色列今天還需要去解決的一個問題,即以色列模式的天花板在哪里?我認為,天花板已經在顯現了,因為通過前面根據地的建設,加上遠交近攻的策略,在驗證自己的模式之後,它需要再一次創業,需要持續地發展自己的產品和改善服務。創業者也是一樣,在走到一定階段之後,需要尋找新的定位。


\ 每一位學員都認為,以色列有許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創業成功所需的核心武器
 
(一) 視野

視野是所有創業者要打開的第一道關。以我個人經歷來講,我出生在鄉下,然後成長為學生,變成一個程序員,直到如今作為一個創業者。事業越來越大,就像我在穿過一層一層的門,給我的感覺是這個世界一點點在打開。即使今天獵豹已被估值40億美金(在徐鳴離開以色列的當天,獵豹市值突破了50億美金),我依然覺得這個世界有太多我需要去了解、去學習、去認知的東西。
 
此外,成功的投資人為何能投到好的公司,也是因為他們的視野。孫正義為什麽投馬雲呢?1999年,他能夠投出3500萬美元,我不相信他是因為膽大錢多。以樓房作比,他們在5層,我們可能在1層、甚至是地下室。他們在5層的高度去看這個世界,方式就跟我們完全不一樣,這就是視野。
 
這就是我自己對創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認知。很多時候,創業者都認為我能幹,會編程、會設計、懂溝通、懂銷售……夠了嗎?我真的要告訴大家:完全不夠。創業者要想辦法提高自己,並反複地找視野更開闊的人去溝通。就會發現這個世界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樣。這有點像武俠小說中“打通任督二脈”,最後就會融會貫通。
 
(二)預判
 
視野能帶來什麽價值呢?可以帶給你對未來的判斷,我們稱為預判能力。以我們為例,獵豹在打國際化這場仗的時候,是有著非常深層次的戰略分析的。
 
2010年,可牛和金山合並,當時我們依然認為自己很能幹。2012年,我們發現,幹得再好,也無法超過360這座大山,因為無論怎麽做,就是“360第二”。在PC這個平臺上,我們不可能成為領先者。
 
我們打360叫“仰攻”。敵人在山上,有比我們更多的資源、更多的品牌、更多的用戶,更強的研發團隊。我們曾堅信,做了產品的創新就能贏。但是,後來我們發現產品創新也贏不了,贏不了就真得深層次地去反思。反思之後,我們總結出來幾個預判的準則。
 
預判的第一準則就是要整體變革(totally different),而不是在某些點上的創新。微創新不是創業者做的事情,必須是根本性的不同。而你要獲得根本性的不同,就必須要有別人看不到的點。而那就涉及到第二個準則,即從邊緣性上切入。
 
在我的概念里,是沒有所謂的“大眾市場”的。我認為,真正的市場都是小市場。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iPhone滿大街都是,但剛開始時,喬布斯一臺iPhone都賣不掉,後來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降價。iPhone實際是從iPhone4才開始火起來的。所以,就算喬布斯做iPhone也是逐漸從小眾市場進入大眾市場的。小眾市場是邊緣,所以第二準則是從邊緣切入。
 
所謂“邊緣切入”,是指要遠離你的競爭對手,要在一個競爭對手看不到的角落去打仗,要避開它的鋒芒。我結合獵豹國際化的例子詳細解釋一下。
 
獵豹國際化源自於2012年的谷歌IO大會。2012年的谷歌IO大會極大地奠定了谷歌的技術品牌,因為在那一年谷歌發布了Knowledge Graph Search、Google Glass、發布了Android2.1版本(記得不太清楚了),基本上都是跨時代的產品,尤其是Goolge Glass。雖然今天來看,Goolge Glass有問題,但不管怎樣,當時我在現場,看到Goolge Glass通過直升機等形式發布,現場非常瘋狂。
 
說實話,當時我內心非常沮喪。我就想大家都是程序員,為什麽人家能做出這樣的產品?後來,我和傅盛交流,他提出我們應該做國際化。當時我們大膽試了3個月,沒有試出來。我們覺得是方法不對,就決定去美國學習一下。
 
其實我是想說明,無論你開始時有多low、有多不堪,關鍵是你的心態。就像獵豹在上市一周年的時候,我非常開心的是依然記得自己到底想幹什麽。我依然保持著這樣的一個狀態,用喬布斯的話來講就是“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我們自己總結是清零、空杯。如果始終保持這樣的狀態,你往往學到的東西比你覺得自己很“高大上”了要強得多。
 
(三)從邊緣切入
 
我接著講我們是怎麽找到自己的方向的。當時我們在美國學習和考察了一個月,後來和傅盛一起討論出6個方向:系統工具、生活工具、桌面、瀏覽器、遊戲等等。我們認為,這6個方向還有機會去做,其他方向是不可能的。比如像to B的企業級工具,我們可能不會幹。選出來6個方向後,我們再仔細篩選,比如系統和生活類工具,一樣做一個。後來系統類工具里,我們選擇了Clean Master(清理大師)。當時我們為什麽會做這個?就是因為分析後覺得做這個能贏。
 
我們選擇這個領域後,我幹的第一件事:幾乎把所有的工具全部用了一遍。用過之後,我總結出兩個規律:第一個規律叫“區別很大,用處很多”;第二個規律叫“大家都很矬”。我這里指的是開發者,就是做這些App的人,我把他們稱為“民兵”。我們起碼是個正規軍,正規軍打民兵,這叫自上往下打,一打一贏。
 
第二件事,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從邊緣切入”。反過來講,為何做WhatsApp的人不去做工具軟件呢?你真的認為他們不會嗎?不是的,就是因為這個領域大家都看不上。當時它是一個邊緣,遠離主戰場,其他人都跑到更“高大上”的方向上去了。
 
所以,創業不要嫌點子小。創業是什麽?就是要從一件小事出發,接近一個大的點。要堅信“做好一件小事,就能改變全世界”。堅持從一個單點、從一個別人看不上的點做起,用這樣的方法堅持做下去,就有機會改變自己,甚至可能改變全世界。今天,我自己再去做一件事情也是一樣的原則,因為這些原則一定是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條件。
 
(四)專註
 
當你預判到一個與眾不同的領域,並從邊緣切入其中後,你還需要做一件事,這件事叫“專註”(All in)。
 
創業者內心往往是恐懼的。我花了很多年來克服恐懼,但是直到今天我依然會恐懼。恐懼會給你帶來什麽?恐懼不僅僅給你帶來動作變形,更重要的是,恐懼會讓你堅信自己的能力,讓你覺得所有的事情我都能幹。這個時候,你肯定會選擇同時做很多事情。表面看來,你有一個大的方向,但你同時又在做幾件事情。
 
在我和傅盛做可牛的時候,我們為此吃了太多苦頭,真是血的教訓。當時我們因為內心恐懼,又無比堅信自己是對的,所以在一個產品還沒有完全做好時,又再做一個新產品。在我們最高峰有70人時,我們做了6個產品。當時可牛主打貝殼安全和可牛影像。後來有人告訴我未來是3D的世界,我們又做了一個產品——“3D看”。做這個產品的時候,我為了解決3D效果寫代碼,又做了一個3D的安檢軟件。
 
當時,我真是覺得自己太能幹了。直到後來,我開始反思自己的做法。我終於發現,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幹了,卻在一件事情上沒做好——我沒有把公司做好,沒有把公司做起來,沒有做出一個真正成功的產品。我知道自己錯了。我發現每個人每天都在講Focus(專註),盡可能只做一件事情,可是做起來太難了。到底怎麽做呢?最後我們總結出一個詞——All in。
 
什麽叫All in?我舉個我們團隊當中非常感人的例子。我們之前在珠海有200多人的研發團隊,我過去梳理它的業務線。當時有十幾條業務線:金山毒霸、金山毒霸網絡版、金山毒霸在線版、金山毒霸極速版、金山毒霸閃電版、金山網盾、金山網鏢、金山清理專家等等。我當時就崩潰了,怎麽辦呢?砍!到年底時,十幾個產品變成2個產品:一個叫金山毒霸,一個叫金山衛士。到了第二年,傅盛在一次會上又提出一個口號,叫“砸鍋賣鐵做毒霸”,從2個產品又砍到1個產品。
 
當時提出這個口號非常艱難。那年年底發生了3Q大戰,3Q大戰之後金山是贏家之一。當時金山衛士是1300萬的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躍用戶數量),金山毒霸是1000萬的DAU。而金山衛士,用戶主要使用兩個功能:殺毒和防護。其他功能做得很艱難,用戶也不用了。
 
後來我們決定砍掉最大的一個團隊——金山衛士。我們認為,一定要和騰訊深度結合。騰訊當時要做QQ殺毒,如果這樣,我們將從這個市場里的第二變成第三。有一句話叫“老大老二打仗,打死老三老四”,我們不能成為悲催的角色。所以我們砍掉金山衛士,然後和騰訊變成一個黃金套裝。說實話,我們談的時候,也不知道能不能跟騰訊談下來,但是那時我們開始懂了All in,就專註在一個產品上。
 
All in的做法不是說真的只能做所謂的“一件事情”,而是把一件事情分解出來,分解成很多個指標。比如說,我們分解成產品的指標、用戶體驗的指標、用戶反饋和評價的指標等等,分解之後這件事情就可以著手做了。
 
回歸到以色列。為何我說以色列就像一個創業過程?首先,以色列能夠做到今天這樣,核心源於他們是第一個全球化的民族。他們被羅馬人趕出去後沒有土地,只好到處流浪。這種方式非常好地提升了猶太人的視野,他們和全球那麽多民族有非常多的溝通和融合。這其中當然也有很多沖突,通過這種反複的碰撞和融合,他們提升了自己的視野。
 
提升視野之後,他們攻陷了好萊塢、控制了美國的娛樂、媒體、銀行、石油、鋼鐵。他們怎麽做到的?源於他們進入這些領域非常早。他們因為沒有土地,只能從邊緣化的方式去切入。為什麽猶太民族誕生那麽多的科學家?也是一樣的,他們沒有土地,只好切入當時被邊緣的科學領域(當時社會的主流是做農民和武士)。正是因為他們有這樣的視野,有這樣的預判,預判科學時代會到來,他們去做科學;預判娛樂時代到來,就去做娛樂;預判鋼鐵時代到來,就去做鋼鐵……以此類推。這就是猶太人的做法。
 
All in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如今猶太人的公司大多是非常地垂直,在一個領域里面非常專註。所以,以色列真的是一個創業的帝國。
 
\黑馬以色列遊學二期同學在以色列最大的律所HFN合影

中國怎麽贏?
 
最後一個話題,我們怎麽贏?猶太人如今這麽牛了,我們怎麽辦?我有過一個疑問,為什麽以色列沒有產生一個平臺級的企業呢?有人覺得是因為內部市場太小,只有國際化市場。我個人覺得,是源於他們常年的流離失所導致的內心不安的基因,他們更擅長做買賣。
 
而我們中國,應該有更大的夢想和更高的追求。我們不應該僅僅著眼於以色列這樣的經營方式,更應該去想清楚自己的戰略。如果打仗,應該盡量在打之前想清楚怎樣才能贏得戰爭。同時,我們也可以借以色列的優勢去補充自己的不足。這就是要有全球化的視野,要立足於自己,想清楚戰略,同時借助全球的力量進行整合。
\版權聲明:本文口述徐鳴,整理趙姝焱,文章僅代表述者獨立觀點,不代表i黑馬觀點與立場,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