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4  NM




最近我在不同場合接觸到同一話 題,就是滙豐亂。香港人談論滙豐的時候會夾雜特別的感情,似是談論熟朋友,很多時還加入不會出現在其他上市公司身上的感情元素。這些人覺得滙豐亂的主要理 據是,上月滙豐高層換班,弄出人事鬥爭鬧劇,失禮全世界。以前滙豐高層交棒,是早有計劃,一早選定繼承人,依照計劃行事,平平淡淡,外間也不大留意得到已 換了人。因此,這些人慨嘆今日的滙豐,並非他們所認識的獅子銀行。

假如他們心目中的滙豐是一間親切友善的街坊銀行,業務範圍環繞着皇后大道中的兩頭獅子,今日的滙豐的確不是他們心目中的滙豐,它變了已有一段長時間。當然,滙豐有可能亂,但亂的理據真的是高層在某段時間出現混亂嗎?滙豐可以有幾亂?滙豐是否真的亂?我有我的看法。

第一,滙豐是很大的公司,誰人當主席或行政總裁在短時間內對公司的影響不可能很大。很多人用中國仍有三幾百萬人不知道毛澤東不在人世作比喻中國很大,中國領導班子正醞釀接班,有幾多中國人對當了六年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印象模糊,你敢說出一個數字嗎?

 

滙 豐業務遍及全球八十七個國家,擁有逾八千間分行,員工逾二十八萬人,客戶逾一億,可肯定的是,滙豐的業務重心除了香港和倫敦,還有全球其他很多地方。例如 其中最賺錢的市場中東,滙豐在中東的客戶和員工會否因由范智廉而不是紀勤出任主席而感到滙豐亂?在中東有幾多人知道現任主席是范智廉而不是紀勤?我相信滙 豐換班鬧劇在中東不是頭條新聞。

管理滙豐這種大規模企業的難處是,怎樣把訊息準確由上傳達下去。實情是,企業太大,上情不容易下達,前線員 工為企業賣命,推動力不是企業最高層的什麼雄才大略,而是員工跟直屬上司和身邊戰友的關係、金錢的誘惑、從工作得到的滿足感。對滙豐前線員工來說,范智廉 或紀勤這些名字太遙遠了,滙豐亂的理據更大的可能是總部支援不足、產品不夠吸引、人工加得太少等切身問題。

 

第二,滙豐從來 不是由一個魅力型領袖帶領的企業。領袖的去留當然可以影響企業的前景,假如再傳出喬布斯病重的消息,我肯定蘋果股價跌,因為此刻的蘋果就是喬布斯。滙豐管 理層的領導作風跟蘋果完全不同,重點不是個人而是滙豐的百年品牌和優質管理系統,它標榜的最大資產不是主席或行政總裁,而是二十八萬名員工。

假 如現任主席范智廉到中國、杜拜、墨西哥(滙豐業務潛力最吸引的三個市場)的分行巡視,我相信沒有滙豐職員認出他。滙豐是一部機器,一部很大的機器,這部機 器的運行不是靠領導人高高在上振臂一呼,這作風在過去一百年貫徹如一。這部機器靠精確的執行,而執行是一環扣一環,依靠設計完善的制度。

 

蘋 果當然不會因為喬布斯的離開而倒閉,因為蘋果也是一部機器,不過它是一部由魅力型領袖帶領的機器。喬布斯離開的話,蘋果的員工和客戶會感到不安,對蘋果的 信心會動搖,對手一定乘虛而入。我看不到渣打或花旗銀行趁着滙豐亂便推出廣告,標榜自己的高層怎團結,而團結的高層會為客戶帶來什麼好處。

第三,究竟滙豐有幾亂?滙豐高層換班所引起的所謂亂局,始於前任主席葛霖提早離職,加入英國政府,前任行政總裁紀勤威脅董事局除非他擔任主席,否則辭職。後來董事局宣布由財務總監范智廉出任主席,環球業務部主管歐智華升為行政總裁。

 

歐 智華出任行政總裁是意料中事,所謂亂是由「黑馬」范智廉代替「熱門」的紀勤出任主席而已。滙豐的傳統是主席一職從內部晉升,這次主席換班人選不錯是有點意 料之外,但總算是依照傳統行事,沒有找外人。另外,據傳媒分析,滙豐董事局擔心紀勤不夠圓滑,他擔任主席未必能跟日漸強硬的各國政府的監管者溝通,現在由 較穩重的范智廉出任主席,我看是較穩陣之選,亂之說根本難以成立。

我是滙豐客戶,對葛霖、紀勤、范智廉、歐智華一堆名字全無感覺,我信滙豐這部機器。這部機器當然有可能亂,但單是幾個人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搞亂這部機器。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