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14767.html

“伊斯蘭國”的武裝人員都是些什麽樣的人?

一財網錢克錦 2015-11-20 14:42:00

對這些極端分子背景分析後,目前唯一可以得出的結論,就是這些人加入“伊斯蘭國”,和貧困沒有關系。

巴黎恐襲之後,“伊斯蘭國”在西方境內的活動能力讓這些國家感到恐懼。各國首腦緊急聚商對策,大有“全世界反恐國家,聯合起來”的架勢。整個世界反恐氣氛、反恐對國際關系影響的程度,讓人想起十幾年前的“9·11”。

和制造“9·11”恐襲的基地組織不同,制造巴黎恐襲的“伊斯蘭國”更加激進、更加殘忍,也更有“抱負”——要建立“伊斯蘭國”。問題是,究竟是什麽樣的人,以“伊斯蘭國”武裝人員的身份,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燒殺搶掠,殘害平民,是什麽樣的人,為“伊斯蘭國”在中東和西方國家制造制造恐怖襲擊?

“伊斯蘭國”的武裝人員都是些什麽樣的人?

“伊斯蘭國”的崛起可謂“其興也勃”,在2014年夏天因為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的暴行以及幾次高調的人質砍頭事件後,才引起國際重視。在對其研究之後,該組織由基地組織伊拉克分支發展而來,至今不到十年歷史。也正是因為歷史短,行事雖殘忍卻又很隱秘,所以外界對其研究和判斷也不能十分肯定。從目前的資料來看,“伊斯蘭國”武裝的數據大致如下。

第一,“伊斯蘭國”能有多少武裝人員?綜合一些機構,比如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美國全國反恐中心在一年來公布的數據,大致可以判斷,“伊斯蘭國”可以動員2萬至3.2萬戰鬥人員。

第二,這些人員主要來自什麽地方?2014年卡內基和平基金會的一份報告稱,根據在前線與“伊斯蘭國”作戰的庫爾德人武裝指揮官所說,“伊斯蘭國”的武裝分子大多是來自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遜尼派穆斯林青年。這些人之所以投奔“伊斯蘭國”,有的是為了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和伊拉克政權,有的是追求刺激和榮耀,有的是追隨家人,有的是為了保護自己家園,還有的是被迫作戰,也有的是為了錢。雖然“伊斯蘭國”自我宣傳中有很強的宗教色彩,但庫爾德指揮官認為,大部分武裝人員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聖戰者”,他還認為外界誇大了“伊斯蘭國”實力,因為有些遜尼派武裝並不屬於“伊斯蘭國”,但因為他們時遜尼派,就被外人認作是“伊斯蘭國”。BBC最近一篇報道中則說,一名伊拉克專家認為,“伊斯蘭國”戰士中大概只有30%是出於意識形態因此加入該組織,其余的是因為被迫或因為恐懼。

這里需要提出的一點是,有人為錢而替“伊斯蘭國”作戰,那麽該組織能提供多少錢?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最近公布的一份資料顯示。“伊斯蘭國”目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控制的地區,大概有650萬人口,但國際紅十字會在2015年3月公布是數字是“伊斯蘭國”控制區有大約1000萬人口。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認為,“伊斯蘭國”現在經費來源主要有:低價賣控制區的石油,每天可獲利一至三百萬美元;從事勒索當地人的勾當,包括強買強賣和保護費,每月收入可達八百萬美元;綁架人質也是收入來源之一,美國財政部估計“伊斯蘭國”在2014年收取的人質贖金達2000萬美元,2015年數字還不知道。伊斯蘭國給他們的武裝人員發工資,最高可達美元350美元。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的報告認為,與當地政府以及其他武裝組織相比,這個工資很有競爭力。

第三,“伊斯蘭國”的“國際部隊”狀況如何?美國全國反恐中心主任尼可拉斯·拉斯姆森今年二月份在美國眾議院作相關聽證會時,聲稱不斷有青年從世界各個角落進入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加入“伊斯蘭國”是“最令人擔憂的問題”。

據拉斯姆森說,美國及其盟友認為,有“兩萬多人從世界九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進入敘利亞,其中有3400人來自西方國家,美國就有大概150人。”

根據來自美國、英國、以色列和約旦四所大學聯合成立的“激進政治和暴力國際研究中心”的數據,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作戰的外國人士,按人數多少排列,主要來自以下國家和地區:突尼斯、沙特、俄羅斯、約旦、摩洛哥、法國、黎巴嫩、德國、英國、利比亞。來自突尼斯的高達3000,來自利比亞的也有五六百人。

“伊斯蘭國”招募國際人員的主要手段是世界最流行的社交媒體,如臉書、推特還有youtube等。《市場觀察》網站最近一篇報道稱, 社交媒體推特用戶中,“伊斯蘭國”支持者最多的地區排列為:沙特、敘利亞、伊拉克、美國、埃及、科威特、土耳其、巴勒斯坦地區、黎巴嫩、英國和突尼斯。

這些“國際部隊”人員背景如何?眾多研究機構的報告和媒體機構都認為,這些武裝分子特別多樣化,因此根本沒法對他們的背景做一個總結。西方媒體對多次執行砍頭的劊子手、來自英國的“聖戰者約翰”、這次巴黎恐襲的幾名槍手以及其他一些外國戰士背景進行分析,發現他們中不少人是接受過比較好的教育,家境良好,有的“前程遠大”,但卻遠奔敘利亞,有的在當地作戰,有的回流本國,成為西方最為擔心的恐怖分子。

對這些極端分子背景分析後,目前唯一可以得出的結論,就是這些人加入“伊斯蘭國”,和貧困沒有關系。

編輯:王麗娜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