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0/4701608.html

年內上網電價或二次下調 電力行業恐“損利”千億

一財網 董來孝康 2015-10-23 16:32:00

假設此次上網電價下調幅度為0.03元/千瓦時,若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4年全國火力發電數據(42049億千瓦時)進行計算,以年為計算周期,整個電力行業利潤縮減約1263億元。

與身處寒冬的煤炭行業不同,電力行業仍沐浴著春風,但下調上網電價的腳步正在一步步逼近。

有媒體報道稱,上網電價或在2015年年底迎來年內的二次下調,全國平均下調幅度或在0.03元/千瓦時,具體下調時間尚未最終確定。國家電網省級公司內部人士也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確實也已經知悉此事,但並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安迅思煤炭行業分析師林曉桃告訴記者,上遊煤炭價格不斷走低,電企盈利明顯好轉的影響,為本次上網電價下調創造了有利條件;而電價下調則可以減輕企業負擔,增強經濟發展動力。

假設此次上網電價下調幅度為0.03元/千瓦時,若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4年全國火力發電數據(42049億千瓦時)進行計算,以年為計算周期,整個電力行業利潤縮減約1263億元。

煤“冷”電“熱”

10月23日,陽泉煤業(600348.SH)發布公告稱,2015年1~9月,營業收入約為133.59億元,同比下跌近2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68億元,相較於2014年同期5.13億元,跌幅接近48%。

然而,陽泉煤業還算是當下煤炭行業中的“佼佼者”,雖然整體業績在大幅下滑,但仍處於盈利狀態。

日前,神火股份(000933.SZ)發布公告稱,預計2015年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8.2億-8.8億元。據媒體報道,截至目前,滬深兩市有20家煤炭類企業發布了三季報業績預告,其中九成虧損。

煤企業績持續惡化的直接導火索則是跌跌不休的價格。以神火股份為例,2015年1-9月,其煤炭產品平均售價為428.07元/噸,較2014年同期523.54元/噸,下降95.47元/噸。“因煤炭產品價格下降,導致公司凈利潤同比減少5.07億元。”神火股份方面如上表示。

與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電力行業卻依舊是“財源滾滾來”的景象。10月21日,華能國際(600011.SH)發布了2015年第三季度報告,今年1-9月,營業收入約為973億元,相較於2014年同期1057億元,下跌近8%;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逆增近17%,達132億元。

無獨有偶,作為大唐集團控股的上市公司,桂冠電力(600236.SZ)在2015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近30億元,同比增長不到1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6.04億元,相較於2014年同期2.15億元,飆升幅度超過181%。

“從近兩年國內煤企的經營情況看,供過於求是煤價下跌的根本原因。無論電價下調與否,煤企均是夾縫求生,煤價持續低迷。”林曉桃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上遊煤炭價格不斷走低,電企盈利明顯好轉,為上網電價下調創造了有利條件。

煤電聯動機制迎重大變革?

早在2012年,國務院在下發的《關於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中就規定,“繼續實施並不斷完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當電煤價格波動幅度超過5%時,以年度為周期,相應調整上網電價,同時將電力企業消納煤價波動的比例由30%調整為10%”。

最近一次上網電價下調還要追溯到2015年4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下調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和工商業用電價格,其中,全國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平均下調0.02元/千瓦時。

據安迅思統計,近三年歷次電價下調,除2015年4月電價的下調明確與煤電聯動動機制有關外,其余歷次調整電價的原因均非煤電聯動所致。2014年9月,電價下調0.0093元/千瓦時,是為了疏導脫硝、除塵、超低排放等環保電價的結構性矛盾;2013年9月,為了解決可再生能源基金不足,彌補脫硝、除塵成本不足,下調電價0.009-0.025元/千瓦時。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電力價格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要做好煤電聯動,目前來看,國內主要發電來源還是煤炭,這構成了電價的主要成本,而煤炭的價格是透明的。

“所以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煤電聯動,一是要有一個明確的、固定的調整時間點,比如3個月、6個月,二是調整價格比較透明,就像成品油價格調整機制一樣,除了有關部門,業界也可以測算出來。”林柏強如上表示。

今年9月30日,發改委正式推出中國電煤價格指數,即反映全國各省區燃煤電廠接收5000大卡動力煤的到廠價格;業界期待,電價下調的消息緊隨指數推出的步伐,中國煤電聯動機制或將迎來重大變革。

編輯:吳狄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