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6  NM

以彤叔為首、在富豪圈子無人不識的「鋤D會」,最近再度活躍起來。這一轉牌局,賭枱換成金融市場,「注碼」累積超過八百億元,亦是「鋤D會」成立以來,最大的一鋪牌。牌腳之一,恆大(3333)主席許家印,先以一百二十五億元(港元,下同)向劉鑾雄(大劉)的華人置業(127)買入物業,又再以超過四百億元,向主持牌局的彤叔接班人、新世界(17)主席鄭家純(純官)接貨;閃電手前後不到兩個月。 鋤D從來是「零和」遊戲,但今次幾位牌友都能各取所需。一名「鋤D會」牌友道出箇中玄機:「生意人,無恩無仇,大家眼中只有利益!唔排除係對數,私人欠嘅利息,用公司錢支付。」鋤D腳牌面、牌底,原來盤算的是兩條數。 過往牌局的大佬是純官,但今次主角卻是許家印。三位主力牌友加上「戥腳」的中渝置地(1224)主席張松橋,由去年六月開始埋枱,注碼一鋪比一鋪大。到十二月,牌局進入高潮,一個月的交易注碼已超過五百億元。玩足半年,四名牌友均笑逐顏開。這場看似沒有輸家的牌局,究竟玩的是什麼把戲?揭開各牌友的牌底,便一清二楚。 谷資產借錢許家印 牌面許家印是今次賭局下注最多的人,其旗艦恆大地產先後斥資超過七百億元,向三名牌友,買入多個內地地產項目及香港商廈。同時,於十二月,向純官及張松橋等人發行十五億美元的永久證券,即變相由二人幫許家印找數。 牌底恆大出名債台高築,單是一年內要償還的負債便達一千多億元人民幣,但仍大灑金錢,看似不合理,但這正是恆大及許家印賴以生存及慣用的伎倆。去年,恆大一邊做「大花筒」,另一邊密密吸水找數。年初先發行十億美元,利息高達十二釐的票據。五月底,再以每股$5.67配股集資四十六億元,較當時股價大折讓達一成八。之後再於內地瘋狂舉債,吸水四百億人仔。恆大全年合共吸水近六百億港元,而向牌友購入的資產,大部分都可以分期付款,只需給首期,絕對夠找數有突。有基金經理表示,許家印向純官買資產,不但可以分期,更獲純官幫手科水,交易手法屬市場罕見。「通常都係賣出街冇人要,或比市價高嘅資產,先會咁做。」他表示,恆大買入資產,動機是讓公司在內地借「平錢」。「依家內地發企業債,息口只係五釐幾,但總發債額唔可以超過淨資產嘅四成。恆大將買返來嘅項目放入內地公司,谷大資產,用來借平錢。同時,又再用香港上市公司發債。買一百元嘅嘢,隨時可煲大兩倍。」另外,有資深會計師表示,恆大瘋買資產是「冇得揀」,「公司公布的負債比率(淨負債除以股東應佔權益)不到百分之九十,但其實撇除永續證券等,恆大真正嘅負債比率接近百分之七百!年年債冚債,如果佢唔繼續吹大個波(生意),收入冇增加,就好難再發債。」他表示,近年恆大不斷發永續(永久)證券(perpetual securities)吸水,因為永續證券在資本賬上,是計入權益,而不是債務,故不會泵大其負債比率,而永續證券需要有資產抵押。「一般永續證券不會有固定派息,但恆大十二月發嘅業績報告卻寫明派息率及派發日期,明顯係債,不可以放入權益,咁樣偷雞法,小股東要留意下次公布嘅全年業績。」 要錢唔要貨鄭家純 牌面坐在許家印對家的,主要是純官。去年十二月初,許家印先以一百六十多億元,向新世界中國買入武漢、惠陽、海口的地產項目權益。月底,再加碼,斥資二百四十多億元,向新世界中國及周大福企業,買入貴陽、成都、青島、上海及北京多個內地項目。同時,新世界發展及新世界中國合共認購恆大發行的九億美元永久證券,利息高達九釐。 牌底兩次出售項目,市場普遍認為作價優厚,明益純官。事實上,第一次出售資產,三個項目均以高溢價出售,其中武漢及海口項目的溢價分別高達3.54倍及81%,新世界中國料淨賺五十四億六千萬元。第二次交易,貴陽項目溢價亦高達49%,而新世界發展從交易中可獲得的收益淨額近十五億元。即係唔使辛苦賣樓,即時有錢回籠。一名純官的朋友指:「純官一向急躁,一直不滿意新中賣樓嘅速度,團隊唔夠效率。幾年先做一個project,但恆大幾個月已做一個。自己賣要賣咁耐,寧願好價賣俾人。」根據新中一五年年報,截至去年六月底,純利三十三億元,按年下跌28.6%。交易後,本週一新中連同新世界發展(17)停牌,傳出私有化。而恆大截至去年六月底的中期業績,純利升近33%至九十四億元人民幣,拋離其他內房股。恆大高價幫新中接貨,正中純官下懷。而純官買入的永續證券,原是七釐息的可換股證券,不到一星期,卻改為九釐息的永續證券,可見純官終於「醒番鋪」,不再上身,寧願每年「印印腳」,收取十億元高息。 候機再攞番劉鑾雄 牌面同樣坐在賭枱的,還有大劉。去年七月及十月,華置先後透過出售內地項目予恆大,收取八十多億元。到十一月,再以天價一百二十五億元,向恆大出售灣仔美國萬通銀行大廈,呎價逾三萬六千元,成交價及呎價均創下香港商廈交易的最高紀錄。三次交易,華置合共套現超過二百億元。 牌底去年大劉先後購入The ONE商場、皇室堡等華置物業,公司大派特別股息,令大劉近乎半價取得數百億資產。以大劉一貫伎倆,數年後高價即回華置亦不出奇。此招許家印便曾效法:一一年內地樓市低迷,華置斥五億美金買入恆大一個項目,翌年以同價轉售予日本基金,去年恆大再以五點五億買回。雖然蝕錢,但恆大在此期間變相有「應急錢」,最終項目亦落回手中。似乎睇淡寫字樓市道的大劉,售後仍租用萬通大廈寫字樓,隨時做回大業主亦說不定!大劉亦好「息」,自恆大上市,大劉一直是恆大債主。一○年大劉曾認購恆大七億五千萬美元優先票據,年利率達一成三;當年供樓息口一釐不到。去年票據期滿,計落大劉賺息已袋十六億港元。去年初,恆大發行十億美元票據,市傳大劉食髓知味再認購五億美元。你來我往,大劉深知許家印有幾多「斤兩」,一名富豪好友指:「富豪間都熟知恆大盤數,知道中短期唔會出事,加上有地做抵押,收下高息好放心,但長遠就難講啦!」 戥腳抽水張松橋 牌面去年六月,恆大以七十億港元,買入張松橋旗艦中渝的重慶項目。十二月,中渝出資一億七千萬美元,認購恆大永久證券。 牌底這單交易宣布之時,恆大剛以大折讓價完成配股,集資四十六億元。而恆大買中渝項目的交易作價,不但高於這集資額,甚至遠超當日中渝的五十多億市值,作價高得過分!在鋤D會中,張松橋往往只是「戥腳」角色,普通「D腳」一名,大劉也只是叫他的花名「阿春」。但憑其圓滑及靈活頭腦,近年榮升「核心成員」。去年初,他以五十一億元購入山頂何東花園,令富豪界嘩然;有朋友支持,唔難找數。牌局沒可能永遠只有贏家,沒有輸家。有基金經理表示,「鋤D會」成員背後只想合力「撐住」恆大這個「巨棚」,「當初恆大上到市,都係全靠鋤D會嘅友好出錢出力,如今可說是同坐一條船,無論恆大擴張有幾急,負債有幾高,都冇人想條船沉!」然而,這條船沉時,先知先覺跳船的一樣是這批富豪,屆時小股東就自求多福吧! 撰文:黃菲菲攝影:財經組攝錄:財經組資料:黃詠茵插圖:劉志誠ed_bn@nextdigital.com.hk

以 彤叔為首、在富豪圈子無人不識的「鋤D會」,最近再度活躍起來。這一轉牌局,賭枱換成金融市場,「注碼」累積超過八百億元,亦是「鋤D會」成立以來,最大 的一鋪牌。牌腳之一,恆大(3333)主席許家印,先以一百二十五億元(港元,下同)向劉鑾雄(大劉)的華人置業(127)買入物業,又再以超過四百億 元,向主持牌局的彤叔接班人、新世界(17)主席鄭家純(純官)接貨;閃電手前後不到兩個月。

鋤D從來是「零和」遊戲,但今次幾位牌友都能各取所需。一名「鋤D會」牌友道出箇中玄機:「生意人,無恩無仇,大家眼中只有利益!唔排除係對數,私人欠嘅利息,用公司錢支付。」鋤D腳牌面、牌底,原來盤算的是兩條數。

過往牌局的大佬是純官,但今次主角卻是許家印。三位主力牌友加上「戥腳」的中渝置地(1224)主席張松橋,由去年六月開始埋枱,注碼一鋪比一鋪大。到十 二月,牌局進入高潮,一個月的交易注碼已超過五百億元。玩足半年,四名牌友均笑逐顏開。這場看似沒有輸家的牌局,究竟玩的是什麼把戲?揭開各牌友的牌底, 便一清二楚。

谷資產借錢許家印

牌面許家印是今次賭局下注最多的人,其旗艦恆大地產先後斥資超過七百億元,向三名牌友,買入多個內地地產項目及香港商廈。同時,於十二月,向純官及張松橋等人發行十五億美元的永久證券,即變相由二人幫許家印找數。

牌底恆大出名債台高築,單是一年內要償還的負債便達一千多億元人民幣,但仍大灑金錢,看似不合理,但這正是恆大及許家印賴以生存及慣用的伎倆。去年,恆大 一邊做「大花筒」,另一邊密密吸水找數。年初先發行十億美元,利息高達十二釐的票據。五月底,再以每股$5.67配股集資四十六億元,較當時股價大折讓達 一成八。之後再於內地瘋狂舉債,吸水四百億人仔。恆大全年合共吸水近六百億港元,而向牌友購入的資產,大部分都可以分期付款,只需給首期,絕對夠找數有 突。有基金經理表示,許家印向純官買資產,不但可以分期,更獲純官幫手科水,交易手法屬市場罕見。「通常都係賣出街冇人要,或比市價高嘅資產,先會咁 做。」他表示,恆大買入資產,動機是讓公司在內地借「平錢」。「依家內地發企業債,息口只係五釐幾,但總發債額唔可以超過淨資產嘅四成。恆大將買返來嘅項 目放入內地公司,谷大資產,用來借平錢。同時,又再用香港上市公司發債。買一百元嘅嘢,隨時可煲大兩倍。」另外,有資深會計師表示,恆大瘋買資產是「冇得 揀」,「公司公布的負債比率(淨負債除以股東應佔權益)不到百分之九十,但其實撇除永續證券等,恆大真正嘅負債比率接近百分之七百!年年債冚債,如果佢唔 繼續吹大個波(生意),收入冇增加,就好難再發債。」他表示,近年恆大不斷發永續(永久)證券(perpetual securities)吸水,因為永續證券在資本賬上,是計入權益,而不是債務,故不會泵大其負債比率,而永續證券需要有資產抵押。「一般永續證券不會有 固定派息,但恆大十二月發嘅業績報告卻寫明派息率及派發日期,明顯係債,不可以放入權益,咁樣偷雞法,小股東要留意下次公布嘅全年業績。」

要錢唔要貨鄭家純

牌面坐在許家印對家的,主要是純官。去年十二月初,許家印先以一百六十多億元,向新世界中國買入武漢、惠陽、海口的地產項目權益。月底,再加碼,斥資二百 四十多億元,向新世界中國及周大福企業,買入貴陽、成都、青島、上海及北京多個內地項目。同時,新世界發展及新世界中國合共認購恆大發行的九億美元永久證 券,利息高達九釐。

牌底兩次出售項目,市場普遍認為作價優厚,明益純官。事實上,第一次出售資產,三個項目均以高溢價出售,其中武漢及海口項目的溢價分別高達3.54倍及 81%,新世界中國料淨賺五十四億六千萬元。第二次交易,貴陽項目溢價亦高達49%,而新世界發展從交易中可獲得的收益淨額近十五億元。即係唔使辛苦賣 樓,即時有錢回籠。一名純官的朋友指:「純官一向急躁,一直不滿意新中賣樓嘅速度,團隊唔夠效率。幾年先做一個project,但恆大幾個月已做一個。自 己賣要賣咁耐,寧願好價賣俾人。」根據新中一五年年報,截至去年六月底,純利三十三億元,按年下跌28.6%。交易後,本週一新中連同新世界發展(17) 停牌,傳出私有化。而恆大截至去年六月底的中期業績,純利升近33%至九十四億元人民幣,拋離其他內房股。恆大高價幫新中接貨,正中純官下懷。而純官買入 的永續證券,原是七釐息的可換股證券,不到一星期,卻改為九釐息的永續證券,可見純官終於「醒番鋪」,不再上身,寧願每年「印印腳」,收取十億元高息。

候機再攞番劉鑾雄

牌面同樣坐在賭枱的,還有大劉。去年七月及十月,華置先後透過出售內地項目予恆大,收取八十多億元。到十一月,再以天價一百二十五億元,向恆大出售灣仔美 國萬通銀行大廈,呎價逾三萬六千元,成交價及呎價均創下香港商廈交易的最高紀錄。三次交易,華置合共套現超過二百億元。

牌底去年大劉先後購入The ONE商場、皇室堡等華置物業,公司大派特別股息,令大劉近乎半價取得數百億資產。以大劉一貫伎倆,數年後高價即回華置亦不出奇。此招許家印便曾效法:一 一年內地樓市低迷,華置斥五億美金買入恆大一個項目,翌年以同價轉售予日本基金,去年恆大再以五點五億買回。雖然蝕錢,但恆大在此期間變相有「應急錢」, 最終項目亦落回手中。似乎睇淡寫字樓市道的大劉,售後仍租用萬通大廈寫字樓,隨時做回大業主亦說不定!大劉亦好「息」,自恆大上市,大劉一直是恆大債主。 一○年大劉曾認購恆大七億五千萬美元優先票據,年利率達一成三;當年供樓息口一釐不到。去年票據期滿,計落大劉賺息已袋十六億港元。去年初,恆大發行十億 美元票據,市傳大劉食髓知味再認購五億美元。你來我往,大劉深知許家印有幾多「斤兩」,一名富豪好友指:「富豪間都熟知恆大盤數,知道中短期唔會出事,加 上有地做抵押,收下高息好放心,但長遠就難講啦!」

戥腳抽水張松橋

牌面去年六月,恆大以七十億港元,買入張松橋旗艦中渝的重慶項目。十二月,中渝出資一億七千萬美元,認購恆大永久證券。

牌底這單交易宣布之時,恆大剛以大折讓價完成配股,集資四十六億元。而恆大買中渝項目的交易作價,不但高於這集資額,甚至遠超當日中渝的五十多億市值,作 價高得過分!在鋤D會中,張松橋往往只是「戥腳」角色,普通「D腳」一名,大劉也只是叫他的花名「阿春」。但憑其圓滑及靈活頭腦,近年榮升「核心成員」。 去年初,他以五十一億元購入山頂何東花園,令富豪界嘩然;有朋友支持,唔難找數。牌局沒可能永遠只有贏家,沒有輸家。有基金經理表示,「鋤D會」成員背後 只想合力「撐住」恆大這個「巨棚」,「當初恆大上到市,都係全靠鋤D會嘅友好出錢出力,如今可說是同坐一條船,無論恆大擴張有幾急,負債有幾高,都冇人想 條船沉!」然而,這條船沉時,先知先覺跳船的一樣是這批富豪,屆時小股東就自求多福吧!

撰文:黃菲菲攝影:財經組攝錄:財經組資料:黃詠茵插圖:劉志誠ed_bn@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