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TWM

全球利率愈走愈低,債券又有高達七兆美元規模呈現負報酬,加上金融科技崛起,銀行業的苦日子恐怕會持續很久,這是大家必須要有的體認。

過去,銀行業是最光鮮亮麗的金飯碗行業,但受到全球性經濟不景氣衝擊,再加上網路時代各種新金融商品出現,現在又加上一個負利率或超低報酬的時代,銀行業已成二十一世紀最艱苦的行業。股價的暴跌,意味了金融業真正的苦日子。

最近MarketWatch統計全球金融股的表現,赫然發現全世界主要金融機構,除了富國銀行、摩根大通(J.P. Morgan)及香港的中銀香港外,大多數銀行都比二○○八年金融海嘯前的高位回落很多。其中最慘烈的,是去年虧損六十八億歐元的德意志銀行,及在○八年金融海嘯中差一點沒頂的花旗集團。

花旗集團股價暴跌八六%,德意志銀行慘跌八二%,跌幅超過七成的還有在香港掛牌的渣打銀行及歐洲上市的瑞士信貸。在金融海嘯之前,瑞士信貸股價一度漲到九十四.八瑞朗,如今慘跌到十三瑞朗附近,比金融海嘯之前的高點慘跌七九%。而與瑞士信貸一樣跌幅的,則是渣打銀行。

慘跌!

渣打與匯豐 獲利與股價皆疲軟渣打與匯豐都是在香港上市的大型金融機構,這兩家金融機構的慘跌,讓香港投資人印象深刻。

渣打銀行九○%的收入來自亞洲、非洲及中東,在新興市場前景惡化後,人民幣和其他新興市場貨幣在一五年先後貶值,影響了渣打銀行以美元計價的獲利。再加上渣打大約有二八六億美元對油企的放款,在油價回升遙遙無期的狀況下,市場估計全球將有大量油企跌入破產邊緣,渣打在一五年出現稅前十五.二三億美元的虧損。

渣打一三年股價一度創下二四五港幣的天價,這次慘跌到四十二.五五港幣,股價最大跌幅超過八成。

而同樣有三四○億美元油元貸款的匯豐控股,去年全年淨利有一八八.七億美元,遜於一三年及一四年。但令投資人最在意的是,匯豐控股在去年第四季因為繳納違規罰款造成虧損,結果股價從六十三.三港幣慘跌到四十五.○五港幣。匯豐及渣打是香港兩家重量級銀行,股價的重挫,也直接影響恆生指數的表現。

而匯豐大本營仍在歐洲,尤其是英國。從金融海嘯以來,全世界的中央銀行扛起了救經濟的重責大任,從降息到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等到利率降到零,已降無可降的地步,這些年又生出一個救市奇招,就是所謂的負利率。照理說,貨幣愈來愈寬鬆,金融機構應該有更多生意可做才對,因為各國央行降息最大目的,是要資金透過銀行放款給企業,增加整體流動性;可是負利率卻令金融機構變成了最大輸家。

從最早實施負利率的歐洲,及今年宣布負利率的日本來看,現在金融機構都成了「受難者」。三月歐洲央行宣布六大寬鬆計畫,負利率拉大到負○.四%,銀行存款利率從○.○五%變成零,銀行業營運壓力又加重了。去年歐洲債券殖利率不斷下跌,德意志銀行陷入CoCo債(應急可轉債,Contingent Convertible Bonds)風暴,一五年虧損六十八億歐元,股價一度跌破十五歐元,由於德意志銀行大到不能倒,為此,總理梅克爾協助回購數十億歐元債券救急。

歐洲金融機構的融資結構中,歐元區的間接融資,占整個金融機構信用供給七成以上,歐洲央行釋放的廉價流動性到了企業手上,在銀行利率普遍較發債成本高的情況下,企業會先償還銀行貸款去槓桿。

銀行資金堆積,結果流動性只是變成超額準備金又回流央行,並沒有流到企業。歐洲央行以負利率希望迫使銀行堆積的流動性回流,結果持有現金成為企業更佳的選擇。

歐洲的企業加速去槓桿,努力向銀行還錢,銀行變成企業與央行的夾心餅乾,銀行被央行懲罰利息,企業增加還款,盈利自然不斷收窄。歐洲今日之困窘,正好是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過去看日本企業資產負表調整的寫照,銀行股價當然一蹶不振。

低利率及負利率,干擾各種銀行間的利率及利率衍生性商品,以致各種套利合約發生虧損,再加上新興市場股匯市波動大,非利息業務愈重的銀行,股價也傷得愈重。像美國銀行業獲利相對穩定,但是專注投資銀行業的摩根士丹利股價從四十一.○四美元跌到二十一.六美元,跌幅比其他銀行同業大很多。

過去幾年,全球投資銀行業受傷慘重,今年讓台灣投資人最有印象的是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宣布結束亞洲投行業務,率先關閉台灣及韓國據點,下一步可能結束印度業務,同時也打算打包出售亞洲私人財富管理業務;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則是把亞洲股票業務外包給野村旗下的全球電子券商Instinet;法國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則決定關閉印度業務;高盛則決定縮減固定收益部門一○%人力。

對比!

各國央行奮力寬鬆 大銀行卻苦哈哈這與全球央行不斷走寬鬆的路形成了強烈對比,各國央行從降息、量化寬鬆,接著是負利率,《經濟學人︾預告下一步只剩下直升機直接從天上撒錢,這些年單是央行購債增加的貨幣供應不知有多少?但是銀行的經營卻愈來愈辛苦,特別是寬鬆愈大力的歐洲及日本都出現反效果,央行不斷釋出流動性,企業卻拚命還錢,銀行股價則是跌更多。

歐洲最具代表的是德意志銀行、瑞士信貸及匯豐控股,而日本在日銀總裁黑田東彥祭出負利率之後,日本股匯市都出現與原先預期相反的變化,日本在宣布負利率後一個月之內,股市暴跌兩千多點,連日本退休基金都出現虧損。日本零售龍頭優衣庫(UNIQLO)的母公司迅銷集團(Fast Retailing)第一季出現二二八億日圓匯損,上半年淨利四七○億日圓,比去年同期減少五五.一%。

原來是日圓不但沒有趨貶,反而因利差交易大幅升值,日圓兌美元在去年六月創下一二五.八四的新低之後,這回突然狂升到一○七.六五,《今周刊》專欄作家之一的榊原英資先生更預測,日圓可能升破一○○日圓大關。本來黑田要逼出更多資金流到企業,日本民眾反而囤積更多現金,市場完全朝著當局如意算盤的反方向在變化。

裁員!

金融科技衝擊 美國銀行業勢必做調整日股大跌,銀行成了重災區。近半年瑞穗控股從二八○.四跌到一四九.三日圓,股價跌了五成;三菱東京UFJ從九三六.八跌到四三一.九日圓,股價跌了五三.八%,若從金融海嘯前最高一九六○日圓起算,股價跌了七八%;日本第二大的三井住友集團則從五七七○跌到二八一九.五日圓,股價也跌五一%,三井住友在金融海嘯前,股價最高是一三九萬日圓,後來一股拆成十股,從金融海嘯的最高價跌下來,三井住友股價也是災情慘重。日本銀行的無力,正是日本經濟頹勢的縮影。

○八年美國爆發金融海嘯,是全球金融重災區,但是這些年美國靠著QE的重建,金融機構反而相對體質健康。

目前富國銀行市值二四四九.五億美元,摩根大通市值二二六六.三億美元,是金融海嘯後碩果僅存的兩大贏家。

最近進入超級財報周,美國六大銀行獲利初估將較一五年減少二○%,高盛已預告今年獲利可能是一○年來最差的一年;剛剛公布獲利的富國銀行第一季淨利五十五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縮減五%;花旗集團已預告首季獲利三十五億美元,EPS(每股純益)僅一.一美元;FactSet的資料顯示,S&P五○○的金融業者首季獲利將比去年同期減少八.五%,在銀行業頻頻發布獲利預警中,美國銀行業正醞釀裁員。

首先是業績表現最好的摩根大通,將裁減亞洲區財富管理業務五%員工,多數是新加坡及香港的員工,香港已有超過十人離職;花旗集團三月裁減英國交易部門七十名交易員。全球金融市場首季黑天鵝頻傳災情,讓交易活動大幅減少,加上金融科技(Fintech)衝擊傳統銀行業,連體質最好的美國銀行業,都必須對業務做出大調整。

至於一直保持高速成長的中國銀行業,在人民銀行連續五次降息後,中國銀行業的淨息差大約二%左右,利差縮小已壓縮到銀行業的獲利。去年中國四大銀行獲利幾乎是零成長狀態,例如,工商銀行淨利二七七七億元人民幣,只成長○.五%;建設銀行淨利二二八八.八六億元人民幣,成長○.二八%;中國銀行淨利一七九四.一七億元人民幣,只成長一.二五%。

而工行每股派息○.二三三六元人民幣,減少八.七%;建行派○.二七四六元人民幣,減少九%;中國銀行分派○.一七五六元人民幣,減少七.九%,派息的比率都顯著減少。

而股價低反過來造成高股息殖利率景象,工商銀行有六.三九%,建行有六.五一%,中國銀行有六.四六%,在香港及中國,息率超過五%的公司並不多見,但中國的銀行股息率奇高,是因為經營體質被打上問號。

壓縮!

留意中國銀行業呆壞帳黑洞化目前中國的銀行業正面臨「呆壞帳黑洞化」,一個是中國整體債務快速上升,另一個是銀行的逾放呆帳正快速增加。中國各部門的總債務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已從○八年的一七○%上升到一四年的二三五.七%,六年間上升六五.七%。根據麥肯錫的算法,中國債務占GDP比重從○八年一八四.六%上升到一四年的二七八.九%,六年上升九四.一二%。○八年金融海嘯後,世界各國都努力去槓桿,只有中國努力擴大槓桿。

台灣的銀行業過去一年也很慘澹,去年人民幣貶值,全球金融市場震盪,富邦金控備供出售金融資產損失一度高達九四一億元,造成股價從六十九元急殺到三十四.七元,股價狠狠跌掉五成。一五年全體金融業淨利五六一四億元,是近三年最好的一年,但今年首季獲利都顯著縮水,富邦金首季淨利八十九.一四億元,減少五五%,國泰金首季淨利八十四億元,也減少五三%。

金融股股價的下跌已是類股之最,今年看起來狀況仍不妙,一月以來,金融股成了外資提款機,與外資積極買超台積電、中鋼形成強烈對比。

在利率走低,全球債券高達七兆美元規模呈現負報酬的情況,加上金融科技崛起,銀行業的苦日子恐怕會持續很久,這是大家必須要有的體認。

撰文 / 謝金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