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3224

遇害者中已知有3名中國公民,即中國鐵建國際集團總經理周天想,中國鐵建國際集團副總經理王選尚,中國鐵建國際集團西非公司總經理常學輝。他們都是前往巴馬科參加中國與馬里交通部合作項目洽談的代表。

馬里當地時間2015年11月20日上午6-點左右,一夥恐怖分子沖入首都巴馬科麗笙酒店,將酒店內約170名職員和旅客劫為人質。經過馬里軍警、憲兵特種部隊、法國駐馬里維和部隊和聯合國駐馬里綜合穩定團的奮力解救,至當天下午17時許,所有幸存人質都被解救。

中國人質被困的是什麽地方?

巴馬科麗笙酒店是巴馬科最高檔的五星級酒店,屬於Rezidor酒店集團管理,是外國遊客最愛下榻的酒店。一些國際活動和外國機構駐馬里辦事處也喜歡選址在這里,該酒店8層是法國航空公司倒班宿舍,土耳其航空公司也將倒班宿舍設在這里。當時,酒店里住著至少14個國家的旅客,190間客房住滿了八、九成,法語國家組織(OIF)代表團和歐洲最大防務電子公司泰雷茲集團(Thales)代表團也住在這里。據稱,也有聯合國雇員和美國軍事專家住在其中。事發時,酒店里還住著7名(一說10名)中國公民,都是來出差的。

馬里北部三個大區(基達爾、通布圖、加奧)長期存在著阿紮瓦德分離主義武裝活動。2012年4月,在有“基地”背景的外來恐怖組織“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AQIM)等幫助下,當地武裝曾占領北三區大部,建立“阿紮瓦德獨立國”。由於外來恐怖組織喧賓奪主、強推伊斯蘭原教旨教法治國,本地分離運動與之分道揚鑣。

2012年底,法國等國軍隊介入幹預,“阿紮瓦德獨立國”解體,但伊斯蘭原教旨恐怖團夥仍然在馬里北方活動。今年年初,恐怖襲擊擴展到馬里中部,6月擴展到南部。今年3月7日,巴馬科一間酒吧餐廳曾遭到恐怖組織襲擊,導致包括法國、比利時公民在內共5人死亡。就在8月2日,外國人雲集的巴馬科遊艇俱樂部還險些被恐怖組織偷襲。

恐怖組織為何能得手?

正因局勢緊張,加之ISIS剛剛在巴黎發動了系列恐怖襲擊,巴馬科麗笙酒店也加強了戒備,不但設置多重門崗,還特意安裝了汽車金屬探測裝置。既然如此,恐怖組織為何還能得手?

當地目擊者稱,恐怖分子駕駛一輛帶外交牌照的汽車混入,且金屬探測裝置毫無反應。由於安檢工作系外包,因此存在許多漏洞。

恐怖分子的人數說法不一,從3人至15人都有。由於酒店不臨街,且和外界僅有一條狹窄巷道連接,軍警雖迅速趕到卻難以攻入,而恐怖分子也很難沖出,導致解救行動拖延了10個小時之久,加劇了人質傷亡情況。恐怖分子並未控制全部人質,戰鬥主要集中在地形複雜、易守難攻的地下車庫和酒店八層等處。

截至11月20日17時許人質,解救工作業完成,但仍有恐怖分子可能在逃。馬里總統凱塔當時正在乍得恩賈梅納出席薩赫勒國家G5峰會,聞訊後提前回國,並宣布3天哀悼日和10天緊急狀態。

人質傷亡情況目前同樣有多種說法,法新社稱死亡“至少22人”,而聯合國駐馬里綜合穩定團則稱死亡27人。遇難者中有較多外國人,其中包括比利時瓦隆-布魯塞爾聯邦議會官員迪奧多內,他是作為OIF派往馬里議會參加交流培訓研討會的代表之一入住酒店的。曾有傳聞稱非洲福布斯榜首富丹果特Aliko Dangote,(尼日利亞人)也被劫持,但他本人隨後澄清“並無此事”。

遇害者中已知有3名中國公民,即中國鐵建國際集團總經理周天想,中國鐵建國際集團副總經理王選尚,中國鐵建國際集團西非公司總經理常學輝。他們都是前往巴馬科參加中國與馬里交通部合作項目洽談的代表。

恐怖分子到底想要什麽?

事發後專家曾猜測,策劃恐怖襲擊的要麽是北非“血統”的Al-Mourabitoune團夥,要麽是西非“血統”的katiba Khalid Ibn Walid和“馬西那解放陣線”(Front de libération du Macina,FLM)。前者隸屬於由阿爾及利亞籍恐怖分子為骨幹組成的Mokhtar Belmokhtar原教旨組織,該組織則聽命於AQIM,是3月7日巴馬科酒吧襲擊事件的元兇。後者則是今年初形成的,因手段殘忍被稱作“馬里的‘博科聖地’”,是遊艇俱樂部未遂襲擊和近期多起恐怖事件的組織者。當地時間11月20日16時,Al-Mourabitoune團夥首領、著名阿爾及利亞籍恐怖頭目、綽號“萬寶路先生”的貝爾穆赫塔爾在半島電視臺和毛里塔尼亞《消息報》網站同時宣布對恐怖襲擊負責,並承認是在AQIM的“指導配合下”完成。

馬里內政部長特拉奧雷稱,恐怖分子在整個過程中未提出任何談判條件,但“萬寶路先生”卻提出“停止在馬里北部的軍事行動”和“釋放所有被捕‘聖戰者’”的要求,並威脅如不能滿足,將繼續發動恐怖襲擊。

分析家認為,恐怖分子發動襲擊的目的,可能意在破壞馬里北部和平進程,及牽制馬里軍隊的反恐清剿(10月底馬里軍隊在莫普提地區開展了為期3個月的清剿)。

值得註意的是,不論已宣布負責的Al-Mourabitoune,還是一度被懷疑的兩個恐怖組織,都屬於“基地”系統,而非近期十分猖獗的ISIS系統。這可能有兩大恐怖系統“爭功”的因素在內:兩大伊斯蘭原教旨系統其實是遍布全球的原教旨網絡這根藤上結的兩個瓜,其經費、後勤、人員補充也都來自這同一張網。“基地”的崛起曾將附著在這張網上的許多地方性原教旨恐怖團體網羅旗下。ISIS也如法炮制,“博科聖地”、“西奈省”和也門一些極端組織都曾先後或同時宣布對“基地”和ISIS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