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7   NM

香港傳媒業又再洗牌。南華早報集團(583)宣布向阿里巴巴出售旗下媒體業務,包括創刊於一九○三 年、已有過百年歷史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作價超過二十億元。財大氣粗的阿里巴巴,爽快地選擇一筆過用現金找數。傳統紙媒正值寒冬,阿里巴巴主席馬雲是 次出手,旋即成為國際焦點。揭開交易背後,其實是一次完美「交棒」。前大股東、愛國富豪郭鶴年在九三年回歸前入主《南早》,逐步將該報去藍染紅。如今,九 十二歲的郭鶴年完成歷史任務,在正式退休前,及時交棒予習總「新寵」、事業如日中天的馬雲。曾是江派入幕之臣的馬雲,過去三年豪擲過百億人仔,堆砌傳媒王 國,作為向新主習派「洗底投誠」的政治籌碼。是次以二十億「碎銀」為中共買一個國際窗口,可說是價廉物美。百年老報,淪為政治工具,香港傳媒生態亦在紅色 資本圍攻下,正式改寫。

《南早》上週五在網站刊出賣盤報導,但離奇的是,讀者不能就這則新聞留言,而其他新聞則如常開放言論平台。據悉,《南早》編採部高層,過去半年已收到馬雲 入主的風聲,一直非常緊張,在處理阿里巴巴的新聞時亦極度小心。有員工透露:「大約九月時收到公司電郵,話有關資訊科技、賭業、宏觀經濟等新聞,財經版嘅 老外編輯都唔使管,改由科技版(Tech Page)負責,主事人係老總王向偉嘅親信、經濟新聞編輯陳澍(George Chen)。即係話,阿里巴巴嘅新聞,一律都要經佢睇過先出得街。」另外,有商界人士透露,半年前曾在嘉里鰂魚涌總部樓下,見到糖王郭鶴年親自送馬雲離 開,先握手再送對方上車,十分客氣,當時已估計雙方會有合作。

馬雲接棒唱好中國

根據南早集團與阿里巴巴訂立的買賣協議,阿里將以20.6億元,全購南早旗下媒體資產,包括報紙、雜誌、招聘、戶外媒體及數碼媒體業務等。截至今年十月 底,南早媒體資產總值超過九億元,收購價約為市盈率(PE)的16.8倍。有基金經理指作價合理:「SCMP全球知名,係值錢嘅,可以搞得更好。」不過, 根據南早一五年中期業績,報紙分部由盈轉虧,半年蝕三十多萬。曾被譽為「全球最賺錢報紙」的《南華早報》,亦敵不過紙媒寒冬。不過,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 席蔡崇信就信心十足,更先送上「甜頭」,指會開放《南早》的網絡付費內容。雖然他強調報紙會繼續「編採自主」,但又為《南早》定下新路線,就是「聚焦中 國」,並暗示西方媒體以特定角度報導內地新聞的做法不理想,凸顯其「司馬昭之心」。 有馬雲身邊的朋友透露,馬雲一直被視為江派人馬,事緣他曾與江澤民孫兒江志成的私募基金博裕資本等,成立公司投資阿里巴巴。近年政治形勢大變,江派骨幹相 繼墮馬,有指馬雲亦成為整頓對象。去年底,淘寶網一度被工商局指其正品率不足四成;今年,A股大跌,習總捉鬼,馬雲旗下的恒生電子投資平台HOMS,位於 杭州的辦公室亦被搜查。為求自保,馬雲迅速轉軚,一方面加快擴大其傳媒版圖,另外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多次跟隨國家主席習近平外訪,搖身一變成為習總身邊的 「紅人」。其朋友表示,馬雲買入《南早》,可在國際層面為中共及自己發聲,一舉兩得。《南早》前副總編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表示,中共年初曾下達「有關整 頓境外刊物與媒體」指示,就是希望透過媒體向外國展示中國的軟實力,及控制香港言論,他表示:「馬雲成功接手,表示北京信得過佢,而佢接手後,已講明會報 導更多中國嘅資訊,相信佢哋以後會正面評價中國。」

糖王袋二十五億股息

是次交易另外兩個贏家,正是入主《南早》達二十二年的「糖王」郭鶴年,以及南早第二大股東、英國基金公司Silchester。九三年,郭氏以約廿七億港 元向澳洲傳媒大亨梅鐸,收購南華集團約三成三股權。○七年,郭氏增持南早,並提出全購,欲將南早私有化。當時,郭氏前後用了約十九億元,將股權增加至七成 四,但最後Silchester以作價未能反映價值,加上財務顧問認為不符合小股東利益而反對,私有化失敗。不過,郭氏入主多年來,單是股息已袋走二十五 億,可說是名利雙收。南早通告指會將出售資產所得的十四億元收益,大部分用作派發特別息,郭鶴年可再分得約十億元。另外,郭氏不但繼續持有南華集團,更保 留上市公司內最值錢的投資物業,包括清水灣電視城地皮,以及美國銀行中心單位等,估值超過十八億元,公司另有七億五千多萬元現金,可說是一隻非常乾淨的殼 股。至於當年一度與糖王上演攻防戰的Silchester,如今仍持有一成四股權。創辦人Stephen Butt曾在摩根士丹利任基金經理,自立門戶後,成為倫敦十大賺錢基金之一。這個基金主要長線投資一些藍籌股,曾持有東亞銀行(23)、希慎(14)及 TVB(511)等港股。根據交易所資料,○三年入股南早的Silchester,平均價約三元。近年,南早業績大不如前,股價跌穿兩 元,Silchester一直未有沽貨。其創辦人曾表示看到南早的不只是其股息及盈利能力,他指SCMP是外國人了解中國的一扇窗口,故北京一定會找來一 名實力相當的大孖沙接手這份報紙。如今終於等到,Silchester有望回本。本週一,基金發言人回覆本刊指,剛收到有關交易的細節,故尚在研究中,未 能發表任何意見。

染紅鋪路賣盤

不過,郭鶴年並非坐享其成,這個賣盤大計,其實已部署多年。九○年,郭鶴年在獲前國家主席鄧小平接見,兩年後,即入主有港英窗口之稱的《南早》,正值回歸 前的敏感時刻,亦被外界視為政治任務。馬來西亞出世的郭鶴年,祖籍福建,發跡於新加坡,後來再將總部遷至香港。八十年代開始進軍內地,於杭州開設第一間香 格里拉酒店,現已發展至五十四間。如今,內地已成為嘉里集團另一發展重心。郭鶴年入主《南早》後,編採方針逐漸改變。有前《南早》高層指,回歸之後,《南 早》幾乎沒有再做調查報導,更開始出現自我審查的情況。○○年,中國版副總編輯林和立寫了一篇「統一特區首富思想」的文章,指出中央政府邀請香港三十名首 富遠赴北京為「統一思想」,即被郭鶴年指他歪曲事實,林和立於不久後離職。近年,《南早》染紅的情況更為明顯,一二年竟安排吉林省政協王向偉出任總編輯, 另曾任職亞視新聞、因誤報江澤民死訊事件請辭的副總裁譚衞兒,亦出任副老總。同年,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一事,《南早》以簡訊輕輕帶過,備受外界批 評。林和立指《南早》近年不時唱好中國,「好似一帶一路,明明未有什麼成就,但SCMP就不時吹噓。」

譚衞兒任總編順利過渡

在郭鶴年與馬雲洽談傾賣盤期間,《南早》編輯部亦出現重大人事變動。第二把交椅、主管香港新聞的副總編輯譚衞兒,將在明年一月一日起,接替王向偉出任總編 輯,為該報創辦一百一十二年來首位女性總編輯。譚衞兒在廣東湛江出生、廣州中山大學外文系畢業,九十年代加入無綫新聞部,長期駐京跑大陸新聞,當時為江澤 民主政年代,她建立了不少大陸人脈。新聞界老行尊說,她打通「西環經脈」,是中聯辦大好友。譚衞兒○七年加盟亞洲電視,一一年七月亞視誤報江澤民死訊,身 為新聞部副總裁的她,與上司梁家榮齊齊劈炮。約三個月後旋即復出,獲《南華早報》聘用,擔任王向偉的副手,兩人此後合作無間。《南早》編採部現時約五十 人,有人記得:「Tammy(譚)開口埋口都CY前、CY後,又會『提醒』記者篇稿要加番CY講嘅嘢,CY張相又要大大張,成個梁粉咁。」譚衞兒跟梁振英 政府中人亦非常友好,「試過佢見到同事篇草稿批評政府,即刻出電郵叫個同事寫稿要客觀及平衡啲,要引用事實,唔好咁多意見。」記者向譚衞兒查問賣盤後的編 採方針,身為候任老總的她透過電郵叫記者問公司。發言人回應指編採方向會保持不變。現時《南早》記者最擔心是新老總上任後,編採方針會更親梁振英,甚至為 梁連任造勢。「中國版及財經版可能更慘,王向偉一直睇實中國版,三年前就發生封殺李旺陽新聞。而家我哋都話,明年六四會係個關口。」馬雲一三年接受《南 早》訪問談管理之道時,拿六四大屠殺作例子,稱鄧小平「為了穩定必須要做這些殘酷的決定,在當時是最正確的決定」。但阿里巴巴後來發聲明指《南早》不正當 引述。此外,譚衞兒的一些處事作風,亦未能服眾,「佢讀外文,但佢嘅英文,大家一講起就爆笑,會將一啲中國成語,好似『柳暗花明又一村』,照字面意思變做 英文,執文法班sub-editors完全唔明佢寫乜。」

馬雲百億傳媒王國

事實上,收購《南早》,只是馬雲近年南征北討的其中一件獵物。一○年,馬雲創辦雜誌《天下網商》,正式進軍傳媒業,之後陸續入股內地不同媒體。一四年至一 五年,更是收購高峰期,先後入股社交平台Tango、Snapchat,商業評論平台虎嗅網,上海財經新聞媒體《第一財經》等。除此之外,去年十一月,他 以超過六十二億港元收購文化中國傳播集團(1060),並改名為阿里影業。今年十一月,馬雲再用三百五十六億港元,入股內地最大的視頻網站優酷土豆,改名 「合一集團」,進一步確立他「傳媒大亨」的地位。馬雲是次踩入香港收購《南早》,據指牽線的是「海歸派」 私募基金「成為資本」李世默,而「成為資本」亦是優酷的早期投資者之一。李世默在中國出生,八十年代到美國,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畢業後,在史丹福取得 MBA學位,然後在復旦大學取得國際關係及公共事務學院博士。近年,他高調在國際輿論平台為中共塗脂抹粉,最為內地網民熟悉的,莫過於他一三年在TED大 會發表「兩種制度的傳說」,指出中國人民對政府的滿意程度遠超一些民主國家,並指中國領導人重視民意,有關視頻在內地瘋傳。他十二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 時曾表示,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報導過於意識形態化、存有偏見,若阿里巴巴收購《南早》,可以「給《南華早報》一個獨特而有力的視角,向全球讀者展現一個更為 多元化、更符合現實的中國」。此番言論,與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在收購後的言論,同一口徑。

為淘寶買護身符

有內地科技界人士指,馬雲近年打造跨媒體王國,甚至入股恒大足球,目的是為了吸人氣。「阿里擁有最強的變現渠道,包括天貓及淘寶。馬雲入股媒體,正是為了 吸引注意力,增加網站流量,因為流量就是金錢!」他表示,媒體是否賺錢不重要,最重要是人氣,「馬雲現在是中國出價最高的人。」翻開阿里條數,雖然業績增 長放緩,但仍擁有強勁的現金流。單是四至九月,淨現金流已達二百三十億元人民幣,大把彈藥。除了吸人氣,媒體另一用處,就是助馬雲反擊外界對淘寶的批評。 阿里巴巴自去年九月於美國上市後,有關「假貨」的批評有增無減,更被告上法庭。上年七月上市前夕,持有Gucci、YSL等一批奢侈名牌商家的開雲集團 (Kering),就網售假貨問題起訴過阿里巴巴,後來一度接受和解。但阿里上市後不久,今年五月,開雲集團又再就同一事項提出訴訟,他們指責阿里巴巴在 未獲得上述奢侈品牌許可的情況下,與造假者合謀製造使用他們品牌的假貨,並提供銷售和流通平台。馬雲為此大動肝火,指寧可賠錢,絕不會再次和解,更直指: 「Gucci手袋怎麼能賣到這麼貴?」不過,諷刺的是,馬雲是次收購的業務,除了《南早》,還有數本國際性時裝雜誌的香港版,包括 《Cosmopolitan》及《ELLE》等。南早集團一五年中期年報顯示,撇除不包括在收購協議內的物業,最賺錢的便是雜誌業務,半年盈利約二千六百 多萬,報紙分部則蝕錢。而這些雜誌的米飯班主,正是各大國際時裝品牌,因此淘寶的假貨爭議隨時影響《南早》廣告收入。所以說,魚與熊掌,從來難以兼得。

撰文:財經組、時事組攝影:財經組攝錄:財經組資料:黃詠茵插圖:祝健中、朱桂葉news@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