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8 TCM




這是個兩岸分隔六十年,從戲劇《大宅門》裡走入現代,面對真實人生的故事。

十月二十九日,台灣老牌飲料大廠泰山舉辦六十週年慶酒會,現場同時也進行與北京同仁堂正式簽約儀式,泰山取得北京同仁堂養生飲品在台灣的總經銷權,北京同仁堂將從高單價的養生藥材,進軍台灣大眾飲料市場!

就在這兩家加起來超過四百年的老字號企業舉杯歡慶合作的同時,打著「同仁堂第十四代傳人」名號的樂覺心,正準備「反攻」大陸市場。

在大陸: 北京同仁堂早收歸國有

同仁堂,是中國最大中藥公司,風靡兩岸的《大宅門》演的正是改編自同仁堂樂覺心家族的故事,戲裡的白家正是取自「樂」字中間的「白」。

北京同仁堂集團旗下擁有兩家上市公司,零售門市超過八百家,去年營收約達人民幣一百億元(約合新台幣四百六十億元),和樂覺心目前營收新台幣八千萬元的規模相比,有如天壤之別,更是場小蝦米對超大鯨魚的故事。

在台灣: 上代傳人為避風險關店

「同 仁堂是樂家創辦的,可是現在北京同仁堂完全沒有樂家的人了。」樂覺心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首先花了十幾分鐘向記者介紹同仁堂從一六六九年(清康熙八 年)以來的歷史,他為了證實自己的「正統」身分,除了族譜以外,還帶了一大堆文件、書籍、藥目,甚至連父親的身分證影本都帶來了。

樂覺心的父親樂崇輝一九四九年從大陸來台,帶著祖傳同仁堂藥方,在台北開了「台灣同仁堂」。大陸文革後把北京同仁堂收歸國有,樂崇輝擔心在台開店會給後代和對岸的樂氏家族帶來麻煩,於是把店關掉,也告誡樂覺心不要隨意透露自己的身分。

「小 的時候,父親常會告訴我們關於同仁堂和老北京的故事:以前樂家從庭院走到裡面要走半小時,裡面有水蜜桃多大多甜……,當時樂家是個大家族,救濟很多窮人, 蓋小學給窮人念書……,」在樂覺心的兒時記憶裡,很大一部分是家族與同仁堂過往的美好故事,父親沒有告訴他的是,現在的同仁堂早就不屬於樂家。 直到他長大後,才逐漸明白現實的真相。

想未來: 違反父命,網賣泡澡配方 而樂崇輝還是一樣態度堅決的告誡兒子:「你們如果去搞同仁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後來樂覺心從事廣告行銷方面的工作,「我越做廣告行銷,越覺得這個可以做,不能就這樣埋沒掉了。」

二○○○年網路泡沫化,股市投資讓樂覺心慘賠一千多萬元,公司也關了,重新開始的他卻想起藏在心中多年,要「重振家業」的想法。○四年他開始在網路上賣起泡澡配方,當時他還不敢使用「同仁堂」名稱,擔心會和北京同仁堂起衝突。

就在同一年,北京同仁堂也由代理方式進入台灣市場,在北市長春路開了一家富麗堂皇的門市,樂覺心曾經透過人介紹,和台灣的代理商碰了面,希望能有合作的機會。

「對方卻跟我說,現在的北京同仁堂已經把同仁堂經營得有聲有色……,意思是告訴我,不用自己出來做了……,可能對方沒那個意思,但我聽起來覺得很酸。」

「一定要做起來!」樂覺心當時下了這個決定,但是這「復興」之路並不好走。

「常常被當成來詐騙的。」樂覺心說,他曾透過人介紹去談有合作機會,結果對方把他晾在一邊,自己跑去打麻將。還遇過對方直接嗆他:「我跟國務院很熟,他們說樂家的人都死光了。」 想差異: 開發生技藥和漢方美容品

樂覺心了解到,比資金、比規模,他是不可能超過北京同仁堂,他唯一有的就是自己是樂家的正統身分和台灣生技技術,「如果只是抱著祖先光環,那一定做不下去。」

這兩年,他開始積極發展,開發生技中成藥、保健食品和漢方美容產品,有七成的產品是透過第三地銷往大陸,這也讓他看到了市場機會,進一步要到大陸去設廠開店。

當年幫樂崇輝生產藥丸的福安製藥董事長王松鎰說,樂家的配方和炮製方法是獨門秘方,他相信以樂家的正統名號,應可在市場占有一席之地。

協助樂覺心把其配方和技術商品化的萬能科技大學創新育成中心專案經理李金銘表示,樂覺心手中握有同仁堂流傳下來的六百多種配方,這也是他們最有競爭力之處。

詩芙儂國際企業董事長黃冠賢說,雙方合作的漢方美容保養品,是北京同仁堂沒有的產品,強調天然有機,這也是樂覺心創造差異化的策略之一。

失落的後代,不甘心家族傳承三百多年的輝煌歷史就這麼畫下句點,懷著一股使命感,樂覺心從《大宅門》戲中走出,真實活在台灣,想要「復興」百年家族大業,能不能成功,就看他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