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5  NM


來到銅鑼灣波斯富街近時代廣場,抬頭一望,看到一個奇景。這座快樂大廈,幾乎每個單位外牆,都搭了一個小型棚架。棚內窗連鋁架都被拆得一乾二淨,透風透雨。還住在裡面的住戶,並不「快樂」,他們說背後隱藏一個收樓集團的大陰謀。

由四幢連成一體的快樂大廈,座落黃金地段,已是收樓集團的目標。其中一幢已收了超過八成業權,另三幢再多收一至兩個單位,就達到強拍門檻。快樂大廈,現時 死氣沉沉,堅持不賣的少數住客,並不快樂。樓梯布滿垃圾無人清理,老鼠屎隨處可見,走廊照明失修,各個出入口都沒有閘門,有南亞裔人士自出自入。三個月 前,已被收樓集團收購並空置的單位,外牆突然搭起棚架。最吊詭是他們把窗拆走後,就再沒有新工程。仍持有一樓單位、現經營髮型屋的小業主阿健,激動指這是 收樓集團的新招。

第一招:用水攻

「佢哋專登嘅!就算有人投訴,政府三個月先出一次信,可以拖幾個雨季。」阿健說。拆窗一招造成極大滋擾,因為夏天打風落雨,拆了窗的單位立刻會水浸。阿健 說,早輪落大雨,樓上十多個單位,幾十個窗口位,百川成流,雨水流到樓梯匯聚成洪流,再直湧到地下及阿健的髮型屋。他回憶起上月黑雨便很激動:「喺樓上一 次過湧落嚟,間鋪浸晒。阻住你做生意,逼到你走!」不單低層的單位會水浸,高層單位亦不能幸免。據資深工程監督師詹濟南指,只要石屎中有極細的裂痕,雨水 就會沿空隙流下,導致樓下單位的天花滲水,「尤其這些五十年樓齡的單位,石屎老化過程中,會有很多裂紋,肉眼都會見到。落吓雨單位就會滴水,唔使等老化, 立刻出現問題。」

第二招:拖住先

收樓公司還有第二招:拖住先。有的會「嘗試」進身業主立案法團,旨在拖慢保養工程。早在一三年九月,快樂大廈重選大廈管理委員會,九名委員,有四名是收樓 公司代表。其中一個更嘗試角逐主席,不過以兩票之差落選。上年八月快樂大廈被消防處要求修葺,部分收樓公司代表「胡亂」投票,導致議程未能通過,拖至今年 五月才開始工程前的勘察。現時該大廈有七成單位(部分由收樓公司持有)拖欠管理費,大部分已拖欠了超過半年。大廈欠缺人手打掃,情況惡劣得引起食環署關 注,曾要求法團採取行動清潔。快樂大廈分別由九間公司代表收購,但記者到公司所報地址,只找到會計師樓或律師樓等,有的更是錯地址。這場收購由兩年前開 始,仍未有發展商「認頭」。收購出價算大手筆,成交價由五百萬至九百萬。步入最後階段,最近一個八百呎單位以二千八百萬元成交。留下的十七戶中,十一戶是 地下到一樓的商鋪。中原測量師估價部執行董事張競達表示,快樂大廈重建後,估值可達八至九十億,阿健亦知道發展商會大賺,故堅持不到價不賣:「佢哋叫我收 八百萬走,我旁邊都收二千幾萬啦,當我傻仔咩!」他表明未到三千五百萬絕對不賣。要忍受的,就是四圍愈來愈差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