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5  TNM




新政府還有三個月才上任,進入「看守內閣」的馬政府,理應暫緩重大議案,待新政府決策;但本刊接獲爆料,經濟部掌管的台灣中油公司,在1月16日民進黨大勝後,反而加快腳步,用比原編預算22億元溢價超過三成,總額將近30億元的高價,收購中華開發金控旗下的東鼎液化瓦斯興業公司,且全案已送進行政院審議。

民進黨立委蘇震清痛批,「中油急著趕在新內閣上任前,處理國家重大投資案,違背憲政慣例。東鼎液化最大股東開發工銀的董事長是前經濟部長張家祝,身分敏感,不免令外界揣測是否涉及利益輸送。」

爆料指出,國營事業台灣中油董事會是在一月底火速通過用近三○億元的高價,收購中華開發旗下的「東鼎液化瓦斯興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鼎公司),以便承接東鼎所屬的桃園觀塘工業區及觀塘工業港,做為日後興建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之用。

根據二○一五年中油呈送行政院的「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投資計畫」,明訂今年只編列二十二億元預算,作為收購東鼎公司的價金;而二十二億元也正是東鼎公司的登記資本額,只一年,中油即以溢價逾三成的價格收購,令人不解。

溢價急買 惹人爭議

台灣目前由中油公司獨佔經營天然氣事業,現任中油董事長林聖忠,曾任經濟部政務次長、及常務次長,年初他曾表示,今年國際油價充滿不確定性,「光靠賣油是不行的!」中油將持續朝強化綠能、擴大天然氣運用等事業發展。

不過,「中油在看守內閣時期,不但急著完成交易,還悄悄增加預算近八億元,用近三○億元高價收購東鼎,實在令人費解。」知情人士說。

記者查證中油,是否有接到指示收購東鼎公司?中油副總經理張瑞宗回應,確實有這樁併購案,目前已送行政院審議,時機敏感,相關金額與細節不便透露,待審議通過後,相關資訊會完整公開,中油現在不便評論。

東鼎公司成立於一九九六年,隸屬東帝士集團,集團負責人是叱吒一時的紅頂商人陳由豪。當時首任直選總統兼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掌大權,開放民間參與油電經營,陳由豪為爭取台電桃園大潭電廠供氣生意,提出「觀塘工業區開發計畫」,憑藉良好的政商關係,順利讓東鼎拿下觀塘工業區及觀塘工業專用港的開發權,規劃興建國內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

環保抬頭 商機再現

東帝士集團在一九九八年出現財務問題,開發遲未完成。一九九九年中油取得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應合約,曾評估在觀塘工業區興建接收站,而建港是接收進口天然氣的必備設施,卻被東鼎握在手上,東鼎雖開價五〇億轉讓權利給中油,但價格太高,

中油無奈轉戰至台中港。

二〇〇一年,陳由豪投資失利,東帝士集團負債高達一一〇〇多億元,陳由豪繼續鋌而走險,涉入多起公司掏空弊案,包括侵吞東鼎公司四億多元,最後被列為十大通緝要犯潛逃大陸。

東帝士集團解散後,東鼎公司經營權轉手給中華開發(五五%)、統一能源(二五%)、長榮鋼鐵(十二.五%)、大台北瓦斯(五.八%),同時,觀塘工業區及工業港僅完成造地五公頃便暫停施工,其開發及工程團隊也陸續解編,至今仍是荒蕪空地。

本刊調查,東鼎公司十多年來,以近乎紙上公司的運作,目的在保有觀塘工業區計畫、環評報告、土地所有權及開發單位的權利,靜待台灣天然氣供應需求再度成長的到來。

隨環保意識抬頭,馬政府正式宣布核四「一號機完工封存、二號機不續建」,並確定核一、核二、核三「屆齡退休、不再延役」,蔡英文也提出「二〇二五非核家園計畫」,天然氣發電儼然成為補足電力缺口的最佳選擇,東鼎期盼已久的天然氣進口商機,開始見到曙光。

立委質疑 利益輸送

記者上週實地走訪東鼎位於復興北路的公司,不到三十坪大的空間只剩二名員工,其中一位就是董事長劉金柱。他說,辦公室最多曾有四十四名員工,後來經營權轉手後,員工陸續離開。

「近年有非常多民營企業來跟我們談,想買觀塘工業區的開發權,出的價錢甚至比中油還高。」劉金柱說,開發工銀完全授權東鼎,東鼎很審慎的評估這樁併購案,畢竟這關係到國家能源發展,「不是哪個阿貓阿狗來投資,我們都願意賣。」他並強調,目前與中油仍在議約階段,東鼎董事會還沒通過最後決議。

二〇一四年農曆春節前後,時任經濟部長張家祝宣布,政策核定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預計以六〇〇億新台幣進行開發,當時中油與台電為了爭搶接收站建造權,還鬧出兄弟閱牆的戲碼,最後由中油獨資取得建造與經營權。

第三座接收站確定落腳觀塘工業區後,中油隨即在二〇一五年中旬提出接收站投資計畫,並編列二十二億元,打算今年向東鼎公司併購工業區及工業港,此項投資計畫也已送至行政院。

現在,中油在看守內閣期間,火速決議以高於原編預算逾三成,將近三〇億元的價格收購東鼎公司,東鼎最大股東、持股過半的開發工銀董事長張家祝,正是推動第三座接收站計畫的關鍵人物,而目前中油董事長林聖忠也是由經濟部次長轉任的,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引人矚目。

立委蘇震清質疑,「前任經濟部長張家祝身分敏感,不免令外界揣測是否涉及利益輸送。」第三座接收站的順利興建與否,直接關係到台灣未來三十逾年的電力供應,豈能由即將卸任的高層,與已卸任的高層草率決定。

重大政策 杜絕弊端

蘇震清還說,總規模高達六〇〇億的國家重大開發案,中油非得在政權交替前、內閣看守期間處理,此舉已違背憲政慣例,「為何不等新內閣上任再執行?」、「是不是擔心新內閣上任後,預算審不過,東鼎公司被其他民營企業拿走?」

面對種種質疑,中華開發回應,東鼎液化案目前正在與潛在買家研商當中,開發工銀對於本交易案及交易對象抱持開放態度。對於爆料內容指稱開發工銀張家祝董事長介入一事,絕非事實,本案自始至今,張家祝董事長從未參與相關討論及協商。

開發金控強調,在協商過程中,潛在購買對象之一的中油公司已表示相關交易所需預算,應經立法院通過才可執行,如果立法院未通過預算,本交易也無法執行。

開發金表示,開發工銀在參與和潛在買家商議過程中,從未聽聞所謂三十億元價金。爆料內容三十億元數額應並非完全用於購買東鼎液化股權之用,可能還有其他與本交易案無關、後續開發所需要的經費。

電力能源是國家重要的經濟命脈,相關政策與建設,不容任何缺失;特別是目前正處於新舊政府交接的看守期間,政府更應繃緊神經,切莫讓弊端發生。

撰文:黃士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