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701/150121.html

黑馬說:近日,訊聯數據宣布此前已獲得紅杉資本近億元融資。該是紅杉資本在中國支付服務領域的第一筆大額投資,紅杉資本希望藉此機會,實現向互聯網金融、第三方支付領域的進一步延伸,拓寬賽道,此前,紅杉資本在美國曾投資了Stripe、Braintree等支付公司。這也是訊聯數據成立後的第一輪融資。

訊聯數據成立於2010年,專註於支付處理和數據服務。公司目前在支付服務領域有5大業務板塊,分別是銀聯卡收單處理服務、國際卡收單處理服務、國際卡發卡處理服務、境外支付處理服務、O2O新型支付處理服務等。在獲得融資後,訊聯數據將進一步提升技術服務能力,擴大業務縱深,致力於打造中國支付行業的第一數據處理服務商,目標是每年處理數千億甚至上萬億交易額,成為中國支付產業鏈的參與者和重要一環,助力互聯網+新時代下的支付基礎設施建設。此次融資後,訊聯數據也進一步展望了他們對支付業務的理解及對自身價值的期待。
 
文 | i黑馬



支付產業和生態模式

為商業經濟主體提供最終交易和價值實現的電子支付在全球領域都得到了蓬勃發展,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產業。目前,在國際上占主導地位的支付產業模式被稱為“四方模式”,分別是發卡機構、卡組織、收單機構、商戶。卡組織負責交易轉接和資金清算,擬定規則;發卡機構負責提供賬戶,為持卡人和賬戶所有者服務;收單機構拓展商戶接入卡組織,受理交易;商戶則是終端的商品銷售和服務提供者。

“四方模式”迄今為止都被證明是運行得非常成功的,全球也形成了Visa、銀聯、萬事達、JCB等大型卡組織,每個組織和品牌均有大量發卡機構、收單機構會員,並以此為基礎,建立了廣泛的品牌影響力和龐大的受理商戶網絡。

由於“四方模式”傳統上主要依賴於銀行開展業務,而銀行更重視合規性、安全性,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他們或許對銀行目前提供的服務比如移動支付或網絡支付不太滿意,但是在“四方模式”基礎上形成的業務架構體系經歷了數十年的運行和考驗,對客戶而言有更高的信任度,特別是在安全性方面,則遠遠超過了互聯網公司,並建立了支付行業標準體系。

在中國,由於央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發放牌照,部分大型第三方機構直連銀行繞開卡組織進行網絡和移動支付,形成了所謂的“三方模式”。無論是“四方模式”、“三方模式”,最終都是讓消費者有一個支付介質,這個介質不管是卡片還是手機終端,或者是虛擬賬戶,都需要能夠非常安全、便捷、全球覆蓋的完成支付體驗。


產業鏈背後的巨人

“四方模式”、“三方模式”是和消費者、商戶直接相關的看得見的結構,而在這些模式背後,更是有數量眾多的機構共同參與,構建了整個產業鏈。縱觀美國支付行業的發展,支付產業鏈上下遊密切融合是主要的特征之一,且支付行業市場細分程度也非常高。在產業融合的過程中,更是產生了專註於第三方交易和數據處理的幾大巨頭,包括FDC,Global Payment,FIS,Tsys等。這些機構和銀行進行合作,或者提供發卡賬戶端的處理,或是提供收單商戶端的接入和服務,成為“四方模式”、“三方模式”背後基礎設施的重要提供者和加速器。

以FDC為例,1989年至2004年,約有50家商業銀行退出收單行業,另一方面則有5家非銀行處理商進入這個舞臺。FDC當時便借助這一機遇,進入到了美國的收單行業。1993年,FDC開始進入銀行聯盟的支付市場,通過收購商戶信用卡處理商分支機構Card Establishment Service(CES),FDC打通了與富國銀行合作聯盟的通道。這是FDC首例與銀行合作夥伴建立合資商戶收單的成功項目,給FDC的發展帶來一種新的商業模式。

2002年,FDC與24家銀行形成了戰略聯盟,到2005年這一數據上升到60家。通過並購和發展合作夥伴關系,FDC與富國銀行、加拿大豐業銀行、美國永豐銀行、花旗銀行等形成了聯盟。FDC通過並購和聯盟的創新商業模式,為銀行和FDC帶來雙贏利益。銀行可以通過聯盟降低支付成本,FDC也可以通過聯盟擴大市場覆蓋率、增加商戶留存度等。

另一家世界500強之一的美國FIS同樣是全球領先的支付處理和銀行解決方案提供商,幫助全球數千企業管理重要金融數據,提供銀行流程處理、信用卡處理服務和其他的支付處理服務。
 

中國支付市場的機會

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位居全球首位,在互聯網+、新經濟等領域有著巨大的市場機會,支付便是其中之一。

與歐美等主要國家不同,中國央行選擇直接向部分參與支付服務的機構發放第三方支付牌照,讓第三方機構直接參與發卡賬戶端和收單端的業務。雖然很多第三方機構由於規模太小仍然傾向於與銀行合作,但在很多方面產生競爭也是現實狀況。

訊聯數據認為,無論是“四方模式”還是“三方模式”,支付行業都是一個對安全性、穩定性和服務要求很高的行業,大部分的支付機構,尤其是中小銀行和第三方機構不可能涉足全產業鏈、自己搭建全業務平臺,因而選擇可靠的合作夥伴就成為有效的方法。

實際的情況是,中國有數十家股份制商業銀行,有200多家上規模的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信用社,更有上千家的村鎮銀行。第三方持牌支付機構也已達到260家。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蓬勃發展改變了消費者的行為模式,新興電子支付方式不斷興起,對以銀行卡為傳統支付工具的支付行業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些機構也有更多的緊迫感,多數都有著更加獨立化運作多類型支付方式的需求,以更好地服務於其現有客戶。

《國務院關於實施銀行卡清算機構準入管理的決定》標誌著中國銀行卡清算市場正在迎來全面開放,Visa、萬事達等國際主要卡組織也將在中國以“四方模式”為依托拓展更多銀行和第三方會員機構開展本地清算業務,而對諸多中小銀行和第三方機構而言,建設運行一套新的支付平臺不僅意味著要耗去大量的成本和時間,如何去持續運營這些新的業務,更是重大的挑戰。這些都是訊聯數據認為未來市場的巨大機會。

 
雲平臺+終端+大數據構建商業模式

訊聯數據希望成為支付機構的長期戰略夥伴,協同機構更好的開展起核心業務。在商業模式上,訊聯數據重點強調其雲平臺+終端+大數據的商業模式。

在雲平臺方面,訊聯數據已經形成聯卡收單處理服務、國際卡收單處理服務、國際卡發卡處理服務、境外支付處理服務、O2O新型支付處理服務等後端的雲服務平臺搭建,一方面通過高度安全的系統性能設計,建立每秒(TPS)數千筆交易的強大處理能力,另一方面,通過模塊化的功能組件,參數化的產品業務管理配置,能夠靈活的對前端業務進行支持,較好滿足銀行等機構的個性化業務實施需求。

在終端方面,訊聯數據強調與所有交易終端的聯接能力,包括傳統POS,各類收銀機,MPOS,新興互聯網POS,手機,PC等。為支持與終端的應用對接,訊聯數據與眾多終端廠商、收銀供應商密切合作,定期更新終端應用,提供便捷靈活的接入接口,並對由終端產生在互聯網上傳輸的交易進行全報文加密的處理。面對PC和移動端的聯接上,訊聯數據也是針對主流操作系統和商城框架,開發了適用Andriod, IOS的SDK和各類PC端的支付插件。商戶接入實現傻瓜式操作。

大數據更是未來的服務基礎和重要價值來源。社會正在從IT時代走向DT時代,如何利用現有的數據,並擴展數據的橫向和縱向聯系,成為大數據成敗的關鍵。訊聯數據在處理海量交易的同時,將建立更加智能化的數據分析模式,為銀行等機構提供管理、決策和業務支持,為商戶提供更好的營銷輔助。

以數據為核心的商業模式在美國也普遍存在。2013年美國有900多家初創公司進入支付行業,這些公司背景多數從事零售,其轉型的目的是盡可能多的搜集消費者的數據,來了解消費者的消費需求和交易習慣,不通過支付產品直接產生收益,而是通過數據分析提供其他的服務來產生收益。

這也正是訊聯數據的期望,而此次融資也將為其成為加速成為第一數據處理商添加重要砝碼。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i黑馬,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