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529/149913.html

黑馬說:在線教育怎樣做出像小米手機一樣的產品?100教育正在努力嘗試。此外,它的打法也在向小米看齊。

\文 | i黑馬  周路平


100教育想靜靜了。

過去一年,不管有意無意,100教育與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的口水戰打得如火如荼。起初100教育祭出免費大旗,並聲稱要從新東方挖走千名教師;俞敏洪炮轟其免費做法“20年前就已經用過了”。口水戰之後,高調並購又接上了話題。而最近一次的熱鬧還是今年100教育戰略發布會前五天,100教育留學業務負責人鄭仁強在新東方樓下約戰俞敏洪。不過俞沒有回應。

歷經了一年的喧鬧和聒噪,100教育打算從營銷口水戰轉到埋頭打磨產品的正道上。“現在整個的教育行業是過度營銷,很多人都不好意思談產品,好像談了之後大家都聽不懂,所以幹脆就不談。”5月26日,在100教育的一場小型媒體溝通會上,穿著Polo衫的YY副總裁、100教育負責人劉豫軍似乎對產品更有興致,“在線教育實際上是需要沈下來慢慢做的一個事情”。


盯上老大

沈下心來低調做事並不是100教育此前的做事風格。

從YY獨立之後的一年多時間里,圍繞100教育的是口水和金錢的遊戲。

最為著名的是100教育與新東方的恩怨。事情本身可以回溯至2014年2月,彼時,100教育剛從YY獨立,像一頭初生牛犢,對著行業老大新東方窮追猛攻。

頭一招是宣布托福、雅思強化班永久免費,接著是挖新東方墻腳,再者是宣布四六級強化課程永久免費。托福和雅思都是新東方的主營業務,線下報班費用不菲,100教育通過線上教學,打出了免費大招。新東方的股價應聲下跌。

俞敏洪有些坐不住了,在朋友圈回應,炮轟YY的路數沒有新意,“本質上是想通過免費課堂,再把一部分願意付費的用戶轉化出來。”盡管劉豫軍稱這是對其免費做法的誤讀。不過俞如此斷定並非沒有道理,用免費吸引用戶和流量早已是各方心照不宣、屢試不爽的招數。劉本人也稱,“免費是用戶低成本的接觸我們的教學系統的方式。通過免費,讓學生自己進來看,通過我們系統來學習和老師交流,來選擇看是不是要報我們的課。”

時隔一年,劉豫軍一直在克制不去討論新東方,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個玩笑”:“我們的目標比他們還要大,我們是想要做一個老師的平臺,不是像新東方一樣,做一個網校就OK了。”

不過,目標的實現情況似乎並沒有劉豫軍那麽樂觀。就在兩周前,歡聚時代(YY)發布2015財年Q1財報,100教育的營收顯示為360萬美元(約合2260萬人民幣)。這個營收相當於此前環球網校一個季度的營收。


重新定位

做有自身產品的平臺,這是100教育對YY在教育市場的重新顛覆和定位。

YY介入教育市場的時間遠比100教育成立的時間早。2011年6月,YY教育頻道上線,吸引了包括華圖、新東方在線、中公和一些草根團體的入駐,當時成就了一大批包括邢帥網絡學院在內的明星教師和機構。在這個過程當中,YY只是因為出色的語音服務被當成了在線教育的工具,成就的是別人的嫁衣。邢帥是一個典型的案例,邢帥網絡學院在YY頻道壯大後最終選擇了離開,成立邢帥教育。

這種尷尬局面在100教育品牌獨立之後發生轉變。

2014年初,YY創始人李學淩和大股東雷軍等大佬們豪言砸十億元投入在線教育。這個時間點並不算早,BAT、新東方等巨頭們早已開始了布局。

不過土豪似乎從來不怕入場晚,他們追趕時間的做法——砸錢——粗暴卻又難以模仿。2014年12月8日,100教育收購主打雅思培訓的鄭仁強團隊,媒體披露的收購金額為3億人民幣;四天後,100教育再度出手,以1.2億元的價格收購環球網校。兩次緊鑼密鼓的收購之後,100教育的在線教育布局初步形成。

這個版圖內包含了100留學、100職教、K12三個板塊。前兩者由100教育自己生產內容,構築了一個從招生、產品研發到教學的教育生態。而K12板塊則是一個開放平臺,至今尚未推出。根據劉的構想,這將會是一個個性化的學習平臺,最快的時間將在6月份上線。

K12被100教育放在了留學和職教之後的地位。劉豫軍的邏輯是,K12有接近2億用戶,雖然市場最為廣闊,但挑戰也相當巨大。英語培訓和職業培訓與當前在線教育的用戶群體最為契合,這部分用戶大多為成年用戶,自覺性高,付費能力強。K12的情況截然不同,這部分群體接受在線教育大多並非出於個人意願,而是家長或者身邊環境所迫,這不是在線教育最完美的群體。出於此種考量,100教育決定從難度更小的英語和職業培訓市場切入。

不過有趣的是,100教育兩個優先發展的領域恰好是剛被其收購的業務。而把處在第二優先級的K12市場分享出來,將難啃的骨頭做成平臺,吸引第三方機構和草根團體入駐。

這種優先級讓100教育的擴張路徑近來遭到詬病。曾幾何時,YY還是作為語音技術和教學工具而存在,養活了一大批依附於此的名師和團隊。當100教育推出之後,這種局面開始瓦解,等於在原來淘寶的地盤開設京東自營店。“我們是針對老師的平臺,不是機構的平臺,不是說我們有很多的機構來,我們來弄,不是的。”劉豫軍說。這種布局引起了原本依賴於YY流量的教育機構的恐慌和不滿。更有機構因此從YY出走,成名於YY的劉洪波在100教育上線之後,決定離開,自立門戶創辦貴學教育。


解放老師

老師是劉豫軍產品思維的載體。早在100教育上線當天,劉豫軍就對外稱要解放老師的力量。教師存在著痛點,他們或許在教學上非常專業,但在諸如招生、教務管理、教學產品的設計方面並不是強項。在YY教育平臺上,有一個經常出現的現象,老師入駐之後把線下的內容照本宣科地搬到線上,影響用戶體驗。

劉豫軍幹脆把這些老師不擅長的事全部交由平臺,“他只是以教書為主體,其他的東西我們就幫他做。”這些東西在劉豫軍的範疇里甚至包括幫老師找對象。

被100教育收入麾下的環球網校曾在教育行業深耕11年,“發展的瓶頸還是在互聯網的產品和技術這兩個方面”,原環球網校總經理伊貴業透露了被收購的原因。在收購之前,環球網校還有超過300位的老師為其提供內容,不過環球網校偏傳統的做法還是沒能突破技術平臺的瓶頸和用戶體驗的短板。

“我們要打造一個全新的基於個性化學習的產品。”劉豫軍想把環球網校十幾年在教學內容方面的積累,與互聯網便利的工具和大數據挖掘相結合,形成一套針對每一個同學的個性化教育。他給個性化學習描繪了一幅場景圖:在一種大班的情況下,我們可以針對每一個同學提個性化的指導,提高大家的學習效率,從而提升大家的學習成績。

從高調的上線、高調的約架、高調的並購,100教育不缺乏眼球,而在當下或許它更需要的是用足夠的時間去消化整合。歡聚時代的2015年第一季度的財報披露,YY 已成功將新收購的環球網校和100教育進行了整合。但事實上,尚沒有看到清晰的整合跡象,而被反複提及的個性化學習平臺也沒有上線。

“今年有投入的話就是在研發上面的投入,去並購一些研發實力比較強的團隊。”劉豫軍透露,整合將會在第三季度完成,而投資方面也傾向於產品和團隊。他想象的教育產品跟小米手機一樣,通過口碑效應形成產品的自傳播。\版權聲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由i黑馬編輯,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與zzyyanan聯系,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