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5  NM

謎面:哪一間公司愈做愈細,卻愈搞愈大,仲成功在主板上市?謎底:良斯集團(1683)。這個名 字,聽起來陌生,但只要你入過示範單位,都應該看過良斯老闆梁興隆(Rudolf)的作品。當中有新地(16)的天璽、瓏璽到瓏門,信和(83)的御龍山 及天賦海灣等等。買唔起、無睇過?近日九建(34)百幾呎、十五萬首期就可上車的新盤環海•東岸細單位,也是出自他手筆。Rudolf人生第一單生意是種 植道56號、逾四千呎獨立屋;最新的生意,是無數的劏房。「愈做愈細」是指他設計的單位呎數,這個gag雖然「爛」,但在這充滿荒誕的社會,卻是事實。 Rudolf在行內,出名:「快!」試過最快二十八日起貨,正好合乎發展商賣樓步伐,結果做到主板上市。從他的工作,正可看到現今樓市的光怪陸離。

要設計「劏房」單位,在Rudolf眼中並不太難:「都係睇比例,大單位設計豐富啲囉,細單位嘅,傢俬細件啲薄啲。」他帶記者參觀嘉華新盤嘉悅,實用面積 八百多呎,客廳中的裝飾燈在美國訂製,屬一九二八年的設計、牆上藝術掛飾找來法國畫家繪畫。他不時去米蘭尋找特色傢具,「我哋負責令人有個dream,感 覺你第日屋間都可以咁靚。」走入小主人房間,牆上掛了Ferrari跑車模型,Rudolf加多句:「係Limited Edition嚟o架。」的確好夢幻,但只要看真一點,就會發現傢俬尺寸大玩「視覺效果」。當買家夢醒時,會發覺房間連放個衣櫃都要度過,別說裝飾品。

16、83大客

記者說書枱根本唔夠大,Rudolf說:「其實依家啲細路都係用laptop computer,咁大張枱你都係擺一排書,但新一代係好少書。」去到小公主房間……衣櫃太細了吧?他反對說:「小朋友日日都大,每年都換晒啲衫o架。」 他的最新傑作是九建Upper East,實用面積只有二百呎,「其實可以話係酒店房,放完裝飾,都仲住得到喎﹗我自己第一個單位都係百六呎,喺摩羅廟街。係人都鍾意住大單位,但你都要 上咗車先。」間屋有幾大,並不到Rudolf話事;但要設計劏房單位,發揮空間有幾多?Rudolf 小心回答:「其實對我嚟講有新鮮感就開心o架喇。」愈做愈「細」,收入又少咗幾多?「我唔會每單計住,熟客叫你做,你就要做。」良斯剛在港交所上市,市值 五億;翻開上市文件,收入根據設計成本及所需時間計算。當一二年大單位當道,來自香港區平均每單收入約一千萬,一五年流行細單位,平均每單收入當堂少一 半,只有五、六百萬,去年集團純利二千多萬元。如Rudolf所言,接咩job他無得揀,「係o架,我哋呢行好被動。唔通我哋同發展商講:『你搵我啦,你 搵我啦!』你做得好,人哋賣得好,第日就會搵番你。」他的大客包括新地(16)和信和(83),其上市編號1683,正代表兩者,「港交所俾我揀,咁啱o 架咋,不過我哋無1號(長和)同683(嘉里建設)囉。」他的客還有嘉華及九建,「下一間上市會用佢哋number,哈哈。」

28日搞掂

他說,市場上做到設計及裝修一條龍的建築公司不算多,而發展商找他全因他起貨快,「其他設計公司設計完先去搵材料,我哋倒轉。負責訂布嗰班伙記,會 keep住睇定有無貨,幾時嚟?我哋裝修判頭亦會喺內地搵定有幾多石、有乜顏色?」每次設計前,Rudolf已具體掌握該樓盤主題,加快進度:「好似天璽 呢個project,新地同我哋講主題係關於石,我就搵定一千呎石頭、四百呎黃石,二百呎灰石、六百呎白石,買落嚟立即界石,然後我才仔細設計。如果等 我畫完晒設計才訂貨,已做唔切。」他知道現時的發展商,賣樓步伐可以突然好急,「平時好多生意,由畫完加裝修,要三個月起貨,仲試過二十八日就要起貨,好 有time constraints。個客搵晒廣告公司,賣晒電視,tight schedule。唔可以做錯任何一樣嘢,訂嘅嘢、工程唔可以遲到,訂意大利燈返嚟,日日都要搵人打電話催。無咗,又唔可以搵啲唔同級數嘅嘢代替。」太太 Christina都是設計師,和他一同創辦這間公司,他屬於什麼類型的設計師,Christina最清楚,她說:「佢係比較商業。他設計時會諗work 唔work呢,實唔實用呢,或者個客人想要乜呢,呢啲我設計時唔會諗。」Rudolf笑言:「你想用一件傢俬,但件嘢要七個月先訂到返嚟,無得等時,你都 無可能用o架。」Rudolf是實際派,記者走上這位設計師位於寶珊道的家,充滿期待,但打開門沒有「嘩」一聲的感覺,裝修感覺舒服整齊,「我呢度住咗十 幾年無裝修過,最緊要襟睇。設計住家樓,你玩cyber感覺,半年就唔興。」他指着有森林feel的牆紙說:「同外面好多樹個景好襯,悶咗換牆紙就得。」

4000呎種植道

Rudolf口裡說只要有新鮮感的都喜歡做,但記者和他交談,發現他最侃侃而談的都是「那些年」的新盤,劏房欠奉,像信和○五年賣的將軍澳蔚藍灣畔,「信 和同我講,爭兩個細單位,咁我哋就幫佢設計咗一個his and her單位。」他會代入買家的身份來設計,「我心目中嘅his係攝影師住,her係一個fashion designer。」一邊翻開作品集,他一邊手舞足蹈說:「啲燈好似美國loft咁,呢度有啲相機,係我去深水埗搵啲舊機音響返嚟,好有味道。」可惜的 是,今時今日的攝影師又或者時裝設計師,要上車並不容易。單位售價高,他現在很多時都要代入內地人、富二代、有錢人的角色,「市場係變咗,以前將軍澳嘅 樓,真係賣俾up and coming嘅professional,唔一定係律師醫生,依家好多樓價貴,設計要走奢華路線,唔可以再砌一個rough嘅磚喺度。」他心目中更好的設 計,要「倒退」到一九九七年。當年他先後在本港著名則樓王董及P&T做則師,後來他和太太及另一拍檔出來創業,開了林周梁建築師樓,做畫則兼室內 設計。第一單job便是九巴雷氏持有的山頂種植五十六號六間獨立屋。「業主搞咗個比賽,搵咗六個則師參加,呢單job有啲複雜,地契要起兩幢樓,但個客就 想做獨立屋,於是要補地價。」他們設計了六間獨立屋,但只用兩個基座,兩個入口,這便不需要補地價,「慳咗兩、三億,對業主嚟講係好多錢。」贏得這單生 意,一做三、四年,賺了幾百萬;亦因此贏了業界一個大獎,後來新地看了他們的獲獎報導,就開始找他們合作,第一單是何文田山道、後來是倚巒、天璽。問他廿 年來最滿意的工作,二話不說,答:「種植道五十六號。有啲則樓可能做一世都無一個獎。」

$16萬上車

時來運到,後來他知九建始創中心的重建招標,即時入標,除了設計及裝修,還負責建築,可是在建築上,他還是新仔,不過當時有名的建築商,都不接小生意,去 了起新機場及其他基建工程,「可以話right time at the right place。始創舊時有戲院,要拆咗佢改做餐廳。改晒啲間隔,拆晒啲石屎,工程好大,無乜人肯做,同埋我哋出個價錢平人哋一半。」他把公司搬到始創內,日 做夜做,結果準時完工,後來九建要起示範單位,都找他合作。做過則師、建築師,但最喜歡的是做室內設計,「起樓風險太大;做則師畫四條線,設計係一個唔同 嘅行業嚟嘅,好多嘢要揀顏色呀,做到好有feel。」Rudolf八九年在澳洲西澳大學建築系畢業,後來在當地就業,遇上經濟轉差,做了幾個月就被裁員, 回港搵工,「我老豆同阿媽生活好OK,但佢哋思想好西化,唔會俾錢我。」他的上車首期都是靠自己,大家恨不得:「當時樓市好熱,興炒籌。我排隊拿到個籌買 樓,但其實我無錢買,就嚟到我揀樓,我心諗有無人搵我?有無人搵我?最終都有,個籌我賺咗十六萬。未見過十六萬現金,做咗摩羅廟街層樓筆首期。」後來換樓 買了六百呎堅尼地城慧華閣,遇上九七年金融風暴,當時慧華閣呎價一萬二千元,樓價唔見一半。但十多年過去,樓價已返家鄉,他亦把單位賣掉,「做咗廿年,年 年都話啲樓貴。我諗番,如果我每做一個樓盤都買一間,我依家就發達啦!」

撰文:梁佩均攝影:關永浩攝錄:陳浩樂ed_bn@next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