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hesnowshine.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15.html

  古有劉伯溫軍師的賣柑者言,今有雪明的賣橙者言。昨天和母親到果欄採購新鮮水果,鮮橙十元五個,看似鮮美,於是問老闆曰:「橙甜否?」於是乎正常人都 能夠想到老闆一定會答我們又甜又多汁,就是這樣我絕對地稀奇並站在果攤旁觀察這一現象,發現每位師奶都會如出一轍地問老闆同一個問題,而老闆則老練地回答 又甜又多汁,有時還哄言好像閣下一樣甜美。常言道得好:「賣花讚花香。」既然如此又何必多問,尤其師奶們深明賣花讚花香此一道理,何故還是要問一問。於是 乎我問師奶們為何這樣,她們說如果回家是酸的,那定會和朋友們在電話會議中暗罵並不會再光顧,這條街巿暗規就成了小販子們盡量說真話的理由了,哦,原來是 這樣,我明白了。

        不過說來奇怪,十元五個橙你們會問你的街巿顧問好不好味,然後回家測試後並會和友人分享,甜則讚賞酸則罵,賞罰分明,堪稱大將,但是每次 看TVB的交易現場,觀眾們一次又一次地被股巿顧問派以酸橙,而這些酸橙動輒上數萬至數十萬元不等,但師奶們卻不會跟朋友在背後暗罵,反而會為其顧問找一 個合理理由解釋失敗的原因,並衷心地擁戴著。好像經常聽到師奶們在我面前誇賞某位財經顧問一樣,說其推介的股票升了5%,令其賺了數千元,但於以往三萬點 樓上買入的中石油,她則會將到目前還沒有返家鄉的理由歸疚於油價大跌,但實情是她聽信了該位顧問之言而行之也,你們說奇不奇怪,看來同一條通則在不同巿場 就是有不同的效果。

        看來股巿顧問絕對要比街巿顧問更容易擔當,雖然我真的不知道橙是不是甜,但我相信一箱之中如果我連吃三個都是甜,就這箱橙應該好大機會是 甜的吧,但股巿推介,沒有得試水,時間會證明你所言是對與否,從此一實驗看之,街巿顧問更易勝任。不過,萬一你賣的不止一箱橙,有可能當中被滲入一些酸 橙,後果當然是祖宗們受難了,但股巿顧問呢,雖然做不到小李飛刀般例不虛發,但只要你有時命中有時又插死人,總會有人為你命中的部份嘉許的了,至於插死了 人,只是該人運氣差罷了,有人會為你的失手而找理由辯護了,從此一法則觀之,股巿顧問真是很易做,唯一條件就是面皮夠厚,死雞也是撐飯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