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2  NM

二○一○年中,筆者獲邀再在《壹週刊》「壹角度」專欄撰稿,當時已計劃花兩、三年時間去回顧一下過去數十年,英資及華資財團在香港的投資表現。去年把數十篇文章輯錄成書,書名叫《財閥治港》,由亮光文化出版。

當時正計劃提早退休,準備在數個月內入市購入約10隻股份,作為退休收息之用。翻開恒指近50隻成分股中,由一九六四年至二○一○年依然有得留低的,只餘 下中電(0002)、煤氣(0003)、九倉(0004)、滙控(0005)、電能(0006)、和黃(0013)和太古(0019)七隻「死剩種」。這 七隻數十年在恒指屹立不倒的股份,自然成為退休首選之列。之前已談論過兩電一煤,今次就回顧一下如何在餘下七隻「死剩種」中作出選擇。首先被「叮走」的是 九倉,因資產組合中已有七成是物業,故此不會選擇。跟着被「叮走」的是和黃,因為當時公司在3G投資方面累積巨大虧損,負債急增,不知何日才可以翻身。加 上股息偏低,故此不在選擇之列。之後和黃業績有所改善,但近年因油價和外匯價格大跌,有價值的資產又出售得七七八八,故此去年底股價一度跌至只得80多 元。今年一月長和系宣布重組,才把公司股價帶上去。六月長和系完成重組,和黃自動被「叮走」,恒指「死剩種」只餘下六隻。餘下的滙控及太古,都屬於英資財 團,當時股息有4至5釐,被列入選擇名單中。滙控經歷二○○八至二○○九年金融海嘯,股價重創至30多元,二○一○年回升至70元左右,滿以為公司最差的 日子已過。但之後公司醜聞不絕,包括不良銷售、操控拆息及外匯市場、洗黑錢、逃稅等,被多國監管機構狙擊,故此在二○一二年決定放棄長揸。經過五年,滙控 的表現果然不濟,每年回報(連同股息)只得3.6%,遠低於恒指9.2%(連股息)的回報。太古表現一般,與同期恒指相若,而九倉的表現則稍為高於恒指, 但表現大上大落。中電及煤氣跑輸恒指,只有電能的每年回報超過一成。整體而言,恒指六隻「死剩種」,表現只是一般而已。

林本利

前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副教授,二十多年投資經驗,強調中長線、價值投資法,個人投資的回報,平均每年接近兩成,熟悉本地及內地電訊、能源及交通市場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