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618/857523.shtml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湖南
“其实李途纯很悲哀,他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中。”在李途纯遭警方带走的命运明了后,太子奶集团一人士如此叹息李的 悲情。
17日,株洲官方最终在一份通报中披露了李途纯的命运:“近日,株洲市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 任公司李途纯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据可靠渠道证实,“株洲市警方一口气抓了包括李途纯在内的8个人。”而据了解,李途纯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直 接原因可能与其煽动一些债权人的过火做法有关。
更加扑朔迷离的是,李途纯身后的太子奶集团的命运。
开曼大法庭委任的太子奶集团临 时清盘人——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BorrelliWalsh)(以下简称香港保华顾问)17日发布声明称,“株洲太子奶股东今天宣布他们已通过决议, 株洲太子奶将根据中国破产法提出其司法重组的申请。”但太子奶集团托管方——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却否认了这一说 法。
官方证实李途纯被拘
17日,李途纯被“带走”的事实在太子奶集团里逐渐明晰。
“6月16日时,诸多太子奶集团高层基 本都对李途纯的事情不知情,也在到处打探。”李途纯一身边人士透露,但就在17日,“太子奶集团已确定了李途纯被警方带走的命运。”
这与太子 奶集团律师17日一早即赶赴株洲市公安局进行沟通有关。太子奶集团律师团在太子奶集团风雨飘摇的时期里,曾多次以强硬角色出现在太子奶集团的多份声明的落 款处,而律师团的主要成员正是太子奶集团总裁韩月平以及湖南火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侯廉裕,韩月平在太子奶集团主管法律事务,目前为太子奶集团第一号实权人 物;侯廉裕其兄侯廉雄是太子奶集团工程部部长,目前为太子奶集团第三号实权人物。
太子奶集团律师团在从株洲市公安局返回后,态度十分谨慎,即 使对太子奶集团上下也未作任何通报。
“他们回来后给的说法是要我们不信谣,不传谣,要相信政府会给老李(李途纯)一个公正的结果。”上述太子 奶集团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17日晚间,韩月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仍然不愿正面谈及李途纯被带走的问题,只是表示已有的一些说 法并不准确。
不过,株洲官方最终在一份通报中明确了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的命运。
上述通报指出:根据群众举报,经过认真调查核 实,近日,株洲市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李途纯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该通报还称,目前,该 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有关案件的进展情况,警方将适时予以通报。
有消息人士指出,李途纯此次遭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调查已经扩大化,“包括 李途纯在内有8人被株洲警方一并带走。”但上述8人的名单,该人士表示不便透露。
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直接原因并不止 于此。
6月4日前后,太子奶在湖北黄冈的生产基地被湖北当地的债权人占据,不在高科奶业的控制中。高科奶业派往黄冈的太子奶负责人陈伟,派驻 密云的太子奶负责人肖石高均被当地工人扣留。
而李途纯在6月6日公开表示他同太子奶集团债权人的“良好关系”:“6月3日晚上,全国各地的经 销商,在我的家乡临湘聚会,希望像支持宗庆后一样支持太子奶抵制外资搞垮太子奶。”
李途纯称数百位债权人签署“声明”支持太子奶创业团队重掌 太子奶集团,“最近我走访了20多个省份的债权人,经销商都强烈要求我回来挽救太子奶,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李途纯指出。
有知情人士还透露, 李途纯可能煽动债权人做了更加过火的举动。
非法吸存或“数千万”
依照《刑事诉诉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可以依法采取拘传、 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等五种强制措施。
“李途纯目前处于株洲警方控制下,但到底是哪种刑事强制措施,不能确定。”上述知情人士指 出。
“李途纯等人”在17日的株洲官方通报中被证实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据相关法律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量刑如下:自然人犯非法吸收 公众存款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 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根据法律规定,若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上述规定处罚。
17日的可靠消息证实,上述问题确实发生在太子奶集团资金链条趋于断裂的2008年。(详情见《每日经济新闻》2008年12月3日报道《太子奶被曝 5600万集资去向不明》。)
太子奶集团在2008年4月9日发放的 《货款准备金管理办法 (修改稿)》显示,“货款准备金的最高额为经销商年度合同总销量的30%(即1000万销量最高300万),最低必须确保年度合同总销量的10%。”
太子奶集团在要求其全国签约经销商缴纳货款准备金的同时,也约定了给打足货款准备金的经销商的回报政策:其一,货款准备金在账上超过三个月的经销商,给 予2.5%每月(年30%)市场费用奖励(现金);在账上超过1个月不满3个月的经销商按2%每月给予市场奖励(现金)均可以按天计算;其二,打足款准备 金且完成当月销量的,此月可享受实际销量的12%的市场费用及合同返利核报 (市场费用使用按公司的文件规定办)。
太子奶集团还称,2008 年打足货款准备金的经销商,2009~2010年可免收加盟费;太子奶集团还表示太子奶集团可以按货款准备金同等时间同等金额为经销商进行银行担保。
一份货款准备金收款明细表格显示,分布在北京、四川、湖南、浙江等省市共212位太子奶经销商的出资时间跨度在2008年2~8月,其中最早的是2月1 日,最晚为7月24日,“共筹得资金5600万元”。
此外,太子奶集团内部也在2008年展开集资。熟悉此事宜的一知情人士17日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08年下半年,太子奶集团资金链危机深重,“李途纯以月息8厘、1分甚至1分多的高息,向经销商和太子奶集团高层甚至普通员工 集资借款。”
“基本上,太子奶集团的高层每个集资额在30万~50万元,还有更高额度的。”该人士指出。
目前,该笔集资规模难以 确定,“大约在数千万左右。”但该笔集资款很快被太子奶集团用来偿还银行的贷款,或者用作周转贷款用途。
高科奶业董事长曾援引李途纯负责的太 子奶集团债务清算组的报告,说太子奶集团的债权人多达7347个,“银行、供应商、经销商、设备供应商甚至酒店、餐馆都有负债。”债务总额则高达25亿 4534万,其中银行债务13亿5750万。
“上万个债权人怎么来的?其实就是集资集出来的。”消息人士指出。
太子奶“被”启动破产 重组
李途纯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之外,太子奶集团还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
太子奶集团清盘人香港保华顾问17日发布声明称,株洲太子 奶股东昨日宣布他们已经通过决议,株洲太子奶将根据中国破产法提出其司法重组的申请,曾担任五谷道场破产管理人的中咨律师事务所已被委任进行株洲太子奶的 司法重组。
香港保华顾问的声明称,司法重组申请将由株洲法院提出,而株洲法院将会是主要处理株洲太子奶司法重组的法院,对于太子奶其他在内地 的公司,类似的申请将会向他们各所在地的法院提出。
声明称,株洲太子奶股东也已经委任中咨律师事务所韩传华律师以及中咨律师事务所为重组委员 会以协助和准备株洲太子奶司法重组的重组。“太子奶在各地的生产基地都是独立的法人,因此需要逐个进行破产重组。”韩传华称。韩传华同时表示,太子奶是否 会引入重组方还要看具体财务调查的情况来定。
该声明再次强调,现在李途纯不是株洲太子奶的股东亦不是其董事,而李途纯在太子奶的营运中并无任 何角色。
对于未来太子奶破产重组可能遇到的障碍,韩传华表示,现在还不清楚太子奶的具体财务状况,难作判断。
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 波17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香港保华顾问所称的破产重组,其尚不知情,“此前香港保华顾问确实曾与高科奶业接触,但双方没有进一 步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