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7  TNM

<年輕時走偏,一次吸毒瀕死的經驗,讓陳尚文決定扭轉人生劣勢。他10年前創健身工廠,在手臂刺上「強國必先強身,有志者事竟成」,今闆出12億元年營收。

台灣首家以健身事業掛牌上櫃的「柏文」,旗下含健身工廠、肖跳等共5品牌,今年規模將逮27家。一家徒高雄發跡的本土健身業者,為何能吸引轉型商場的大魯閣謝家主動合作?父親陳寶鎮是高雄商界名人,總經理陳尚文從小赴美,卻一度在社會邊緣徘徊,玩槍、混幫派、賭博。直到一次吸毒瀕死,他決定重新做人。他從軍為脫離誘惑,卻因此愛上健身。回鄉創業,他找回從小挺他的哥哥隙尚羲,兄弟倆一攻一守,一路揮軍北上,還跨足兒童運動商機,要找回陳家昔日的榮光。

三月下旬剛下過雨的傍晚,高雄知名夜店,除了不斷湧進的猛男與辣妹外,連大魯閣少東謝國棟、南部鋼鐵大廠第二代也隱身場中,讓人好奇,包場辦活動的神祕業者。

儘管霓虹燈閃爍不停,台上襯衫斯文男,仍慢條斯理致詞,但台下早已騷動不安,辣妹、猛男們交頭接耳越來越大聲,斯文男的聲音逐漸被淹沒。突然,頂著小平頭的肌肉男,一個箭步,抓起麥克風,「???,你們尊重一點,董事長正在說話:「剎時,全場鴉雀無聲。

斯文男是柏文董事長陳尚義、平頭肌肉男則是總經理陳尚文。為慶祝成了台灣首家掛牌上櫃的健身中心,柏文包下夜店辦春酒,還請藝人表演。

本土健身 雄霸南台

柏文旗下有健身工廠、戀瑜珈會館、人體工房、肖跳等品牌,年中還將新增滾吧、兒童體適能等新品牌,今年全台將達二十七家,規模僅次於港商開的世界健身,會員七萬二千人,去年營收約十二億元,每股盈餘四.三四元。

健身工廠從高雄發跡,台北市僅信義店一家、新北四家。台北人或許對健身工廠感到陌生,但連好萊塢明星巨石強森來台,都指定要來運動。因這裡的設備全從美國進口,成本是同業一倍以上,收費卻輿同業相當。

「俗擱大碗」讓人好奇如何獲利?陳尚文說,一般健身中心會員月繳續約率僅三成,柏文卻達近五成,「很多同業靠話數攬客,只能賺到第一次,我們卻能留住客人。」陳尚文透露,這一行口碑很重要,同業的高客訴,讓他特別謹慎,「好比說,我們會限制教練超賣一對一課程,避免他賣得掉卻沒時間上。」

陳尚義與陳尚文,二人是相差才二歲的兄弟,但一個瘦削、一個結實;事業經營分工,也像二人外型,陳尚文負責第一線業務、管理;陳尚義則主掌策略與財務。

兄弟聯手 一攻一守

跟倆兄弟巡店,陳尚文一路往前,腳步又急又快,一會兒跟會員親切招呼,一會兒又叫來教練耳提面命;陳尚義則壓後,偶而運失蹤,原來是跑去叮嚀員工,設備維護與清潔得再加強。

外人眼中,兄弟倆一個衝、一個守,配合的天衣無縫,其實這全是從小「相依為命」培養出來的默契。陳尚義還記得,三十年前,父親陳寶鎮希望他與十三歲的陳尚文移民美國時,他心裡的忐忑,「不甘願呀,我剛考上雄中耶!」

陳寶鎮經營木材、廢五金起家,在高雄頗負盛名,曾是當地的繳稅大戶。陳家第二代三兄弟,老大陳尚仁創辦柏仁醫院,老二陳尚義則是柏克萊高材生,唯獨老么陳尚文,從小最讓人擔心,「我就不愛念書呀。」

身陷賭毒 瀕死從軍

赴美後,陳尚文的人生也越走越偏。遭白人同學霸凌,想自保的他,一度混幫派、玩槍,身上的紋身也越來越多。大學畢業後,他當起了賭場發牌員,「那是合法賭場,月薪六干元美金(約台幣十八萬元),但接觸久了,不可能不賭。」

「起初只是小賭,後來越玩越大,我曾經一注押到二萬元美金…」陳尚文越搏越大,房子、車子全輸掉還不夠,為了翻身,他甚至拿二哥陳尚義的信用卡去借錢,「害他後來信用不良…現在想起來,我這不服輸的個性,用錯地方了…」陳尚義則說,「過去就過去了,我們感情一直很好,對錢不會計較。」

陳尚文當時輸到走投無路,偏偏又遇上父親生意失敗,鉅額賭債求助無門,壓力讓他又染上毒癮惡習。直到有一天,他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那一刻,「吸不到空氣,我以為我就要死在這張床上了…」

隔天醒來後,為了徹底戒掉惡習,他報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四年多的軍旅生涯,他從瘦到只剩皮包骨的毒蟲,到練出渾身肌肉,還以前三名的成績結業。「不騙你,我一百八十公分,以前體重卻只有五、六十公斤。肌肉與身材,透過健身都能達到。」

回台後,二〇〇〇年適逢加州健身在台崛起,他投入自己最愛的行業,當起了業務,「我一個月業績獎金十八萬元。」加州健身第一間店座落忠孝東路四段,出入盡是俊男美女。健身也變成一種「時尚」流行,當時連以舞蹈教室起家的佳姿、亞力山大,都一窩風蓋起可健身、瑜珈,甚至吃飯、做SPA的會館。

理念不合 返鄉創業

而強調美國正統健身的加州,光入會就要二萬多元,每月還得繳交清潔費,「還是排隊搶著入會,業績很好做。」但終身會員制彷彿裹著糖衣的毒藥,「一開始預收很多錢,萬一經營者把錢先拿去做其他投資,等開店後,店租、人事、器材維護等經營成本節節攀升,現金流不夠,很容易入不敷出。」一位同業分析。

為了招收會員,天花亂墜的行銷話數,也常引起糾紛,「美國健身中心大多繳月費或計次付費,哪有終身會員!」理念不合,陳尚文數度槓上公司,最後鬧得不歡而散。

在父親與大哥的支持下,二〇〇六年陳尚文回到高雄創業。第一家健身工廠,落腳當時仍是荒煙漫草的巨蛋商圈附近。開幕前半年的籌備期間,陳尚文便積極奔走、招收會員,「百貨、賣場的門口、停車場,只要有人潮,我們都去發傳單。」

未料,佳姿、亞力山大卻在此時接連倒閉,「消費者第一句話就是,『你們到底會不會倒呀?』」、「我都對天發誓:『如果會倒,我出去被車撞死!』幸好,我沒騙人,不然現在不知道死幾百次了。」

土洋對決 平價取勝

受到佳姿、亞力山大,甚至是加州健身的影響,一直以來,外界對健身中心招收終身會員,始終有著「吸金」的負面形象。陳尚文很早就想改變,他改推月繳一千六百八十元,會員不需簽約,游泳池、壁球場、籃球場、有氧、瑜珈、飛輪…等,不限次數與課程,都能使用。

但近年政府廣設社區運動中心,健身器材使用一次僅五十元,也大肆瓜分健身市場。陳尚文說:「運動中心上一堂飛輪或瑜珈,也得一百多元,換算下來,相當於一週來我們這裡三次。而我們的客人,幾乎天天都運動。」 「我們也曾擔心被影響,後來發現,族群根本不同,運動中心讓運動人口變多了,對我們反而是加分。」

陳尚文深知,新品牌要一炮而紅,除了價格,還得敢做同業不敢做的,「我們依美國NBA規格打造的室內籃球場,說實話,賠錢!但很多客人因為這個籃球場來。」俗擱大碗的策略,讓健身工廠一開幕會員就達三干人。

結盟商場 跨足兒童

只是,都要用「最好的」,結果就是成本不斷墊高,旗艦店成本從一億元暴增到二.五億元。陳尚文搔搔頭說:「我知道要怎第賣,客人才會上門,卻不知道要賣幾個,公司才能賺錢!」隔年,他跟父親商量,找回當時在美商半導體公司工作的陳尚義。

個性迴異的兄弟倆,在展店採購設備時,也直接槓上。陳尚文說:「我堅持設備一定要用最好的,他覺得不用,但客人就是因為設備好才來。」陳尚義則苦笑:「你看我這身材,根本打不贏他,所以不會想跟他起衝突。只是經營還是要成本控管。」

陳尚義改從其他地方省錢,「新場館工程,我們自己發包、監工。」健身工廠坐穩高雄龍頭後,一路揮軍北上,卻在台北市踢鐵板,「租金太貴,地下一樓較便宜,但卻不符合法規。我們新北市已開四家店,台北卻只有一家。」

「目前健身工廠動輒千坪規模,要進軍台北不容易,未來,可能改採小坪數突圍。」看上健身工廠穩定的人流,轉型商場的大魯閣開發也主動上門合作,「高雄草衙道快開幕了,台中也有合作案在談。」陳尚義說:「每年新增五至六家,未來五年的地點,都規劃好了。」

健身工廠快速擴充後,兄弟倆又鎖定兒童與親子市場,創立肖跳(彈跳)、滾吧(保齡球),與兒童健身中心。陳尚文透露,看上兒童市場,其實是因為雙胞胎兒子,「台灣沒有適合小孩運動的地方,這些兒童運動在美國都很普遍,乾脆引進台灣。兒童館找蔣友柏設計,預計年中推出。」

相較於弟弟,感情生活一度讓人好奇的陳尚義,在上櫃掛牌當天驚人自爆,「要趕回高雄結婚。」連父親陳寶鎮都被瞞在鼓裡,「我當天才知道他要結婚登記。」如今,見兄弟倆事業家庭圓滿,他一臉欣慰說:「希望他們能一直堅持下去。

撰文:林鳳琪 攝影:陳肇英、宋岱融 設計:裴惠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