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03-11/990496.html

提起堵車,沒人不煩,現在這件煩心事正在向全國各級城市蔓延。高德在今年初公布的報告顯示,在高德地圖交通大數據監測的45個主要城市中,只有南通市是唯一一個擁堵小幅緩解的城市,其余大部分城市和地區擁堵都在進一步惡化。

A5a0d412-26c5-4aae-98e4-3b12d5623128.thumb_head

◎每經記者 王辛夷

  提起堵車,沒人不煩,現在這件煩心事正在向全國各級城市蔓延。高德在今年初公布的報告顯示,在高德地圖交通大數據監測的45個主要城市中,只有南通市是唯一一個擁堵小幅緩解的城市,其余大部分城市和地區擁堵都在進一步惡化。

  為了治堵,有的城市修地鐵,有的城市限行限購。老百姓都希望道路通暢,可是對於各種治堵的方法卻有一些質疑。今年的兩會上,許多代表委員也將這些質疑帶到了會場,並提出了解決方案。

 問題一:限行到底合不合法

  百姓說:堵車要限行,汙染要限行,開會更要限行。買了新車後的小半年里就趕上幾次單雙號限行,這和買了飯不讓吃、買了衣服不讓穿有什麽區別?

  鄭淑娜(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大氣汙染防治法》在國務院提交議案以後,議案當中也規定了限行限購的措施,在人大常委會審議過程當中,常委會組成人員提出是不是侵犯了公民的權利。

  後來《大氣汙染防治法》在這個方面作了一些修改,刪去了限行的規定。主要考慮是:第一,這個規定涉及公民財產權的行使,應當慎重。第二,治理機動車的汙染情況也可以通過提高油品質量、提高用車成本這些方式來解決。第三,這相當於授權了省級政府規定限行範圍,省一級政府行使這個權利未必合適,很可能分割統一市場。第四個理由是社會成本高、群眾意見大,兩次網上公開征求意見,反對限行的人很多。

  點評:政府可以倡導綠色出行,市場可以根據供需提高停車費,但選擇權最終還是在老百姓手中。高峰期的公交車和地鐵擠成了罐頭,越是刮風下雨越打不到出租車,公共交通仍然難以充分滿足老百姓的出行需求,開車自然會成為很多人不得已的選擇。要讓百姓有尊嚴的活著,尊重選擇權是第一步。

 問題二:自行車道被占很頭疼

  百姓說:生活在北京,上班路程七公里,我曾經多次嘗試騎車上班,一來鍛煉身體,二來不怕堵車。可現實情況是,很多道路的自行車道都變成了機動車的停車位,到了路口還會變成機動車的右轉道,非常不安全。

  顧大松(東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應該將以車為本的思路轉變為以人為本,駕車人和非駕車人的權利應該是平等的,要理性平衡兩者的沖突。要把中心城區的部分道路讓給行人和綠色出行者。同時加快公共交通的便捷性和舒適度的建設。

  點評:其實不只是自行車道,不少城市的步行道都被機動車擠占了。道路設計圍著汽車轉,考慮的都是汽車怎麽方便。路越來越寬,立交橋越建越多,老百姓要是騎車或者步行過個馬路都危險重重,下了公交車要走天橋才能到步行道。這樣的設計只會讓越來越多的人覺得騎車和步行既不安全也不方便,不如選擇開車。

 問題三:搬到郊區通勤怎麽辦

  百姓說:我和老公結婚前湊了首付,在郊區買了房子。本想著雖然離公司有些遠,但畢竟有了自己的小家。可是沒過多久兩個人就都扛不住了,不論是開車還是公交、地鐵,每天上班單程至少要一個半小時,通勤成本高,環境差,生活質量嚴重下降,最終還是選擇在市中心租了房子。

  虞純(全國人大代表、杭州市公共交通集團有限公司第二汽車分公司公交車司機):我認為治堵的關鍵是“疏”。大城市可以通過建設新城區和衛星城引導人口分流,形成一個公共服務設施完整的生態圈,減輕中心城區的交通壓力。二、三線城市要汲取大城市教訓,預留足夠的發展空間,建立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統。

  點評:“大城市病”不只北京有,很多二、三線城市“病”的也不輕。從北京市之前公布的積分落戶征求意見稿來看,政府引導人口搬出城六區的意圖非常明顯。讓老百姓搬到郊區去,在產業實現充分疏導之前,首先就要解決通勤問題,不然還沒到公司就在路上累得夠嗆,這不也是增加社會成本嗎?

 問題四:小區開放後還安全嗎

  百姓說:聽說為了治理擁堵,要逐漸打開封閉小區。孩子出生前,我們買下這座房子,單價比周圍的小區高20%,就是看重小區封閉,治安好。如果把小區打開了,我多付的20%房價怎麽算?小區里都是車,孩子是肯定不能在樓下玩了。

  許進(全國政協委員、清大築境規劃建築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打開小區圍墻、開放小區道路和公共服務設施,還存在技術可行性和安全問題。一些小區的內部是花園和步行道,即使開放也不具備車輛通行的條件。如果要開放小區,不僅僅要考慮小區的治安問題,還要考慮小區的交通安全問題。現在,小區內部的車輛通行已經對居民的出行構成了安全威脅,如果大量的社會車輛進入小區,居民出行的危險性就會增加。

  點評:客觀地說,開放小區的確有利於解決擁堵問題。有些人說,幾十年前中國沒有封閉小區,現在人們反對拆掉圍墻是因為缺少安全感。可是幾十年前中國也沒有這麽多汽車,房價也沒有這麽高,人們的生活節奏也沒有快到沒時間和鄰居打招呼的地步。社會已經變化,政策就要尊重現狀,因勢利導才能解決問題。

  • 每日經濟新聞
  • 靳水平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