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21cbh.com/HTML/2010-6-21/3OMDAwMDE4Mjc3OQ.html


从事投资的张先生最近把目光放在了一株绿色的小草——苜蓿上。

苜蓿以“牧草之王”著称,不仅产量高,而且草质优良,各种畜禽均喜食。 在张先生看来,使用苜蓿等优质饲草为奶牛提供廉价优质粗蛋白来源将越来越成为国内奶业的一种趋势。因此,投资苜蓿种植应该大有前景。

不过考 察一圈下来,他有些气馁:“现在瞄准这块的人和企业太多,苜蓿价格已经水涨船高了。”

“其实,现在不光是苜蓿,还有羊草等牧草饲料,价格都 在拼命往上涨。不光价格高,而且量少。”上海锦晟奶牛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惠明也告诉记者。究其原因,他答道:“牛多起来了呗!”

被发 现的苜蓿

内蒙古黄羊洼草业有限公司正是苜蓿升值的获益者。

在这家企业担任市场部经理的暴向东告诉记 者,公司是内蒙古最大的苜蓿草生产企业。目前,公司一半的苜蓿草来自自己种植,一半则自农户手中收购。

在过去几年中,苜蓿一吨的价格仅为 1000元左右,然而到了2009年,这个价格均势被打破。“从2009年开始,苜蓿价格就蹿上去了,一吨涨了400-500元,有的一吨能卖到2000 元左右!”

与此同时,苜蓿的销量也节节上升。黄羊洼草业仅去年一年,销售了7000多吨的苜蓿,同比增加了50%。主要销给种植户以及伊 利、蒙牛等企业。

对于苜蓿为何受宠的原因,暴向东认为有两点。“首先,2008年三鹿事件之后,乳品企业都开始自建牧场,对牧草的需求增 加;其次,苜蓿很特别,能够提高蛋白质等指标,还能提高产奶量。”

这样的说法得到奶牛饲养者陈惠明的认可。他告诉记者,此前一些地区,特别 是散户,都习惯用玉米秸秆喂牛,价格便宜,但是对牛奶品质并无提升。也正是在这种状况下,为了达到乳企一些高蛋白的要求,才出现了添加三聚氰胺等恶性事 件。

而三聚氰胺事件后,由于国家针对食品安全一系列措施的出台,运用优质牧草提高牛奶质量已经成为共识。“食用苜蓿草,奶牛的蛋白含量平均 能提高0.1个百分点以上;而且,苜蓿能将奶牛产奶高峰期延长一些。”

事实上,2008年后,包括蒙牛、伊利等全国各大乳企,都喊出了优质 牧草的口号。据蒙牛宣称,在蒙牛的生态草原牧场,就种植着从世界各国引进的优质牧草,包括被誉为“牧草之王”的加拿大紫花苜蓿、新西兰的菊苣草、以色列黑 麦草等12国优质牧草,确保奶牛有最全面的营养摄入。

一家大型乳企的内部人士也表示,由于目前苜蓿是奶牛饲养必须有的,“所以我们选择美国 的优质苜蓿来进口”。

苜蓿争夺战

进口苜蓿正是目前国内苜蓿需求企业的主要来源。

陈 惠明的牧场也是一直使用进口苜蓿。在他看来,进口苜蓿不容易发霉,易于储藏,而且蛋白质含量高。

而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进口苜蓿受欢迎的另 一个原因是,国产苜蓿种植面积的大幅减少。此前,国内本有多家大型牧草企业,但是由于当时市场对这块并不重视,需求缺乏,导致这些企业因为亏损而陆续倒 闭。

“以前有的公司一种就是十几万亩,现在几万亩都不多了。”有统计数据称,从国内看,为全国奶牛养殖提供苜蓿商品草的主要省份是甘肃、宁 夏、河北和内蒙古,总供应量不足10万吨。而目前,仅全国较大规模奶牛场所需要的苜蓿商品草就在50万吨以上。

因此,相比进口苜蓿草每吨 2000多元的价格,尽管国产苜蓿价格仍相对便宜,但“有价无市,根本没有什么货源,包括蒙牛等企业都在进口苜蓿草”。

近年来,中国从美国 进口苜蓿产品的区域在扩大,省份在增加,进口的数量在增长,价格也一路飙升。数据显示,2007~2008年度,广东、上海、天津、河北等地进口美国苜蓿 近1万吨,到牛场价格每吨2200元;2009年,除上述省份外,江苏、福建和重庆三省市也首次加入到进口美国苜蓿的行列中来,重庆从美国进口苜蓿草 826.26吨,福建100.633吨,江苏250吨,进口价格每吨已达到2400~2600元,高的达到2800元,这一价格远远高于从美国进口玉米的 价格。

这也正是张先生看到的投资机会。但他表示,已经有很多企业或者个人涉足这一领域。比如北京三元下属的三元种业,几年前已经开始了苜蓿 草的种植。

“目前国内市场上确实呈现苜蓿涨价的情况,也有很多投资者在关注这个产业。”上述乳企的人士也透露,尽管企业目前没有涉足苜蓿的 种植,但是如果未来的趋势是进口价格越来越高,企业经营压力太大的时候,“我们也会考虑在国内想办法”。

但他同时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投资苜蓿草的一个难题是土地。“养牛用地,种草也用地,现在地价很高,因此 种植也并不是易事。”

供不应求的牧草们

不仅仅是苜蓿。供不应求的还有羊草等传统牧草。

“现 在羊草的价格和以前不好比,以前一吨才800元,现在翻了一倍,一般都要1500元以上。”陈惠明说。

家在吉林松原的沈亚丽是为陈惠明提供 羊草的经销商。今年也是她遇到的最好的年份:“严重供不应求!”她告诉记者,一个原因在于去年的干旱使得羊草产量减少,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养牛的 比以前多了很多”。

沈亚丽最重要的客户就是位于沈阳的辉山乳业。据她介绍,原本辉山乳业有40多家奶牛场,但三鹿事件后,企业开始发力牧场 建设。到今年为止,辉山乳业的奶牛场已经达到70多家,“今年还在增加中”。“现在很多地方都没有货。”她说。

事实上,企业不断开建的牧 场,正是包括苜蓿、羊草等供不应求最重要的原因。

以蒙牛为例。三聚氰胺事件后,打造超大型牧场成为蒙牛乳业的工作重心。蒙牛副总裁、新闻发 言人姚海涛曾对记者介绍,超大型牧场指的是上万头规模的牧场。到去年年底,蒙牛联手现代牧业等已经在全国拥有了11个超大型牧场。一年之前,这个数字还仅 为5-6家,同比翻了一番。

“大牧场”的思路在转板纽交所的飞鹤乳业身上也得到响应。其董事长冷友斌宣称,飞鹤欲在5年内投资40亿元建设 10个万头国际标准化示范牧场。

但另一方面,国内牧草的建设却远远跟不上需求的提高。王丁棉表示,除了前述的苜蓿草种植面积大量减少外,其 他草种的种植也相比以前减少,“专门做牧草的公司也不多了”。

“根本原因,还是以前政府对这块并不重视,补贴不明显。此前一些牧草企业的垮 掉,就是被银行贷款压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