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股票資訊]祥峰投資:一家新加坡VC的中國投資之路

2016-03-04 17:47:55 神州股票資訊 i黑馬
來源: http://www.iheima.com/vc/2016/0303/154531.shtml

導讀 : 祥峰投資管理合夥人鄭俊聰來自新加坡,自從2007年來到北京,到現在為止,已經有9年的時間。

i黑馬 吳丹 3月3日報道

想當年,曾經不少福建、廣東的國人為生活所迫“下南洋”,到了現在的新加坡;而隔了百多年後,風水輪轉,又有為數不少的出生於新加坡的風險投資人,又來到中國,尋找更遼闊的發展空間。而如今的中國,早已成為全球風險投資家的樂土。

這里我們要介紹的,就是一家新加坡VC的中國投資之路。

祥峰投資管理合夥人鄭俊聰

祥峰投資管理合夥人鄭俊聰

祥峰投資管理合夥人鄭俊聰來自新加坡,自從2007年來到北京,到現在為止,已經有9年的時間。他的祖輩也是來自中國福建,他說著流利的普通話,對中國文化也甚是了解。2009年,鄭俊聰加入新加坡淡馬錫旗下的祥峰投資,負責中國區的風險投資業務,投早期項目。目前,祥峰投資已投資過91助手、唱吧、學霸君、宅米等項目。

找準方向,創造10倍投資回報

“賭選手”或“賭賽道”是給VC歸類的一種簡單方法。在中國,最早的賽道是門戶網站,之後是電商,2010年左右,移動互聯網興起。之後很多投資公司比較重視的賽道是O2O、互聯網+。

鄭俊聰總結說,祥峰投資的投資理念是,看準方向,研究世界的變化,尤其是新科技的動向,再根據中國市場的情況找投資標的。正是遵循著這一理念,祥峰投資做出了不少成功案例。

鄭俊聰進入祥峰投資之後,跟投過的第一個項目是手遊IGG,2009年投資,5年後該公司於香港上市,上市當時公司年利潤已經達到6000萬美金左右。這個案子,給祥峰帶來了超10倍的回報。

祥峰投資的另一個知名投資案例91手機助手,也是基於這樣的思考上做出的。

2010年前後,智能手機興起,而鄭俊聰當時在看硬件。根據經驗,他判斷,硬件今後只會越來越便宜,當人手一個的時候,大家的註意力會不會被帶到手機上來?比如當年門戶網站的興起,當電腦普及後,用戶上網要找入口,於是繁榮了一批門戶網站,以此為參照,如果智能手機普及,那麽下一批入口是誰?

確定了這樣的邏輯,就知道自己要找什麽。

鄭俊聰說,他們當時找遍了應用市場上所有的APP,最後選定了福州的91助手,在B輪投資1000萬美金。那是2011年。兩年後,百度以19億美元收購了91助手,祥峰再次獲得了超10倍的資金回報。而這項交易也成為當時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的一宗並購案。

穩健最重,2015年只投了4個項目

盡管有這樣的投資業績,但鄭俊聰對投資的看法卻一直是“穩健”。他並不認為VC是一個可以做太大的生意。“要有規律地投,不能太快,市場好的時候你投太快,就會有泡沫。另一方面,如果想投太多,就要去融更多的基金,而當所投的企業出現問題時,還要花時間去處理,很難有時間再向前看——這是循環式的。”鄭俊聰認為,一年能投8-12個項目就算是“可以了”,而從2011年開始,他們一直是這樣做的。

因此,在中國整個風投市場都無比狂熱的2015年,他卻只投了4個項目。

這麽謹慎,會不會後悔錯過一些項目?鄭俊聰的回答是:這就是祥峰的打法,“我們比較喜歡紮實的企業”。當然,這里面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鄭俊聰在去年早期就已經嗅到了泡沫的味道。“當你看到了很多資金湧入,創業者跟你見面的時候,不是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跟你討論商業模式、創業激情,還有表達產品有多好上,而是在說有多少人在追著他投資,他要的價格是怎麽樣的——這時你就會知道要有問題了,要謹慎一點。”

學霸君的CEO張凱磊也是祥峰投資的對象之一。他的結論是,祥峰目前每一輪都在跟投自己,“口袋不算淺”,但所投項目“不算多”。給他留下印象的是,鄭俊聰有耐心,但是“決斷非常快,從見面到出Termsheet,一周時間”。而在決定投資學霸君時,鄭俊聰花了最多力氣和張凱磊討論的,就是學生會在什麽場景下使用這個產品,判斷這個產品“我們團隊是不是能把它做出來,做出來之後有沒有人用”。

在投過的項目中,鄭俊聰看好的有校園、家電等O2O,以及新藥領域。對於今後的風投趨勢,在鄭俊聰看來,O2O燒錢競爭培養用戶的階段已經過去,但在垂直服務領域,對於有價值、建品牌的O2O來說,機會仍然存在。同時,他也預測,在2016年,國內將會出現更多的垂直電商和媒體電商,利用O2O來發展服務類業務,建立品牌。

新加坡VC這樣養成

之所以能夠形成現在這樣穩健而又快速的投資風格,或許和鄭俊聰豐富的職業經歷有關。

鄭俊聰的祖輩就是來自中國福建,“為生活所迫,我的祖父當年去了新加坡。”而鄭俊聰的成長歷程,和下南洋的祖輩不同,而是符合一個標準的VC之路:他在英國帝國理工念書,之後去了斯坦福讀碩士,有過多年大公司工作經驗,步步晉升。如果要用幾個詞描述30歲之前的他,便一定是:聰明、視野廣闊、紮實工作。

但30歲之後,他選擇了一件冒險的事,轉行當VC。而且他在一個絕對鍛煉心理素質的時間點上加入了這個行業——那是2000年,正值互聯網泡沫破裂。十六年後他自嘲說:“我入行不到三個月就泡沫了,所以經驗蠻豐富的。”

但之後鄭俊聰前東家的一份工作邀請又中斷了他那時的VC生涯。對方希望他參與到企業當時的幾個合並收購案中來,而被收購的公司中有一家來自北歐的企業,員工由挪威、瑞典、芬蘭三國公民組成,人數超過1000人。鄭俊聰覺得這是讓自己深入了解商業運作的機會,就去了北歐。

在事後回憶起這宗涉及不同國家文化、經營風格的收購案時,鄭俊聰記憶深刻,他對i黑馬的總結,甚至可以寫成一篇“如何把懶散的北歐人管理好”的方法論。“文化不同,北歐福利又很好,收購之後花了很多心思去管他們。”對於管理上的難點,鄭俊聰舉了兩個例子。一是根據當地的法律,只要集齊兩名工人,就可以組成一個公會,因此當時那家北歐公司有多達60多個工會。每次談判的場面,可想而知;第二個是,在這樣的工會制度下,北歐福利又好,常常有專門的按摩師上門服務,工人常因“肩膀痛”停止工作排隊等按摩。

在諸多由細節組成的觀念碰撞下,他完成了歷時一年半的收購案。此時的鄭俊聰仍然沒有放棄投資的想法,又把眼光瞄向了中國大陸的風險投資市場。2007年,他來到北京,在這里一待,就是9年。

在剛來到北京的前兩年,鄭俊聰在GIC(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國內最大的國際投資機構)做PE。那時他“沒投什麽案子”,因為那兩年,並不是一個PE的好時機。“經歷了奧運會、PE泡沫,然後是金融風暴。”鄭俊聰一直在思考,金融風暴之後,中國的發展到底在哪里?此時,來自新加坡淡馬錫旗下的祥峰投資找到他,邀請加入,負責中國區的風險投資業務,投早期項目。而鄭俊聰意識到,移動互聯網正在興起,中國的創業機會正在湧動,與PE不同,VC的機會來臨了。註重管理、了解商業運作,以及經歷過第一次互聯網泡沫和PE泡沫,鄭俊聰形成了自己對投資的理解,以及穩健的作風,並將之帶進了祥峰投資。

問答實錄

i黑馬:2015年大家都在向前沖,為什麽祥峰只投了4個項目?

鄭俊聰:根據經驗判斷。我們也有比較年輕的投資經理,他們當時就往前沖,覺得某個項目一定要投,這是風口,大家現在都追著。但當時我覺得,你從市場供需端看到了很多資金湧入;創業者跟你見面的時候,不是花很多時間跟你討論商業模式、創業激情、產品有多偉大,而是說有多少人在追著他投資,他要的價格是怎麽樣的,這時候你就要知道是有問題了,要謹慎一點。有人追著投資沒問題,但一旦泡沫不在了,沒有投資了,你的項目還能不能有人接手,或者自己進行下去?創業是很難的,從市場投入到認可,再到賺錢,是需要過程的,至少也要四五年。所以,不能太急。

我比較喜歡那些紮實的企業,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他們自己需要融資,但也知道不是隨便融,而是要有一個目標,很清晰地去做事。

i黑馬:現在O2O還有機會嗎?

鄭俊聰:很多人把O2O很單純地用外賣那些燒錢的項目來代表了,但其實,O2O有線上也有線下,對它的需求一定會長期存在。比如我們就投了一個賣家具的O2O,它的線上線下業務現在還都在成長,互聯網能給它帶來很多客戶,建品牌,開線下店,如果能控制租金,就會就有優勢。

我們還投了婚禮O2O,結婚對每個人都是大事,要籌備,要選婚紗、場地,機會仍然很大。O2O高頻、燒錢、競爭、養客戶的階段已經過了,但有價值、建品牌的O2O,還是有很大機會。我覺得2016年會出現很多的垂直電商、媒體電商等,用O2O來做服務類業務,來建立一個品牌,比如也許會出現最好的家政公司、最好的家電維修公司等。

i黑馬:怎麽看待中國現在消費升級階段的創業機會?

鄭俊聰:現在中國的機遇非常好。首先是中產階級崛起,有購買能力;其次是在中國還沒有很多品牌建立起來,現在你可以利用互聯網工具來建立品牌,比如像眼鏡和家具這種領域,未來也不會是一家獨大,比如眼鏡就要看它的設計和服務。這種情況在國外一直都有,中國今後也會有很多這種消費品牌出現。

i黑馬:決定投資前,會如何考察創業者?

鄭俊聰:我會想問,他想做這個項目的原因是什麽,看到了什麽樣的機會,也會看他對行業的理解。接下來這點可能沒有太多人會關註,就是看他的耐力、自律性有多強。我覺得,創業者要成功,自律性一定要超強。當然這類問題我不是直接問,而是從側面去了解,比如看他平時幾點睡覺,不工作的時候會做什麽之類,從各方面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