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1  TWM

電影《葉問3》創下四十五億元的驚人票房紀錄,但賺再多也不敵金融炒手, 向一代宗師致敬的電影,竟被搞成吸金騙局,引爆了一場上海擠兌風暴。

電影《葉問3》在中國宣稱創下八億元人民幣(約四十億元新台幣)的驚人票房,若加上海外地區,總票房超過四十五億元新台幣,與好萊塢大片《星際大戰7》、《鋼鐵人3》在中國的票房相當,應該讓投資人笑開懷。

不幸的是,《葉問3》啟動了中國特有的「互聯網+金融+電影」的資金運作模式,把這部賣座電影搞成像「龐氏騙局」的金融炒作,四十五億元的票房竟然讓兩萬多名散戶投資人血本無歸,參與投資的香港上市公司股價暴跌七成,還引爆了撼動金融安全的擠兌風波。

手法夯!經網路金融向群眾募資

演員卡司堅強的《葉問3》淪為吸金工具,首腦是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董事長施建祥,他利用旗下的「金鹿財行」作為吸金管道,保證年息八%、甚至一八%的報酬,結果電影票房被踢爆造假,投資人爆發擠兌後,才發現施建祥的相關平台,總計吸金超過二百億元人民幣(約一千億元新台幣)。

類似的故事不斷重演,八○年代末期,台灣發生過鴻源、龍祥的吸金案,這幾年中國到處爆發吸金泡沫,過往這些吸金標的多為房地產、上市公司股票,金鹿財行則走最夯的群眾募資、網路金融手法。

《葉問3》的悲劇,早在去年年初就蓋棺論定了。葉問的故事被香港製片黃百鳴開發,找甄子丹擔綱,二○○八年《葉問》電影推出,票房大獲全勝;兩年後拍續集,票房仍開出長紅。

黃百鳴繼續籌拍第三集,在中國電影市場年年翻倍的大多頭氣氛下,吸引一堆金主捧鈔票上門。施建祥以影視大亨的架式,用十億元新台幣買斷版權,同時還成立上海快鹿投資集團。

在此之前,他更與高度爭議性的香港電影製片徐小明合作,借殼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施建祥在上海搞錢,徐小明則確保電影拍攝順利。

遭踢爆!電影票房造假 引發擠兌

中國電影市場火熱,每部電影的拍攝成本像火箭般飆升,《葉問3》原本拍攝預算超過十一億元新台幣,若加上十億元的版權買斷,和無上限的宣傳費,圈內專家估算,《葉問3》在中國至少要有十二億元人民幣的票房,才能損益兩平。但是在一六年春節之前,大陸票房超過十二億元人民幣的電影,只有《變形金剛4》、《阿凡達》、《泰冏》及《西遊.降魔篇》四部。

災難的引爆點在《葉問3》三月四日上映後,立即遭到網友踢爆造假,並在社群網站發布證據,包括「同一個觀影廳十分鐘一場」、「午夜場還爆滿」等。兩星期後的三月十九日,中國廣電總局首次查核發現,總計八億元人民幣的票房,有九千萬元是假造的。

《葉問3》最終實際票房只有七億元人民幣,距離十二億元的目標差距甚大;施建祥的吸金產品「影視寶」,又將第一個基金到期給付日設在三月二十五日,當天就發生公司沒現金的事件,累積到三月三十一日終於爆發大擠兌。

大起底!崇明島農戶變身影視大亨

施建祥是典型的中國暴富新貴,他出身上海郊區寶山,沒有官二代的光環,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崇明島的農場工作。一九九九年,他爭取到「重整四家國有企業」,對象包括上海快鹿電線電纜有限公司,因賤賣的國企通常藏著肥厚的利潤,讓他掌握了挖第一桶金的訊號。

之後施建祥在長江三角洲地區做了幾個地產開發案,金融海嘯後的○九年,他轉戰金融,搞擔保公司與小額貸款公司,獲得上海有關部門的批准。

施建祥的互聯網融資平台集團,看上飛速成長的電影市場,吸引資金陸續投入,短短四年就拿下旗艦級的《葉問3》。

去年九月,施建祥更找來好萊塢影星梅爾吉勃遜及布魯斯威利,宣布拍攝一九四三年飛虎隊事蹟的新片《大轟炸》,將其地位推上最高峰。施建祥高舉「互聯網+金融+電影」的旗幟吸金,用超級大片來引誘社會大眾購買他的基金。這種將股市炒作、龐氏吸金、電影票房操控完全結合的手法,只有在中國才可能發生。

地雷多!問題平台成交額逾四兆元

到底施建祥的吸金集團規模有多大?目前並沒有任何官方數字,在遭到擠兌之後,快鹿集團則發出聲明稿,宣布短中長期的償還計畫,稱已準備三十億元人民幣的資產備付。

中國類似的吸金公司不斷攀升,這些「線下理財、財富公司」的數量在過去兩年倍數成長。一五年底,中國官方突擊P2P(Peer-to-Peer Lending)網路借貸的「e租寶」,這家公司半年內違法吸金二千五百億元新台幣,受害者多達九十萬人;還有大大集團,吸金逾二百億元新台幣。

中國官方去年底開始收緊P2P網路吸金,但根據統計,到去年十一月底,中國P2P網貸平台數量達到三七六九家,其中「問題平台」達到一一五七家,去年累計的成交金額超過四.二五兆元新台幣,成為政府監管單位頭疼的地雷。

中國的金融情勢,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雖然全國各大中小城市不斷爆發擠兌風暴,但包括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商城,以及中國首富王健林的大連萬達集團,都在三月底推出最新的網路金融借貸產品;甚至號稱只要幾分鐘,就可核貸給消費者十萬元人民幣。

阿里巴巴等拚命借錢給中低收入散戶的同時,大量承接高鐵業務的遼寧省東北特殊鋼鐵集團,因為無法償付到期的四十三億元新台幣債務本息,董事長楊華竟然上吊自殺;而之前年產能超過二千萬噸的天津渤海鋼鐵集團,也因背負近一兆元新台幣的債務,遭到銀行啟動債權保全程序。一邊拚命在衝刺網路金融、小額貸款,另一邊龐大的舊債務,卻如滾雪球般幾近失控。

快鹿集團因《葉問 3》而瓦解,讓我們看到中國的真相,一部票房超過四十億元新台幣的超級大片,卻讓大陸投資人血本無歸,還造成上市公司股票崩盤、群眾擠兌的社會事件。

當金融槓桿玩到極致,成本不斷堆疊,債務騰飛上天,就算實體經濟賺再多,仍然無法償債。中國金融市場到底藏了多少《葉問3》這樣的案子,人民銀行主導的金融體系能不能消化這些壞帳,正是中國金融崩潰與否的生死關鍵。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撰文 / 乾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