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cf.cn/tt2/201605/t20160506_771423.htm

1989年,18岁的深大金融系学生张劲便投身股市,赚得第一桶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夕,他撤离资本市 场,转向房地产,其旗下君华集团成为广州知名开发商。2003年新财富首度推出的富人榜中,张劲以3.8亿元列266位。2008年,基于地产供过于求的 判断,他驱动旗下雪松控股收缩一般地产业务,探索保障房PPP模式,并布局新产业,致力于将下属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供通云”、社区020服务平台“大白 管家”、汽车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河马云汽”等推向资本市场。在低调潜行13年后,张劲也以332亿元身家重回富人榜。

  作者:孙红 

  来源:《新财富》杂志2016年5月号 

  在2003年新财富首度推出的富人榜中,张劲便以3.8亿元列266位。要知道,那一年的富人榜入榜门槛仅有2亿元,年仅32岁的张劲能够取得这一成绩,着实不易。 

  当时张劲是作为第一批本土风投机构的当家人,进入我们视野的。他控制下的君华集团2002年斥资9000万元参与了深圳市国资所有的深圳中科融 创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改制,并将其更名为深圳中科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04年重组后,经深圳市政府特批更名为“深圳中小企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中小创投”)。当时,中小创投注册资本1.5亿元,君华集团斥资9000万占了约60%股权,另两家股东分别是深圳市科学技术基金会和PZ国际控股有限 公司,分别持股6%、34%。 

  此后的张劲,公开信息便为数不多了。2015年7月,一则“股灾亏惨不用上天台‘中国好老板’自掏腰包救员工”的新闻,重新引发了我们对张劲的关注。 

  此时,张劲实际控制的产业平台—雪松控股逐步浮出水面,其业务则覆盖了大宗商品供应链金融、房地产及PPP平台、金融、物业运营、社区O2O平 台、汽车产业链综合服务、文化旅游等多个领域。雪松控股旗下的君华集团,则俨然成为粤企的领头企业之一,其2014年营业收入达338亿元,并且同时入选 工商联发布的“2015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和“2015中国民营企业服务业100强”,两项排名分别为第112位和第28位。值得注意的是,能 够同时入选两大榜单的广东综合类企业仅有2家,其中之一就是君华集团。 

  于是,在低调潜行13年后,张劲以332亿元的身家重回富人榜。十余年间,张劲经历了怎样的扩张历程?他又有怎样的创业心得? 

  两度转型 

  地处广州白云山麓的南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山清水秀,君华集团开发的建筑面积达54万平方米的江南世家别墅,便坐落于此。张劲挂着油画收藏、摆着美式风格家具的办公室,也在这里。 

  说起自己的故事,张劲颇为坦率:“我第一桶金来自资本市场。我入市的时候,刚好深金田(000003)挂牌,市场非常火爆。我经历了上证综指从 100点左右涨到1000点之上的过程,可以说看着中国资本市场一步步发展起来,也亲身经历了很多次传奇,例如深发展暴涨1000多倍。”被股民称为“老 五股”的深金田1989年在深交所上市,为中国最早的四家上市公司之一,1971年出生的张劲当时年仅18岁,还是深大的学生。 

  “1997年之前,我们主要的业务都在资本市场,但之后就转到了实业领域”,其原因在于,“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对市场有所敬畏,要懂得‘慎 思而知止’;同时,经历了资本市场的火热,我们深深体会到实业的重要性,所有的资本运作要以实业作为基础”。如今,尽管张劲感慨于做实业之艰辛,“实业必 须埋头苦干,一步一个脚印来,先做事,再做势”,但他依然认为“实业做好以后,资本运作才有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 

  这次选择,使得张劲躲过了亚洲金融危机对资本市场的冲击。资金从资本市场撤离后,张劲瞄准了房地产业务,并利用亚洲金融危机导致中国第一次房地 产泡沫破裂的机会,成功抄底。伴随1998年中国全面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改革,他更明确以房地产作为主业,这也使得雪松控股旗下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君华集团 快速发展。1998年以来,君华集团在广州等珠三角地区陆续开发了江南世家、君华香柏广场、中山君华新城等十余个楼盘,开发面积达数百万平方米,而且目前 几乎所有土地储备都在广州等一线城市。 

  不过,2008年下半年,基于地产供过于求的判断,张劲决定再次转向:收缩一般地产业务,布局消费、金融等产业,逐步形成目前雪松控股的七大产业板块。他表示,从2009年开始,君华集团就没有购置一块新地,开发的土地都是以往的库存。 

  经过8年的新布局,目前雪松控股的三大业务板块已经成型:新兴服务业板块,包括人管家(物业运营集团和社区生态服务平台“ 大白管家”)、车管 家(汽车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 “车前车后”及“ 河马云汽”)以及雪松文旅;公共服务业板块,包括一般房地产、保障房和PPP模式政府服务;金融板块,包 括打造全牌照的金融集团雪松金融和专注于供应链金融的“供通云”,其下属的雪松金融早在2009年便参与广州农商行的改制,并且是广州农商行、广州银行大 股东之一。“目前房地产仅占我们销售收入的20%”。 

  深耕大宗商品供应链 

  早年毕业于深圳大学金融系、其后取得香港理工大学硕士学位的张劲,虽然坦言雪松控股的基因是金融,是一个生产和创造“企业”的公司,但他又始终 认为,企业虽然可以通过不同金融工具的使用,减少生命周期中的磨砺,但中国经济之崛起最终还得依靠实业。因此,和一些金融背景出身的企业家更愿意进行财务 投资不同,他喜欢在实业领域开拓。 

  他甚至认为,“中国很多新兴产业应该说是被风投抹杀掉的,风投往往是从商业目标而不是产业本身的前景来考虑。”张劲希望,以资本的力量为初创企业保驾护航,使其从“微小”演进成“伟大”,甚至成为改造社会的中坚力量。 

  这也影响了雪松控股的投资模式,其更追求产融一体,协同发展。对于投资企业,雪松往往拥有绝对的控股权,且一旦决定投资,就会从项目概念开始,组织各种资源,将项目孵化壮大,进行全程的管控和培育。用张劲的话说,这样才有可能实现100%的价值创造。 

  目前,雪松控股旗下的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及金融服务项目“供通云”(供通云供应链有限公司),便是张劲产融一体理念的一项实践。 

  供通云的前身君华贸易起步于1997年,早期主营铝、锌贸易,后由于竞争激烈,加上2007年国家调整出口退税政策影响铝市,重心转向以铜为主的有色金属领域,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提供采购、销售、供应链管理、供应链金融等服务。 

  经过多年的产业升级,供通云已经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有色金属供应链服务及供应链金融提供商,占据华南地区流通量的40%,年供应量约30万吨。 其与上游大型冶炼厂有长期合作关系,是云南铜业(000878)、昆明铜业、紫金矿业(601899)于华南最大的分销渠道,是紫金矿业于华北地区的包销 渠道商。在下游,供通云拥有企业终端客户逾500家,服务华南市场80%的终端客户。据称其2016年销售收入将达到500亿元,“今年保守估计有1.7 到2个亿净利润,明年估计要翻到5到8亿。因为供应链金融一旦突破临界点,空间就打开了”。 

  张劲表示,目前,供通云正将铜业的成熟模式横向复制到铝、油、玻璃等大宗商品领域,“2016年,预计供通云平台会做到500亿元销售额,但其 中有200亿元已经不是铜了,因为铜是有天花板的,全中国就只有那么多铜在流通,不可能全部让我们做。在新的领域,我们做的还是与供应链金融相关的业务。 我们希望未来做到平台销售额2000亿元,但其中60%不会是铜了”。张劲表示,之所以敢提2000亿元的目标,因为大宗商品本身市场规模大,而“供通云 在全国已经做通了供应链,当我们成为一个个行业的核心企业之后,市场空间就有了”。 

  事实上,包括银行在内的众多金融机构都有涉足供应链金融,但张劲认为,这一业务的关键在于风控,“供通云作为供应链的核心企业,做到了银行做不到的风控手段,达到风险闭环,从而赚到银行赚不到的钱”。 

  从1997年的君华贸易到今天的供通云,张劲在这一领域耕耘了将近20年,“要知道供通云做到今天,花了十几年时间来培育市场,是一个一个市场 去敲门的”。而供通云也是张劲最希望尽快对接资本市场的一个项目,因为“供通云上市获得资金支持后,会极大提升竞争力,从而巩固在某些行业的垄断地 位”。 

  探索保障房PPP模式 

  供通云之外,雪松控股在保障房领域拓展的PPP模式,也被张劲寄予厚望。 

  说起进入保障房领域的初心,张劲表示,“我参观过很多地方的保障房,因为政府给的造价极低,再加上发展商偷工减料,很多保障房建造得相当低劣。这么多年,实际上政府已经盖了很多套保障房,但入住率非常低”。 

  能否在政府承受的成本范围内,提升保障房质量?张劲做了很多研究,包括印度的“流沙经济”,用最低的成本来做一些对穷人实用的东西。最终,他把哈耶克“商业才是最大的公益”的主张注入进来。 

  “我们的构思是,将保障房供应当作一种商业行为,政府或者低收入人群向我们购买服务,我们承诺,出现质量问题是自己的责任。而现在的保障房体制 下,如果出现质量问题没人敢说,因为政府给你几乎是免费的”。“我们研发了一套保障房标准,可以做到以商品房的标准来建,而且还略略有些盈利。政府给你每 平米2900元盖30层,肯定是不够的,但后期可以通过物业管理等别的运作来补充,最后还略有盈利”。 

  保障房的建造中,还有一大问题是回款,政府通常要分很长时间支付款项,有时是5年、10年甚至15年,对于企业而言,资金成本、通货膨胀等一系 列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上述计划流产。“但我们可以将这些应收款打包成ABS,通过资产证券化,实现提前收款。这样的产品有政府背书,相对是一个好的金融产 品。我们在南宁做出了一些范例,南宁的项目一改以前的政府努力做工作让住户接受保障房的局面,发展成平均5户来抢一套房子,第一次出现保障房推广中供不应 求的现象”。 

  张劲希望,雪松控股能在明年底之前成为中国保障房及非保障房领域最大的PPP提供商。这个看似宏大的目标,张劲认为并非遥不可及,“雪松不是重资产公司,只要和建筑公司合作,做好设计、建筑控制以及金融等几方面的产业协同,完全有理由做到”。 

  当然,这个模式听起来简单,但做起来需要很长时间磨合,需要不断研发、试验,最大的壁垒就是产业协同的问题,“单独做房地产、建筑或金融的公司都不行,必须要有高度的产业协同,如果自己没形成很好的生态圈,几乎都不可能做成功”。 

  谋局服务领域 

  房地产和供应链之外,雪松控股自2008年开始在社区服务、汽车后市场等领域谋篇布局,目前正大力打造的项目包括社区020服务平台“大白管家”、汽车销售和汽车后市场服务平台“河马云汽”以及雪松文旅等。 

  “我们的物业管理公司已经启动2017年在香港上市的计划;最快今年内,我们的大白管家要做到全国社区O2O领域的老大;汽车后市场这一块,我 们希望明年底能够达到全国二手车交易10%的市场份额;PPP板块,我们今年的目标是能成为企业投入的PPP行业中最大的民营企业。总而言之,在明年年 底,雪松旗下的所有实业必须达到国内某个细分产业的第一。” 

  这些步子与现在的供给侧改革思路不谋而合。“我们始于资本市场,受惠于地产黄金十年的发展,现在转向‘供给侧改革’相关的产业投资,对于未来10年,我们非常有信心。” 

  张劲表示,想去做新的产业,首先要有开放的心态去拥抱行业的“大咖”,“我们提出了事业合伙人的计划,对于公司的高层员工,我们不是招聘高级职 业经理人,我们是招募老板和股东,相对于目前市场的股权激励更多像老板和职业经理人的博弈,我们采取了赠予的方式,直接让高管成为股东”。基于物业管理业 务优势,张劲自2008年开始在社区服务等领域谋篇布局,目前正大力打造社区020服务平台“大白管家”。 

  张劲表示,自己5年内的工作重心就是培育产业,并将发展较好的板块推向资本市场,力争未来3至5年实现旗下5家公司在内地或香港上市的目标。“我们从资本市场起家,20年后,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