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21cbh.com/HTML/2010-7-21/5MMDAwMDE4Nzg5MQ.html



7月21日,随着成都市新筑路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路桥机械)的上会,世人眼中逐渐日薄西山的涌金系,似乎又迎来一轮翻身好时机。

今年3月,涌金系参与投资的碧水源(300070.SZ)成功上市,被称为创业板第一高价股。2010年6月28日,涌金系潜伏两年的泰胜风能IPO再次顺利过会。半个多月后,涌金系苦心潜伏的另一家公司又向创业板发动攻击。

7月16日,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申报稿)预先披露,涌金系“大本营”涌金实业以150万股持股数列IPO前第十一大股东。

与此同时,一个让人跌破眼镜的秘密也由此浮出水面。据记者查证,此次,与涌金系在路桥机械聚首的,还有来自德隆系旧部的“老战友”。

涌金、德隆再聚首

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显示,涌金实业第一次出现在股东名单是2007年8月。

斯时,路桥机械控股股东成都市新津新筑路桥机械有限公司(下称新筑有限)以每股10元,向涌金实业转让其所持路桥机械100万股,涌金实业由此以持有路桥机械1.47%的持股比例列第十一大股东。

2008年4月20日和2009年2月20日,经过路桥机械两次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按比例转增股份后,涌金实业持股数上升至150万股。

换言之,涌金实业2007年8月潜伏路桥机械,以1000万元代价获得150万股,折合每股6.66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与涌金系同时出现在路桥机械股东名单的还有两家私募——上海鑫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鑫联)、上海众合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众合)。

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鑫联、上海众合与涌金实业是同一时间从新筑有限以每股10元分别受让路桥机械200万股和100万股。经过两次资本公积金转增后,上海鑫联和上海众合则分别以300万股、150万股,列路桥机械第八和第十二大股东。

实际上,上海鑫联可谓涌金系老朋友。

今年3月,碧水源高调上市,上海鑫联与涌金系就曾携手出场。

碧水源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IPO前的股东中至少包括4名身为涌金系成员的自然人和一家涌金系法人股东。

在碧水源的15名自然人股东中,魏东之母刘世莹,持有碧水源286万股;魏东得力干将之一的云南国信董事长刘刚之妻吴凡,持有41万股;涌金实业股东之一沈静持有33万股;魏东之兄魏锋持有18万股。

在三家法人股东中,涌金系资本运作平台之一的上海纳米创业投资公司以247.5万股,成为碧水源第八大股东。

同时出现在碧水源中的还有上海鑫联。

2006年9月,上海鑫联与涌金系仅投资2000万元便持有碧水源825万股,成为碧水源第七大股东。

计算涌金系与上海鑫联的投资成本,可谓相当低廉,入股价每股仅2.4元左右,而碧水源发行价为69元/股,7月20日收报83.74元。

而与涌金系一道出场的上海鑫联究竟为何方神圣?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上海鑫联成立于2006年8月29日,距投资碧水源不足一月。注册资本15000万元,其中上海众合持股66.67%,其余33.33%为潍柴动力(000338.SH)持有。

记者查证的上海众合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聂新勇,由5名自然人股东出资成立。其中,聂新勇持股50%,郭旺、赵项题、郭辉、周志军分别持股10%、20%、10%、10%。

实际上,上述数名自然人股东可谓资本市场“老人”,皆与当年在资本市场盛极而衰的德隆系掌控的上市公司湘火炬难脱关系。

记者获得的有关资料显示,聂新勇曾任新疆德隆国际实业总公司执行董事、原湘火炬总裁,效力德隆十几年,既是唐万新的老师,也是将唐氏兄弟带入资本市场的第一人。德隆出事前,曾从湘火炬洗出一家公司到香港上市,获得不少收益。

赵项题,1999年加入湘火炬任投资并购部高级经理,负责重型卡车的行业研究,起草了湘火炬在该行业的最初并购战略。

周志军,曾任湘火炬企业管理部部长、第一副总经济师、总经济师,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战略发展部部长。

郭旺,1999年加入湘火炬投资并购部,任副部长,负责集团并购战略和方法的建立,并曾主持湘火炬每个重大投资项目的财务体系构架。

郭辉,曾是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委会秘书长。

涌金难“涌金”?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离开魏东的日子里,涌金系似乎日子一年不如一年,但至少作为涌金系最主要投资平台和大本营的涌金实业仍在资本市场到处落子。

涌金实业参股的泰胜风能IPO过会,眼看再次携手德隆旧部参股的路桥机械也似乎上市在望。

然而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09年底,涌金实业总资产为70390.33万元,净资产29665.64万元,2009年度净利润仅21.78万元。

曾呼风唤雨的涌金实业在离开魏东后的第一个年头——2009年——净利润爆出20万元的区区小数,不得不让人颇感蹊跷。

难道离开魏东的涌金系越来越难“涌金”了?

记者注意到,表面看,各大私募投资公司在各个项目赚得令人咂舌,但反映在其未经审计的财报中,却变得获利微薄甚至亏损。

拿参股路桥机械的数家PE而言,该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

截至2009年底,成立4年的上海鑫联总资产为14416.57万元,净资产13350.17万元,2009年度净利润为-480.34万元。

而投资千万于路桥机械的上海众合,截至2009年底,净资产仅92.19万元,其2009年度净利润亏损172.74万元。

同样以数千万入股路桥机械的德润投资和兴瑞投资,2009年度净利润分别为55.50万元和-1.38万元。

按道理说,2009年国内私募投资环境并不差,二级市场也曾风生水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本该“涌金”的公司都变成账面上的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