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3916.html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羅格夫:2016年全球經濟“黑天鵝”可能在哪里出現?

一財網 吳茜 2016-03-19 11:02:00

悲觀態度之所以產生,主要是因為全球經濟危機在美國發生以後,經濟的周期是從歐洲現在逐漸的影響到了新興市場,包括中國。但從長期來看還是比較樂觀的

哈佛大學教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首席經濟學家肯尼斯·羅格夫在今日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未來世界經濟將面臨巨大挑戰,對中國來說,最根本的挑戰在於轉型困難。過去3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非常好,要轉型為一個更加多元化、更加依賴服務業和消費的經濟結構是不容易的,需要社會各方面決策和制度的配合。

“很多人都在討論未來是一片灰暗,但是我覺得這種說法是有誤解的。”羅格夫認為,悲觀態度之所以產生,主要是因為全球經濟危機在美國發生以後,經濟的周期是從歐洲現在逐漸的影響到了新興市場,包括中國。但從長期來看還是比較樂觀的。“有時候GDP不能完全的反映出人們福利的改善,比如科技的發展、社交網絡普及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便利,這一代人孩子的生活肯定會比他們的父母更好。如何更全面地衡量經濟增長對經濟學家來說也是一個問題。”

當然,羅格夫也沒有回避未來可能面臨的巨大挑戰。那麽,2016年全球經濟的“黑天鵝”可能在哪里出現?

美國:大選前不確定性增加

“美國其實情況還不錯,消費者的需求也穩定,石油行業雖然不太好,但是美國經濟還是比較多元化的。”格羅夫所擔心的,是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的擡頭,“尤其是在美國的總統大選當中,來自兩黨都有這個問題。這也是放大了美國通常總統大選之後帶來的這種不確定性。”

歐洲:情況比較艱難

在歐洲,有些事情發生的機率“不太小”,比如最近被廣泛關註的英國脫歐問題。如果經過公投,英國決定退出歐盟,可能會給整個歐洲乃至世界其他地區帶來負面影響。

另外,希臘的情況還是很糟,債務問題、難民問題等等都有待解決。所以現在歐洲的情況也是比較艱難的。

日本:如果利率上升,債務會成為大問題

“日本在短期來看還是穩定的,但是安倍經濟學沒有發出第三支箭,就是結構性改革。這也反映出有些經濟學家提出的建議非常空洞,也證明只在需求方刺激是不夠的,還必須進行結構性的改革。”羅格夫認為,由於利率很低,目前日本的債務情況還不錯。但未來如果利率上升,可能日本的債務會成為一個大的問題。

“我知道,很多經濟學家會說發達國家是不會有債務問題的,但這些人10年前還說過發達國家不會發生經濟危機或者是銀行業的危機。”

新興市場:最根本的挑戰在於轉型困難

“在新興市場,像巴西、阿根廷已經陷入了衰退,而且他們的經濟和社會的狀況也在惡化。中國的危機顯然沒有巴西那麽嚴重,而在俄羅斯的危機可能會更嚴重一些。”

羅格夫表示,中國的債務問題都是一些潛在的風險,債轉股是一個非常有創意的想法,但是中國的股市也表現不是太好,所以很難把人們的財富投入到股市。他認為股市表現不佳主要因為信息不通暢,而且市場也比較低效。

“另外,中國需要采取一個更加靈活的匯率形成機制,我的學生也經常在辯論,如果中國采取靈活的匯率形成機制的話,在短期會有一些風險,但是我認為,如果是用固定匯率的體制,從長期來看,風險更大。”

羅格夫最後談到,中國最根本的挑戰在於轉型困難。過去3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非常好,要轉型為一個更加多元化、更加依賴服務業和消費的經濟結構是比較困難的,需要社會各方面決策和制度的配合。“作為西方人,我非常期待聽到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對中國經濟政策的介紹。”

編輯:蘇蔓薏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