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4300

(南方周末資料圖)

“打老虎”、“拍蒼蠅”、查腐敗、抓作風、國際追逃追贓……十八大以來,中紀委高壓反腐使得這些詞組炙手可熱。2015年,這些語匯又繼續“燙”一年,中紀委延續了在公眾視野中的強烈關註度,以持續高壓回應了人們對反腐“是不是一陣風”的猜測。2015年度今日頭條十大熱詞排名第六。

“打老虎”、“拍蒼蠅”、查腐敗、抓作風、國際追逃追贓……十八大以來,中紀委的高壓反腐使得這些詞匯炙手可熱。2015年,這些語匯又繼續“燙”一年。

這一年,中紀委延續了十八大以來在公眾視野中的強烈存在感,以令人驚嘆的持續高壓,回應了人們之前對反腐“是不是一陣風”的猜測。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百虎”“蒼蠅”“全覆蓋”“天網”“秒抓”

“打老虎”無疑是最奪人眼球的事件。盡管有2014年的周永康、徐才厚、蘇榮、令計劃等國家級“老虎”在前,若論起名頭,2015年向社會公布的落馬“老虎”不及頭一年顯赫,數量上卻超過了“打虎”三年來的平均水平。早在3月便有媒體統計,十八大以來落馬“老虎”數量已經過百。而截至12月,本年度被公布的落馬“老虎”已經超過50人,遍及全國31個省份。

一些足以列入中國當代反腐記錄的標誌性事件,給以往“腐敗存在安全地帶”的觀念提出了反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任建明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以往人們所持有的“頂層反腐難”“領導人工作過的地方會比較安全”等觀點,被中央軍委前副主席郭伯雄落馬等事件所打破。

原環保部副部長張立軍被查,宣告環保領域首只“老虎”落馬。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福建原省長蘇樹林、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原局長楊棟梁“出事”,提醒在任正部級高官也不存在僥幸。中石化原總經理王天普被“雙規”所引發的中石化反腐連環風暴,令人們看到國企領域反腐力度不減。

2015年9月,以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接受組織調查為前奏,反腐風暴逐漸席卷至金融領域。11月北京市委原副書記呂錫文、上海市原副市長艾寶俊被查,亦平息了此前人們對“北京、上海遲遲沒有老虎出現”的議論。人們還留意到中紀委網站公布呂錫文被查消息的時間——11月11日11點10分,借著“雙十一”的氣氛,反腐又“刷”高關註度。

紀委的“自己人”在反腐浪潮中也不能幸免。盡管這個結論在2014年就已經不新鮮——當年有1575名紀檢監察系統幹部被查出違紀違法,但2015年被查的幹部,官至省級巡視組。中紀委在“雙開”通報中不避諱落馬官員劉向東的其中一個身份:山西省委巡視組原組長。他成為“十八大”後第一個被“雙開”的省級巡視組組長。緊隨其後落馬的是安徽省委巡視組原副組長方克友。

2015年還出現了許多富於戲劇性的反腐場面:雲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落馬前一天還參加了全國兩會,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在黨風廉政座談會休會10分鐘內突然被中紀委帶走,王天普在下班前一刻被通知到一間普通會議室開會進而被“雙規”……坊間津津樂道的種種神出鬼沒的“秒抓”細節,凸顯出中紀委辦案的震懾力。

“拍蒼蠅”的話題也有其熱度。12月10日,中紀委網站曝光了119起群眾身邊的“四風”和腐敗問題,至此,2015年“上榜”的“蒼蠅”總數超過860起。其中既有收受14.7萬元賄賂的北京懷柔區寶山鎮養雞協會會長,也有擅自截留2.3萬元農戶廁所改造費的村黨委書記。

以往以緝捕和抓捕潛逃在外的職務犯罪嫌疑人為目標的“獵狐”行動,在2015年有了一個更大的名頭:“天網”,由中央紀委、最高法、最高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人民銀行等單位共同負責。4月22日,中紀委網站公布了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國家工作人員和重要涉案人員名單,國際刑警組織為其發布最高級別的“紅色通緝令”。

這與2015年1月13日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的講話相吻合:“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嚴肅查處腐敗分子”。

“落馬”的既有嚴重違法犯罪者,也有普通違紀者,而對違反“八項規定”的官員,從中央到地方的嚴查力度亦未曾減弱。2015年12月4日新華網報道,中央八項規定出臺三年來,全國已累計查處十多萬起相關違規問題。另據今年7月新華社公布的另一組數據,2015年上半年,全國又新增13920起違反“八項規定”的案例。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制度”“隊伍”“廉能”

2015年,什麽詞語能夠同時容納民間的期待和中紀委的工作方向?是“制度”。畢竟“從嚴治黨”和“黨紀嚴於國法”,最終都要固化成制度。

三個黨內法規的相繼修訂完畢,成為反腐建章立制的重要節點。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修訂稿)》,10月又印發了修訂後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三部條例被視為加強紀委的獨立性和權威性的制度保障。特別是修訂後的巡視條例,使十八大以來有利於巡視“利劍”作用的新做法被制度化。

2015年,中紀委的另一個影響深遠的布局,是巡視的全覆蓋和派駐機構的全覆蓋。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管國有重要骨幹企業、中管金融機構已經全部被織進黨內監督的大網。值得一提的是,歷史上從未被派駐紀檢組的中央辦公廳、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中央統戰部、全國人大機關、國務院辦公廳和全國政協機關,也在3月底被派駐了由中央任命的紀檢組組長。

中紀委在幹部隊伍建設方面亦顯示出強大的掌控力。以往由當地長期任職幹部升任省級紀委副書記的慣例被打破,例如:1月,劉明波從中央紀委副秘書長任上“空降”安徽,擔任省紀委副書記,2月,曾在中央紀委工作近13年的王舸調任陜西,任省紀委副書記;10月,曾任中央紀委七室主任的黃文勝調任貴州省紀委副書記。

借由座談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頻頻露面談反腐。4月11日至5月12日的一個月內,他先後6次主持召開專題座談會,與會者是部分中央國家機關和中央企業、國有金融機構、中央直屬機關工委、中央國家機關工委工作人員。11月23日,他還在湖北武漢召集部分省市紀委書記座談。

反腐聲勢對限制權力產生了一定作用,但也引發了人們對“‘廉’吏是否是‘能’吏”的擔憂。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過去一個時期大環境過於寬松,很多人失去警覺,存在一些問題,現在一殺回馬槍,不管攤上大小事,都是問題。從而使一些官員對官場產生了強烈的畏懼感。”

如何避免強力反腐可能導致的官員不作為,真正推進制度反腐,可能是中紀委在新的一年里需要重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