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529/149908.html

黑馬說:上周,網上傳出著名的成人網站草榴關閉的虛假消息,瞬間各種觀點和評論就刷爆了朋友圈。在我們這樣一個相對保守的社會里,這種現象對於普通民眾來說,貌似有些不可思議,但對於一直在情趣用品行業鉆研的我來說,對於這種長期壓抑後的人性反彈和情緒釋放已經習以為常。人性急需解放,而做一家性感的互聯網公司,讓用戶更好的體驗到人性的快樂,恰好就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
 
就在最近,我們的智能情趣用品的項目——小愛愛完成了上海中金資本、深圳領籌資本800萬元的天使投資。目前也已經上線京東股權眾籌,有眾多投資機構對此表達了投資意願,新的一輪投資很快也會確定下來。加上之前其他同行完成的融資。毫無疑問,情趣用品行業現在已經進入了風口期。作為一家在情趣用品行業耕耘10多年的創業者,我想聊聊對於行業的分析和觀察,同時分享下一個多年傳統實業創業者向互聯網轉型的經驗。
 
 文 | 
小愛愛科技創始人  
周巍巍
 
情趣用品的那些事

情趣用品一直被認為是很小眾的產品,但是很多人沒想到,全球70%的成人用品產自中國;從2006年到2011年,整個行業複合增長率是20%,預計到2016年,將達到30%;預計2015年整體市場需求將超過700億元;在未來,超過千億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麽懸念。
 
2014年,天貓聯合大公網、情趣品牌KEY、國民“性學教父”馬曉年教授做了一次數據調查,調查顯示女性在26歲到35歲之間第一次使用情趣用品的概率高達51%;在這其中,高學歷人群是情趣用品的主要消費群體,使用情趣用品的人中84%擁有本科以上學歷,其中碩士學歷占40%。可以看到,情趣用品是一個巨大的市場,而隱藏在這市場背後的,恰恰是我們多年來壓抑已久基於釋放的人性需求。
 
中國的現代情趣用品行業起步是非常晚的,上個世紀90年代才有了一點萌芽。如今,隨著社會進步和開放,在互聯網時代的大環境下,情趣用品也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在現有的創業者中,不管是真心誠意想做好情趣用品,還是劍走偏鋒的拿性當營銷噓頭,創業者和資本的密集進入發出明顯的信號,情趣用品到了一個發展的風口。
 
美國倫理學家JP. Thiroux說人的性行為有三個目的:生育、尋求快樂和表達愛情。長期以來,生育是傳統觀念唯一承認的目的。與此相比,性生活的表達愛情的功能一直被認為不重要甚至被有意識的疏忽掉。即使現在,我們的意識形態在提到性時,還難免有一種罪惡感或羞恥感。但現實情況是,性對人的生活,特別是對愛人的關系是極端重要的。所以,我們在做產品定位時,強調小愛愛是一款追求性快感的產品,同時,與傳統情趣用品相比,添加了社交與互動的功能,更強調了情侶和愛人間表達情感的功能,是一款名副其實的智能硬件。
 
 
社交讓情趣用品更性感

我算是一個標準的連續創業者,從事化妝品、情趣用品和美容纖體設備19年了。對於女性消費者相當了解。在做小愛愛之前,我們生產的人體潤滑液工廠已經是全中國最大的研發、代工工廠,很多大品牌的潤滑液都是我們代工的。在很早時間就完成了第一桶金。
 
但我是一個閑不住的人,總喜歡嘗試一些新的方式方法。我們不滿足於僅僅做一個代工廠,後來開始做電商,我們開拓了淘寶9.9元包郵的時代,因為剛進入時不知道怎麽玩,我們就靠低價取勝。由於我們經驗不足,對於互聯網也了解不足,團隊配置也不夠合理,我們投入上千萬的電商業務最終沒有做起來。但是,這段時間的經歷給我打開了一扇新的窗口,我強烈的意識到,互聯網才是未來和趨勢。於是我們開始正式朝著互聯網轉型。
 
我們在情趣用品行業有多年積累,如何與互聯網有機的結合是我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首先最直接的就是銷售渠道,互聯網銷售情趣用品有著先天的優勢,可以讓更多的人在保障隱私的前提下完成購買。更重要的是,互聯網與情趣用品功能上的結合。如何讓純粹的工具變得人性化起來,這是我們著重解決的問題。我們最早開始做這款產品時,研究了市面上所有的產品,都感覺做的不夠好。除了材料,產品形狀等設計有缺陷外,更關鍵的是,這些產品都是孤立的,只是純粹的冰冷的工具。
 
作為用戶,不僅僅是工作或生活時有社交需求,在這種很隱私和很親密的行為時,用戶更有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分享的需求。在我們生活中,有大量的愛人和情侶是分開的,小愛愛跳蛋和飛機杯把情趣用品與互聯網成功結合,發掘出了具有社交功能的情趣用品,異地情侶和愛人購買我們的產品後,分別在APP註冊,接受對方邀請,就可以用小愛愛智能跳蛋和飛機杯開始親密的互動。讓這些人可以不受地域和空間的限制,從人性上滿足了異地戀等問題。
 
為了搭建好小愛愛的團隊,在項目啟動前,就開始和華為、騰訊等擅長於硬件軟件開發的技術大拿交流溝通。最終我們的創業目標和願景打動了他們:我們不是一家硬件公司,我們要做一家性感的互聯網公司。我們硬件的負責人何劍鋒來自華為,在那邊工作了10年,熟悉生產的各個環節。我們互聯網負責人尹文俊來自騰訊,在騰訊擔任過高級產品經理等職務。產品負責人韋莉從事情趣用品行業14年。但我們的營銷團隊都非常年輕,都是90後的美女組合,因為只有年輕的人才能創造出更多好玩的方法。行業的充分積累和強強組合使我們這個團隊的戰鬥力特別強悍。我的管理思想就是盡量少管甚至不管,放權放錢,誰的事誰對結果負責。在這個過程中,確實有時會因為摸索等緣故走些彎路,但是現在不摸索,後面就會付出的更多。
 
 
情趣用品不等於色情化

之前的情趣用品,大多是采用一些灰色的手法來推廣。比如用色情網站來做產品推廣,或者找一些AV明星來做推廣,這樣做的最直接的好處就是見效快。但是從長遠來看,使情趣用品的色情化色彩越來越重,也使得用戶對於情趣用品的理解越來越狹義。情趣用品汙名化對於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非常不利。我們從一開始,就定下基調,堅決不走之前的色情化手法。我們的基調是快樂健康的價值觀念。在私隱、自願的前提下,社會應當承認和保護成年人的性自由,人類的性行為和跳舞、談話、握手等其他活動是一樣的,在道德上沒有本質區別,性行為只有特殊性質而無特殊本質。
 
雖然我們的社會越來越開放,但在主流價值觀里依舊排斥表達性,“談性變色”的人比例依然不少。“我們自己的身體要自己做主”的觀念,在西方文化中是很正常的,而在中國文化里,追求身體的快感被視為墮落或色情。我們要做的就是為了更好的解放人性,讓更多人可以了解自己的身體,享受應有的快樂。
不管是未婚還是已婚,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身體做主。
 
我們的理念得到了用戶的積極響應,產品在推出後,在沒有大規模推廣的情況下,現在每個月的APP下載量都在2萬左右,新品發布後,後面的數據應該會增長更快。預計今年可以完成一億的銷售額。在後期,我們在考慮用更低的價錢來銷售我們的硬件,我們通過潤滑劑等周邊產品獲得利潤,就像打印機不賺錢,但墨盒可以彌補成本和創造利潤。同時,我們會打造國內最大的性趣社區,讓更多的愛好者在這里聚集和交流。我們現在已經和國內多家知名創業公司合作,如趣分期,嗨社區等。
 
現在智能硬件很火,創業者和資本也都比較熱烈,這是一個好的現象。但是,狂歡之後的後遺癥也開始慢慢顯現。很多硬件項目上線不久後就倒閉了,表面上看上去很多項目都是死於供應鏈管理經驗不足,但究其真相,是死於偽需求。這個弊端在互聯網創業者進入到硬件行業的表現更為明顯。很多拍腦袋的產品完全是創業者自己的一是熱血上頭,最後發現連模具都沒法開,更談不上量產。即使生產出來了,也沒有市場,用戶根本不需要,花了一大筆錢,最後只滿足了創始人和團隊的自嗨。比如之前市面上有智能遊戲耳機,頭戴音樂設備等等。
 
作為一名目前轉型還算成功的先行者,我的經驗是:在進入智能硬件行業時,建議團隊最好是有硬件生產經驗的人和有互聯網經驗的人一起搭檔,這樣的團隊既減少摸索周期,又可以把傳統硬件對於生產、供應鏈的經驗和互聯網對產品開發、用戶管理、營銷等經驗有效的結合起來。我們的團隊就是最好的證明。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周巍巍,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i黑馬觀點與立場,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與zzyyanan聯系,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