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1016/152384.shtml

liRWXdDGmmXmg

i黑馬訊 10月16日消息,前《第一財經日報》總編輯秦朔正式開啟公眾號“秦朔朋友圈”,並發表發刊詞《用希望連接生命與生命》。

在發刊詞中他表示:“秦朔朋友圈[email protected] Moments是移動互聯網上的一個新媒體和服務品牌,‘用希望連接生命與生命’是我們的願景。”

秦朔已在媒體行業從業25年,他28歲就成為《南風窗》總編輯,並在2004年轉往上海,負責籌辦《第一財經日報》,之後陸續擔任過《第一財經日報》總編輯、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上海東方傳媒集團副總裁、上海文廣集團副總編輯兼第一財經總編輯。

今年6月在阿里巴巴斥資12億元入股第一財經後,秦朔宣布辭職,進行創業。他曾向媒體表示,“秦朔朋友圈”將是一個定位於財經領域眾創性質的內容生產平臺,主要針對商業文明進行研究,載體包含公眾號、視頻和音頻節目。

秦朔新註冊公司名為上海那拉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其中"那提拉"來自成吉思汗西征時的一個故事,意為“陽光照耀的地方”。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新公司註冊於2015年8月28日,註冊資本為600萬元,股東只有自然人股東秦朔。

以下為秦朔《用希望連接生命與生命》全文:

1

6月7日,因為同學吳曉波的一篇文章,我的名字在朋友圈被刷屏了。前一天晚上熬夜,上午起的很晚,一開手機,里面有數十條提醒微信和短信,這才意識到,一個總在指揮報道別人的人也被別人瘋轉了一回。

事前沒有看過曉波的文章。他後來告訴我,那天上午他在講課,也沒想到這一篇會到處轉。

那時我已經決定告別傳統媒體生涯,但我沒有曉波早早下海、馳騁市場化道路所煉出的超然和灑脫。我怕爭議,怕成為口舌是非的來源。坦白說,“看門狗”也高擡了我,很多人比我更具看家護院、守衛正義的勇氣和堅韌。

6月7日,一位朋友給我發短信,“對於害怕飛翔的,籠子是歸宿;對於渴望飛翔的,藍天才是故鄉。”其實,雖然起跳了,也有很多平臺希望我跳過去,但究竟到哪里,並沒有真想清楚。我也怯懦過,也想有個安穩的鳥巢,遠沒有達到自由飛翔的高度。

1

那拉提草原日出

想創業不難,說出來也不難,但真伏下身從頭做,還是有很多不適應。有沖動少行動,有方向缺計劃。過去老說不喜歡天天開會,但真的天天坐在家中,事事從零做起,屋里只有夫人可以叫兩聲,不像在辦公室想叫誰就誰;做小覺得對不住“江湖地位”,做大又前狼後虎這個擔心那個不放心,我也經歷了思想的波折與精神的陣痛。辭職不是心血來潮,但沒想到真辭了很痛。

2

25年辦報辦刊,我一直還算順利,沒掉下來。我是個平面媒體人,但因為曾在第一財經電視主持過節目,我這張中規中矩沒特色的臉也被很多市民熟識。在上海這座有著濃厚投資文化的城市,走到很多地方,都有人招呼我。白巖松說,一條狗只要經常上央視都會出名。這是真的。

為什麽要辭職創業?本質上,源於內心深處的悸動和不安。

作為一個60後,我基本經歷了改革開放後的全過程。無論傳奇輝煌還是困難挑戰,無論向上提升的力量還是向下沈淪的景象,這波瀾壯闊的時代都讓我有一顆永不磨滅的好奇心。我想把我所感知到的時代溫度和脈動好好記錄,哪怕只是個人視角。

而每當想到自己天天忙忙碌碌,會里來會里去,內心就會問:將來向馬克思交卷時,你是準備拿一串職銜(titles),還是準備拿一些精神產品?就像陳忠實寫《白鹿原》時說的,“要寫一部死後可以放在棺材里當枕頭用的大書”。管理未必是我最擅長的,而閱讀、觀察、交流、思考、寫作、傳播,卻是我不倦的偏好。既如此,何不放下一些東西開啟真正想要的人生呢?

我萌發了從商業文明角度切入,做一些更為長遠的研究與著述的想法。特別是看到中國經濟規模越來越大,宏觀負債也越來越高;財富積累不斷上升,企業家精神未見提升;新的需求蓬勃而起,舊的供給無法出清;更不用說長期積存的結構問題、低效問題、治理問題,等等。我隱約覺得,我們正處在一個失衡年代,盡管“經濟不平衡”已開始校正,但整個社會心理的失衡還在加劇。

六七月間,中國資本市場演繹了一場令人瞠目結舌的大變局。從亂花漸欲迷人眼的集體高燒,到高天滾滾寒流急的淒淒慘慘,變化和導致變化的因素是如此複雜,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是如此糾結,以至我們已經很難把故事說的清清楚楚,把脈絡理得明明白白。

從4月14日到6月3日,我在《第一財經日報》頭版先後寫過5篇文章,全是提示風險。6月不再負責報紙內容,此時的市場讓我覺得更加畸形。從年初到6月2日,創業板漲了170%,中小板漲了120%,上證綜指漲了51%,深證成指漲了58%。這還是在去年A股牛冠全球的基礎上發生的。去年底上證綜指沖過3200點,市場上有不少提示風險的聲音,而4500點後,看6000點、8000點的嗓門卻越來越大。

資本市場從來都是人性的放大器,在中國,它還是制度性、結構性問題的放大器。如果以為抓住一批“害群之馬”就會市場大吉,我們等於又放棄了一次反思機會。索羅斯曾說,“要面對現實,體認錯誤是其中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一步。……但實際上,只要能體認‘不完美的理解’是人類的常態,就不會覺得認錯有什麽好丟臉的。”

與其四處找“罪魁禍首”,不如回歸本源深刻自省。在我看來,中國資本市場雖然規模很大,卻仍有不少“蒙昧與野蠻”。我們有交易處理能力堪稱世界第一的計算機系統,但整個市場的進入與退出、監督與管理,往往自相矛盾,讓人無從預期。我們有數千萬的散戶,買菜會挑挑揀揀,為幾毛錢還價,買股卻僅靠消息就去博傻。

曾經想把公司和公號都叫“文明+”,希望一切都能更加文明。“文明”無法註冊,但沒有文明的支撐,任何成就都是暫時的,都不會持久。正如天津濱海新區的那座危險品倉庫,爆炸之前沒有誰覺得會有隱患。

3

如果說股市讓我看到太多無奈的眼神,“瑞海”讓我意識到太多潛在的風險,在另一些場景,我看到的是希望、夢想和奮鬥的力量。

每天淩晨3點鐘,71歲的王正華會準時醒來。1981年,37歲的他辭官下海。34年過去,他生命中又多了兩個“兒子”,一個是春秋旅遊,一個是春秋航空。

王正華起床後就工作,工作的入口是手機。他點進“企業駕駛艙”,可以清楚看到前一天春秋航空的各種數據,收入、成本、利潤、上座率,核算從每個座位到每個航班、每條航線、每個區域以及整個公司,還能看到今天和昨天、上周、上個月的各種對比。“到夜里一兩點,沒航班飛了,數據就齊了。我3點鐘開始看,邊看邊了解,然後提出一些改進的意見。"

王正華是春秋航空董事長,不是CEO,從公司成立就不是。“一線工作一直是我們的CEO張秀智在管,但有了‘企業駕駛艙’後,我對公司一些情況的了解比她還多。她不像我,早上可以花一個小時看手機。"

開發“企業駕駛艙”的是春秋航空的信息技術部。9月28日,為了錄制電視節目,王正華陪我走進一間辦公室,指著一個20多歲的女孩子說,就是她們五六個人開發的。在一次內部演講會上,這個叫鮑爾珍的90後喊出了一句主張:“年輕人不狂妄,怎麽能改變世界!

辦公室一角,是幾張折疊起來的行軍床,上面搭著被子。

看著40後的王正華和90後的鮑爾珍,我覺得有一種精神跨越了時間,有一種技術貫通了代際,把他們連在一起。今天最重要的礦藏不是油田,而是人與新技術結合起來的創造力。

而這樣的場景,我相信每天都無數次在中國的各個角落和中國人到達的每個地方出現。從20後的褚時健、30後的馮根生到80、90後的創業者,中國的企業家精神薪火相傳、綿延不絕。

4

過去的100多天,從平臺到平地,從一到零,再從零到一。我來晚了,可我還是來了。

今天,藍天已是我的新故鄉。

不再有糾結,不再有名利心,很幸運能和年輕的團隊一起,開始職業生涯的第三波,和正向的態度連接,和價值的創造連接,和朋友連接,和未來連接。我深深意識到,一定要和年輕人在一起,和鮮活的未來在一起,而不是沈溺於過去,無論它有多輝煌還是多迷茫。沈溺在那里,永遠沒有向前跨出一步有意義。年輕更是一種精神狀態,我願拿47年的經歷、經驗和資源做“對價”,去交換年輕人的活力和想象力。

在精神波動的時候,偶然看到過一個故事。傳說當年成吉思汗西征,途徑天山深處,風雪彌漫,寸步難行。他指著山那頭激勵將士,說翻過去就是水草肥美的草原,然後策馬前行。當將士一鼓作氣翻過山嶺,眼前是一片繁花織錦的莽莽草原,流水淙淙,艷陽高照,將士們大叫“那拉提!那拉提!”,意思是“陽光照耀的地方”。

2

艷陽高照的那拉提草原

我不崇尚成吉思汗,但我喜歡那拉提的故事。當人以為自己強大的時候,他並非沒有卑微的弱點,只不過弱點藏在了某個地方。同樣,當人陷入卑微的時候,他其實也比他以為的卑微要強大很多,只要他心懷希望。如果不只一個人,而是一個眾誌成城的團隊,都能用希望燃著自己,暖著別人,用希望、責任和愛與一切連接,縱有千難萬險,千辛萬苦,必能逢兇化吉,苦盡甘來。人如此,家如此,公司如此,民族如此。

秦朔朋友圈[email protected] Moments是移動互聯網上的一個新媒體和服務品牌,“用希望連接生命與生命”是我們的願景。我祈願在這個新平臺上延續自己的精神生命力,更希望盡最大努力讓各種朋友連接起來,通過連接創新價值,讓知識流動,讓信心流動,幫助沮喪的開朗,幫助封閉的開放,讓美好的更美好,讓堅強的更堅強。讓希望把我們連接起來吧,讓希望的連接把我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面激發出來,天音裊裊,海聲浩浩,人生最大的力量,就是希望的力量。

100多天,我克服了很多,收獲的更多。10月13日淩晨4點多,我醒了,心如此平靜,像剛剛經歷了一場風暴搏鬥終於停歇下來的海面。

我知道自己終於走出了過去,走向了未來。未來是未知,更是新希望的搖籃。

腦子里跳出一句話,我打開微信點開秦朔的名字,說——“如果上帝不拿走你的過去,就會拿走你的未來。”

3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為秦朔(微信公號:秦朔朋友圈),已經過作者授權,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如需轉載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