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8/4678451.html

“以老養老”模式等待試水 互助養老面臨市場檢驗

第一財經日報 王羚 2015-08-28 06:00:00

所謂“以老養老”,就是充分發掘老齡人口的潛在能力,通過有組織的培訓,提高老年人自我服務和自我保健能力。

這個夏季,有一件事讓貴州省委黨校副校長汪建初一直牽掛著。那就是正在籌建中的“以老養老”模式廣西防城港試點。汪建初正是這一養老模式最初的提出者和推動者。

“現在看來試點落地並不那麽容易。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以老養老’這種新模式能夠落地開花。真正的養老不是等死模式,不是被動消極的,而是應該激發老年人自身的潛能,二次開發老年人力資源。遺憾的是,以老養老的好處很多人還沒有看到。”汪建初說。

“以老養老”新模式

在盛夏黃昏的防城港市伏波廣場,來自青島的陳麗正把赤腳放進海水里,讓帶著涼意的海風吹散一身的暑熱。背後臺階上,坐著她86歲的老父親。

孝順的陳麗現在陪著患腦血管疾病的老父親長住防城港。她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幾年前為照顧生病的父親,她放下工作,陪父親到各地遊住。海南島、雲南,哪里空氣好就住哪里,防城港是他們住得最久的一個地方。

在防城港,陳麗父女的生活很簡單,大部分時間兩人在房間里打撲克牌,傍晚時一起到海邊散散步。“沒有朋友,是很孤獨啊,不過也習慣了,再說我爸的性格也屬於比較內向的。”陳麗說。

在養老模式多元化的今天,陳麗父親的這種養老模式還不多見,畢竟,像陳麗這樣,能夠放下工作和家庭,長年照顧父母的子女只能說是個例,難以複制。但就在防城港,力爭在全國範圍內複制的養老新模式試點正在進行中。

2014年底,在中國社科院黨校掛職副校長的汪建初參與了一個主題為“城市化與環境、健康”的調研組。在廣西防城港調研時,汪建初建議,可以發揮防城港市在養生、環境、房地產等方面的特色,建設一個全國性的“以老養老”示範基地。這個建議後來被寫入調研組給防城港市的建議信里。

所謂“以老養老”,就是充分發掘老齡人口的潛在能力,通過有組織的培訓,提高老年人自我服務和自我保健能力。同時,通過建立老年人群居網點,形成老齡人口互助體系,在老齡人口內部化解部分勞動服務需求。

根據構想,正在建設中的“銀族工程學院”將作為以老養老模式的核心工程。圍繞銀族工程學院,將建立一系列配套服務設施,包括銀族養生園區、銀色互助社區、銀族創業中心、銀族交誼平臺等,為老年人營造一個健康、舒適的生活環境。

與老年大學不同的是,老人除了在銀族工程學院可以學習到自己感興趣的文藝、保健等知識外,還可以享受到一個完整的生活服務鏈:醫院、食堂、運動場、超市、園藝,甚至花園墓地,都已經在規劃中。以“銀族工程學院”為核心的養老試點其實要打造的是一個全功能養老社區。

按照汪建初的構想,在以老養老社區里,要充分發揮老人的潛能,實現自我管理、自我服務、彼此服務的目標。如果你退休前是一個管理幹部,那你依然可以承擔起部分管理工作;如果你有一技之長,你可以在興趣小組里傳授給別人;甚至一個沒有任何文化的老農民,也可以因為有豐富的種菜經驗成為園藝區的老師。

“這些工作都是有償服務,所以有些活躍的老人在這里獲得的收入可能就超過他(她)的房租,他(她)自己也會很有成就感,這不是很美的事情嗎?”汪建初說。

銀色人力資源潛力巨大

在汪建初看來,在“養老”這個詞里,老年人不是被動地被養,而是有充分的自主意識和自主能力。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4年世界衛生統計報告》,中國人均預期壽命為75歲,居於發展中國家前列。

“按照男性60歲,女性55歲退休計算,中國人退休後的平均余壽還有15~20年,這是很長的一個時段,如果都是被動地被贍養,不光給社會帶來很大壓力,也不利於老年人自身生活質量的提高。”汪建初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車偉認為,老年群體有很大的差異性,有的不到60歲就因為傷病等原因失去勞動能力,有的到70歲身體素質還很好,還有很大的創造力,不僅不是社會的負擔,還能為社會作出很大貢獻。傳統的養老模式沒有把老年人分段對待,沒有看到60~70歲的老年人是潛力巨大的銀色資源。以老養老模式將可以有效地對老年人力資源進行充分的二次開發,減少社會養老壓力,提升老年生活品質。

“以老養老”模式還能適應中國人口快速老齡化、養老服務勞動力嚴重不足的現實。由於中國人口的總和生育率長期處於較低水平,導致中國人口出現少子化與老齡化並存的扭曲結構。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從2012年,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開始以每年數百萬的速度減少。

張車偉認為,中國養老真正的問題並不是缺錢,真正應該擔心的是有錢解決不了養老問題,尤其是421家庭結構會使更多老人雖然有錢,但是享受不到方便適合的養老服務。

組織老年人為老年人提供付費服務是“以老養老”模式的一個亮點。身體健康的老人在這里可以為其他老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務,這些服務將被記錄在一個專門的賬戶里,提供服務的老人可以選擇領取現金作為報酬,也可以將服務時間存儲起來,等到自己將來需要服務的時候再使用。

汪建初認為,這種方式可謂三全其美。“現在有不少老人退休之後沒有事情幹,比較空虛,這樣的老人集中居住之後,形成一個服務和被服務的和諧氛圍,將自己身體健康時付出的勞動轉變為未來需要時能夠獲得的服務,不僅雙方老人受益,對於減輕子女照護負擔、減輕社會養老壓力都很有益處。”汪建初說。

鑒於這種考慮,試點將首批學員的年齡限定為男性60~70歲、女性55~65歲、身體健康的退休人員。汪建初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根據試點進展的情況,以後招收的標準將會逐步放寬。

質疑與挑戰共存

提出一個構想不容易,要把它變成現實更面臨許多挑戰。

汪建初的建議提出後,受到相關部委和學者的肯定,防城港市也十分重視和認可。同時,由中國正信集團有限公司、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中國民族醫藥協會組成的產學研聯合課題組迅速啟動,共同推動試點落地。

但質疑聲也不小。有學者認為,以老養老模式固然有它的價值,在老齡化加速的今天也有巨大的需求,但就防城港試點來說,首要面臨的問題就是老人從哪里來,能否留得住的問題。

根據試點的規劃,從2015~2018年間將實現3萬老人定居防城港市進行“以老養老”。

這個目標能否實現呢?課題組認為,在防城港市推行以老養老試點有其優勢。首先,防城港市環境好、空氣質量好,富含負氧離子,有利於老年人養生;其次,防城港市房價不高,租房便宜,物價相對低於其他沿海地級城市,有利於降低養老成本。

據統計,目前約有70%的中國退休人員養老金在2000~2400元之間。這些人員正是以老養老模式的目標人群。根據其收入水平,以老養老試點設計了一套比較容易被接受的收費標準。每位老人每月的住宿、活動、管理等費用預定為1400元,膳食費在600~800元之間。這樣,老人每月的總支出約在2000~2200元。至於身體有疾病需要護理的老人,則要繳納相當於市場價格80%的服務費。這筆費用絕大部分發給為其服務的老人,小部分劃入“銀族保障基金”。

汪建初認為,從全國範圍來看,這樣的收費水平並不算高。這算是防城港試點的一個優勢。

到底老人如何看待這個收費水平呢?本報記者隨機采訪了江蘇省一位每月退休金2100元的老人。他表示,自己不敢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去參與以老養老。“萬一要是生病呢?我這個收入水平,必須得省著點花。”老人說。

除了要看老人願不願意買單,正在籌辦的試點還面臨一個不容忽視的挑戰,防城港市位居中國南端,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邊遠的城市。

銀族工程學院原定於今年12月開學。該項目的主要負責人之一、中國正信集團監事會主席丁章林8月26日回應《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詢問時透露,現在正在進行校區房屋的內部裝修,裝修好之後還要放置一段時間,原定的開學日期可能會推遲。

“這個項目在中心城市做的話,地價太貴、成本太高,老人承擔不起;在邊遠城市的話,交通不便,對老人的吸引力不夠,可能還是二線城市更加合適吧。”汪建初說。

“以老養老”模式在防城港的試點尚未落地,現在還很難預測其進展。盡管如此,汪建初對以老養老模式的前景依然樂觀。

“現在的老人有一部分有多個子女,還有家庭可以依靠,再過幾年60後進入老年,基本上都是只有一個孩子,家庭養老的功能更加弱化,那時候,以老養老的必要性和急迫性就會更加突出。”汪建初說。

編輯:一財小編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