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股票資訊]巨頭環嗣下的外賣O2O,抱團取暖還是跨界合作?

2016-03-02 16:22:25 神州股票資訊 i黑馬
來源: http://www.iheima.com/space/2016/0302/154504.shtml

導讀 : 在巨頭環伺,諸侯割據的外賣O2O領域,其競爭與合作有哪些模式和特征,又有哪些新的機會和挑戰呢?

進入2016年的外賣O2O似乎拉開了變局的序幕:外賣超人德國總部決定中止中國業務;半年前獲得口碑融資的生活半徑關閉外賣業務做即時配送市場;有傳言餓了麽也要並入口碑……這里面無不體現著這個行業競爭的殘酷和激烈,但事實上,在這個無限廣闊千絲萬縷的互聯世界,合作與競爭共存,以求共同創造更多的價值。那麽在巨頭環伺,諸侯割據的外賣O2O領域,其競爭與合作有哪些模式和特征,又有哪些新的機會和挑戰呢?

為此,我們來聽聽外賣O2O“老兵”到家美食會CEO孫浩的觀點,共同探當下外賣O2O的競合之道。

用歷史路徑構築持續競爭優勢

互聯網是開放的、是最富創造力的,但也是競爭最為殘酷的,外賣O2O就是一個異常殘酷的角鬥場。看似其只是連接用戶和商家,為用戶提供餐飲配送,為商家帶來增量的一個生意。但實際上它又是非常複雜的,不僅涉及到線上線下,而且連接著傳統行業和互聯網,既有互聯網屬性又是服務業屬性,所以要真正做好這個事情是很難的,真正形成自己的競爭優勢就更難。

這個行業競爭優勢的根源在哪?對於外賣O2O領域來說,並非難於模仿和不可替代,但是歷史路徑卻是不可逆的。一方面是企業的定位、運營、品牌積累等,都是非常複雜和需要時間沈澱的過程。另一方面,在發展過程中形成的企業文化,用戶和商戶的信賴情感也是一個需要沈澱的過程。即使大家有相同資源、模式,但沒有相同的歷史路徑也很難模仿或者替代,這就是路徑依賴與社會複雜性所形成的競爭的壁壘。

1+1等於幾取決於協同“藝術”

競爭環境的愈加惡劣,使企業間的抱團、合並成了一種新常態,那麽1+1真的大於2嗎?外賣O2O屬於服務屬性非常強的領域,並且尚在探索盈利模式,不能靠簡單的產能和資產的合並來提高價值。

外賣O2O和大多數O2O項目一樣,從培養用戶習慣到商家的滲透都需要大量資本的支撐,生活服務本來就是要靠精耕細作來積累,因為如果服務不好,產品體驗不佳,用戶就會走掉,用資本築起的壁壘也不複存在。為了搶奪市場和用戶,大家都在拼補貼換規模,最後成了幾乎一模一樣的公司,所以1+1很難等於2。

至於1+1等於幾,這是個很有意思的課題。這涉及到“協同的藝術”,如何協調內部、保持統一的步調以及相似的價值觀,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跨界效應”核心在於價值共創

外賣O2O的價值鏈是個很值得深挖的課題,每一個環節都可能爆發出價值,無論競爭還是合作,都離不開價值的創造。在互聯網時代,跨界屢見不鮮,外賣O2O也不例外。但是現在行業里面很多的跨界還停留在搏眼球的話題營銷上,並沒有回到價值共創這個軌跡上來。

企業之間的競合是為了創造更多的價值,跨界也正是建立在產品功能、用戶體驗等多方面的互補上。在這個合作讓價值更加凸顯的時代,跨界為外賣O2O的商業合作提供了更加廣闊的空間和嶄新的機會。而對外賣O2O企業來說,最大的問題不是缺少跨界的夥伴或機會,而是如何在新的跨界模式中共創價值達到共贏。

我們與美食工作室進行跨界合作,實際上也是在走一條與消費者價值共創的路。外賣的本質還是在於滿足人們對美食的體驗,我們希望將這個最基礎的需求做好,衍生出價值,它與如何博消費者眼球無關,而是制造機會讓消費者參與,提供個性化、定制化的體驗,尋求與用戶的接觸點,這是增強用戶忠誠度和粘性的機會。

所有成功的跨界背後,都有可信的服務、可靠的產品作為支撐的,對於合作雙方來說是相互滲透相互融合,從而增加品牌的縱深感。

巨頭入局 行業將是合聚力的競合

這兩年BAT的入局給外賣O2O帶來了一些變數,我認為這是個很難壟斷的行業,BAT的參與在很大意義上是對其業務的補充。移動互聯網是一個更碎片化、更下沈的市場,原有的優勢很可能會弱化甚至消失。所以對外賣O2O這門生意的大規模投資,除了在移動物聯網上規模增長的需要,但更重要的還是入口上的爭奪戰。BAT的原生優勢是很不一樣的,阿里優勢在電商,但是在O2O領域,我們目前很難看到阿里和目標企業發揮協同效應。百度在PC互聯網是基本沒有對手的,但也是遭遇移動互聯網沖擊比較大的,百度對借助外賣O2O企業獲得入口的渴望是最大的。而騰訊的社交優勢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是被強化的,所能發揮出來的協同效應也最強,騰訊可以為外賣O2O企業提供用戶實時在線的入口。

基於BAT各自的特點和目的,被巨頭資本包圍下的外賣O2O的競合應該是一種合聚力的表現,外賣O2O參與者之間以及各單位群體之間團結協作的程度。對於用戶、商家而言,BAT入局帶來的同質化競爭是無法滿足他們的所有需求的,那麽聚合力則是將平臺的價值主張在這個外賣O2O生態鏈中產生協同作用,把競爭關系變成合作和互補關系,而不是變成對立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