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529/149905.html

黑馬說:在來往折戟後,阿里調轉船頭,瞄準了垂直領域的企業級應用市場。5月26日,釘釘2.0版本上線。釘釘的目標是打造一個開放平臺,開放API接口,和第三方夥伴共同開發,這和國外企業級IM軟件Slack有些相似,但在像微信企業號、易信企業版、信鴿、IMO雲辦公室等企業IM軟件的包圍中,釘釘面臨的競爭並不小。

文 | i黑馬  崔婧


看著手里的兩張照片,陳航發現4個月的時間,自己的頭發少了很多,不過心里是高興的,這4個月來,釘釘團隊也擴到了130人。
 
他還記得1年前,剛開始組建團隊的時候,即便當時做來往並不順利,但是大部分人還是有做C端個人用戶的情結,不願意來做B端產品。“ 沒人想去怎麽辦呢,那我就拉壯丁,那時候擠在一個很小的房間里面工作,唯一安慰的就是大家一聽在湖畔花園還可以搞搞。”陳航告訴記者。
 
一開始的幾個月,陳航團隊幾乎要放棄開發釘釘。因為雖然方向是在定位在工作、商務圈,但是他們拜訪所有企業後,沒有發現其他的訴求,企業溝通用QQ、微信很好。“一開始很迷茫,不知道在做啥,後來只有跟老板們非常深入做朋友,打牌,睡覺也在一起。我們要證明在電商領域之外,還可以做出非常優秀的產品。”
 
從釘釘1.0定位的溝通方式到如今2.0定位的工作方式,經過130天的成長,釘釘目前已擁有30萬家企業活躍用戶,覆蓋100多個行業,300多個城市,平均每6秒在釘釘上會產生1個會議,每1秒出現1個DING,平均每天有6000條消息。
 
然而,釘釘面臨的競爭並不小。面向企業即時通訊的IM應用還有很多,像雲之家、今目標、微洽、263雲通信、信鴿等,還有微信企業號、易信企業號,大公司的App並沒有在這個垂直領域中形成寡頭局面,陳航能證明釘釘是阿里在電商領域之外的另一個優秀產品嗎?
 
釘釘的打法
 
2015年1月,釘釘1.0發布,為了讓用戶感覺到產品用的很爽,陳航他們圈了500家用戶做調查,隨時聽取他們的反饋。
 
康帕斯就是這500家用戶之一。1月底,康帕斯在釘釘基礎上開發了新的審批功能,這是陳航沒有想到的,他用“驚呆了”形容當時的感覺,覺得康帕斯 IT團隊很牛逼。
 
這給了陳航一個啟示,企業在溝通之外還有別的訴求。他們把調研用戶擴到了1200家,走訪之後,陳航發覺,企業另一個重要的訴求是協同。不管是買別人各種各樣的軟件,還是使用微信企業號都滿足不了企業這個需求。
 
針對企業在協同上的痛點,釘釘團隊開發了釘釘2.0,主推三大功能“C-OA(釘應用)+C-Mail(釘郵件)+C-Space(釘雲盤)”,打造一個開放平臺,升級了澡堂模式。
 
這是一個強化了不少功能的版本。例如,用戶發送信息時,可以通過設置企業、團隊和個人等不同方式進行消息分層,保證發送信息的安全;將語音、文本信息、郵件、文件、審批流程和電話、電話進行了融合,對於信息的已讀、未讀狀況,用戶一目了然,能避免遺漏重要信息。另外,釘釘還為管理者開發了管理日誌功能,相當於配一個“秘書”,管理企業考勤狀況、待審批內容、重要郵件、日報、周報等信息。
 
在陳航看來,統一通訊是可以帶來全新革命的,協同辦公以通訊為基礎,不需要人去服務系統,而是用系統服務人。“以前OA系統用起來的時候都是為系統服務的,人去符合系統定義的流程和規則。實際上如果沒有系統也就直接跟老板說要請假兩天。為什麽不能回歸最原始通訊基礎呢?溝通是所有流程、所有通訊的基礎。我們就希望完全回歸到本質就是通訊。”

爭搶企業級應用市場
 
從桌面到移動時代,阿里的社交嘗試都未成氣候,傾註諸多心血的來往也已被微信甩得遠遠的,這是不爭的事實。不過阿里卻並沒有放棄進軍社交軟件市場,調轉船頭,垂直瞄準了企業辦公市場。
 
阿里釘釘有讓企業尖叫的功能述求點,不像企業號是附著在微信之上的,沒法在微信上進行日常辦公協同,這需要微信同企業管理系統進行交互,實現起來比較複雜。而且微信是一個公共應用,企業把內部業務數據放入微信服務器端,安全性也是需要擔心的問題。
 
那麽,這一點上,阿里釘釘是抓住了機會的。釘釘要想在企業級應用市場成功從微信企業號手里翻盤,還需要建立完善的生態鏈系統。
 
不過,爭奪企業級應用市場的又何止他們。面向企業即時通訊的IM應用還有很多,像Teambition、紛享銷客、今目標、263雲通信、信鴿、IMO雲辦公室等等。
 
比如Teambition。它是團隊協作工具,以任務為核心將團隊成員聚集在一起,可監測項目實時進度、各子項目完成情況、每個成員具體的工作內容等,當出現任務超時等意外情況時,可找到問題出現的地方及相關負責人,並以組建臨時小組的方式進行在線討論,制定解決方案。信鴿則從具體合作時的場景分類著手,基於工作本身、基於團隊成員和基於觀點、想法的交流,這恰恰也是團隊協作中最常見的工作場景。員工可以推進任務流程、探討和共享文件、分享經驗心得、甚至是開個雲茶話會。
 
再比如紛享銷客是銷售人員管理工具,主要為企業解決銷售人員大部分時間不在公司辦公的問題,通過地理位置管理、客戶資料管理等方式,對銷售人員的日常工作進行量化,同時加強其與公司內部的即時溝通能力。IMO雲辦公室屬於企業級溝通協同平臺,提供“企業級IM+任務協作+SaaSOA+統一搜索”的產品服務。
 
這可見大公司的App並沒有在這個垂直領域中形成寡頭局面,釘釘面臨競爭將很激烈。在陳航看來,這些應用跟釘釘著眼點並不同,釘釘做得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工具,而是一個解決方案,是一個工作方式。這種全新的工作方法讓你生活越來越快樂,讓你工作越來越輕松。
 
會是中國的Slack ?
 
無論企業級應用市場競爭多麽激烈,國外企業級IM軟件Slack 卻是一個好例子。在它上線的第一天,就有 8000 多家公司進行註冊,得益於用戶的大量口碑推廣,現在 Slack 每月的增長速度達到了 50% 以上。剛成立一年,估值就近30億,是有史以來發展最快的SaaS公司。
 
其實,Slack的故事還是比較容易看得懂的,它本質上是一個信息聚合平臺。SaaS 產品的標準模式可以同時提供給不同的公司使用,沒有定制化。Slack開放的經驗和一些公司不同,他們為客戶提供定制化的產品的模式會使產品研發速度大大放緩,也影響公司的整體定位,本質上其實與 SaaS 基因背離。
 
明道 CEO 任向暉曾表示:Slack 產品最牛的地方在於應用整合策略,是 Slack 快速獲得用戶的根本原因。Slack 並沒有打造自己的應用平臺,而是允許用戶根據自己的需要,把主流產品快速加入進 Slack 進行整合,這個過程一般只需用戶完成在另一個應用中的賬號登陸與授權。Slack 能夠在半年之內將這個清單擴展到 200 家左右,基本能夠覆蓋 90% 以上的用戶需求。
 
也就是說,你不僅可以在 Slack 上創建群聊、私聊,共享文件,搜索信息,而且她幫助你繼承了很多第三方的工具,比如 Dropbox、 Asana、 Google++ Hangouts、Twitter、Zendesk 等等。它將企業所有的交流場景和能用到的第三方工具一起整合給你使用。
 
現在,阿里釘釘的目標也是這麽做,打造一個開放平臺,開放API接口,和第三方夥伴共同開發。不過陳航說,目前不會考慮太多,主要就是服務好客戶。“現在每天客戶有6000+反饋和需求,數據太多,什麽樣的需求最優先做進產品是我們最現實的考慮。”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崔婧,由i黑馬編輯,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與zzyyanan聯系,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