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0/4703297.html

專訪IIF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新興市場經濟沒那麽糟

一財網 周艾琳 2015-10-27 22:38:00

ejoy Das Gupta認為,即使是此前被嚴重唱衰的馬來西亞,其經濟結構多元,大宗商品價格和油價暴跌對其影響有限,服務、制造和建築領域目前貢獻全國三分之二的經濟,發達的電子行業更被認為是創新支柱。

似乎每逢美聯儲加息,不論真假,新興市場都是“被危機”的對象。盡管歷次加息的確引發過地區性金融危機,但這次真的會像想象的那麽悲觀嘛?

自8月11日人民幣貶值以來,新興市場“貶值潮”叠起,先有馬來西亞股、債、匯市全線崩潰而或掀起“完美風暴”,後有巴西貨幣雷亞爾在9月21日大跌3.9851,創1994年巴西使用貨幣雷亞爾以來的收盤最低點,其他國家的“體檢報告”也似乎不容樂觀。當被《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問及“1997年式金融危機真的會卷土重來嗎?” 國際金融業協會(IIF)印度籍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Bejoy Das Gupta不假思索地回應稱,“外界把新興市場想得太糟糕了!”

Bejoy Das Gupta認為,即使是此前被嚴重唱衰的馬來西亞,其經濟結構多元,大宗商品價格和油價暴跌對其影響有限,服務、制造和建築領域目前貢獻全國三分之二的經濟,發達的電子行業更被認為是創新支柱。“在亞洲新興市場中,如泰國、印度等原油進口國則更是商品熊市的最大受益者,這改善了其財政收支情況,並為其提供了結構性改革的時間。”

新興市場ETF獲5月末以來最長持續資金流入

數據證明一切。近期各界對新興市場的恐慌情緒已經緩和。

據彭博數據顯示,截至10月23日當周,美國的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資金流入翻了一番,中國內地和香港ETF領跑。

彭博匯編數據顯示,投資於發展中國家以及針對特定國家的新興市場ETF的資金流入總額達11億美元,之前一周資金流入為4.994億美元。股票型ETF資金流入11億美元,債券型ETF資金流出820萬美元。

在過去三周,共有25.8億美元資金流入發展中國家ETF,創5月末以來最長資金流入持續期。上周變化最大的是中國內地和香港地區ETF,共流入資金2.535億美元,之前一周為資金贖回1500萬美元。投資者總共向股票基金投資2.536億美元,債券基金基本維持不變。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研究分析師近期表示:“我們認為近期新興市場的轉變來源於兩大因素,一是美聯儲推遲加息,二是中國采取了穩定增長趨勢的財政措施。”美國9月份的非農數據讓人失望,使新興市場資本加速複蘇,在第三季度遭受大規模拋售之後,上周資本大量流入,讓新興市場匯市和股市得以重振旗鼓。

Bejoy Das Gupta告訴記者:“當前中國發生的一切都對全球尤其是新興市場很重要,因為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市場對中國經濟放緩的擔憂會產生嚴重‘溢出效應’,因此中國需要註意與全球市場的溝通,這從8月11日引發的波動中就不難看出。”

馬來西亞“完美風暴”?改革已在推進

其實,要問新興市場會否出現危機,只要挑選倒數幾位“差等生”即可。馬來西亞、巴西或是各界擔憂的焦點。

8月12日,林吉特自1998年來首次跌破了1美元兌4林吉特大關,亞洲金融危機期間創下的4.8850目前仍為林吉特的歷史最低位。更大的打擊在於,從去年四季度開始全球原油價格的下跌。馬來西亞作為重要的天然氣凈出口國,而且石油、天然氣相關產業占很大比重,因此這無異雪上加霜。這一切似乎都讓“完美風暴”一說顯得合情合理。

不過,Bejoy Das Gupta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馬來西亞不會發生全面金融危機(full-blown crisis)。“當前與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不同點在於,當年新興市場貨幣多與美元掛鉤,因此在資本瘋狂外流時為了保持掛鉤狀態耗盡了其外匯儲備。當前各國已經實行了靈活的匯率政策,且外匯儲備池更充裕,財政、銀行業狀況更健康,公共債務規模也有所收窄,盡管私營部門可能外債過高,但仍然處於可控狀態。”

近期,馬來西亞國行總裁丹斯里潔蒂也力挺本國經濟,她認為外界誇大了油價走跌對大馬經濟的影響,且忽略大馬多元化經濟可抵禦這外來沖擊,並預計今年經濟仍可增長4.5%至5.5%。這與Bejoy Das Gupta的觀點不謀而合。

同時,潔蒂也指出,內需也在推動馬來西亞經濟增長,特別將由強穩的私人領域活動及年增15%的私人投資所主導。

最值得註意的是,“新興市場正在推進結構性改革,” Bejoy Das Gupta告訴記者,馬來西亞近期的經濟重整和金融領域改革,已成功改善國家宏觀經濟基本面。“此外,如印尼、印度、泰國等原油進口國則正在利用油價下跌減少能源補貼,並用於基建和開發性項目的開支,這是對它們結構性改革的第一步。”

不能忘記的是,巴西這一南美新興市場國家的處境似比馬來西亞更為艱難——主要出口品原油、大宗商品暴跌,總理迪爾瑪•羅塞夫政局不穩,巴西雷亞爾一年來兌美元貶值近30%,興業銀行更是預計,如果政局危機加劇,雷亞爾對美元可能進一步跌至5的水平。

被記者問及“巴西是否會爆發危機”之時,Bejoy Das Gupta表示,與其說危機,巴西更可能面臨的是長期蕭條,但巴西也在積極采取政策行動,如連續加息以應對國內通脹。

美聯儲應盡快加息 消除市場不安

盡管Bejoy Das Gupta頗為樂觀,但如瑞信等機構也頻頻發聲,認為新興市場反彈即將告終,而這“最後一根”稻草可能就是年內即將發生的美聯儲加息。

頗為有趣的是,新興市場似乎對加息一事的態度並非恐慌,“真希望美聯儲盡快加息,” Bejoy Das Gupta告訴記者,靴子盡早落地,就能減少讓新興市場因不確定性而產生的波動和恐慌。

招商證券全球宏觀分析師宋林也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其實美聯儲可能錯過了最好的加息時機。“6月時美國經濟數據良好,新興市場較為平穩,但美聯儲由於擔憂經濟複蘇不充分而不敢草率加息。”

10月29日(周四)北京時間淩晨 02:00,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將宣布利率決議並發表政策聲明。

有“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華爾街日報》記者Hilsenrath10月27日撰文指出,“本周FOMC會議加息概率不大,不過耶倫也許會試著給出清晰準確地信號。12月是否加息仍是未知之數,市場和美聯儲內部都有分歧。如今美聯儲內部分為三個陣營,最終是否加息仍將取決於經濟數據。”可見,新興市場的躁動仍要持續那麽一陣子。

編輯:呂值渺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