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7958.html

政府花大力氣推廣的新能源汽車,竟然被業界質疑不節能不環保。

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在日前召開的股東大會上對投資者表示,長城做電動汽車是為了應對國家油耗限值,他說:“我們發電主要靠煤電,在能源轉化過程中,實際上電動汽車並不節能環保,電動大巴比天然氣大巴多10倍汙染。”

無獨有偶,今年3月,有外媒報道稱新加坡一位特斯拉車主駕駛的Model S因為二氧化碳排放量超標被罰款。新加坡陸路交通管理局(LTA)表示,按照世界現有電力結構發電的二氧化碳排放平均值來計算,每發1度電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為500克,換算下來Model S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為每公里222克,屬於車輛排碳量計劃的收費範圍。雖然隨後,特斯拉官方作出回應,特斯拉的能耗為每公里181瓦時,不及上述444瓦時的一半。按此數字,Model S其實是達標的。但即便這樣,關於新能源特別是純電動汽車是否環保的爭論一直都在。

不節能環保的是發電還是電動車

特斯拉剛剛在中國市場風靡時,也曾經遭到專家和業內人士的質疑。上汽新能源和技術管理部總經理幹頻曾詳細算過這樣一筆賬。重2108公斤的特斯拉僅電池重量就有半噸,平均每公里耗電約0.18度。由於美國用的是核電,因此,特斯拉在美國每公里碳排放大概是122g,無疑是環保節能車型。但中國大量使用煤電,算下來特斯拉在中國碳排放約為175g/公里,高於傳統燃油車的150或160g。“因此在中國,Tesla不屬於節能環保車型。”

馬自達技術開發總負責人人見光夫今年2月在日本廣島舉辦的“馬自達技術論壇”上,也表示“電動車對環保幾乎沒有意義”。他的邏輯依據依然是電力的來源結構,在日本現在的發電能源構成為例依然以火電為主,電動汽車間接造成的碳排放幾乎與傳統內燃機汽車一樣。

如果單從能源來源結構來判斷新能源車是否環保,依然有失偏頗。按照上汽幹頻的觀點,其實應該從百公里能耗以及對應的排放入手,比如如果選擇使用電池較少、自重較輕的小車,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相對特斯拉這樣的大車和跑車,相對會更低。上汽此前曾給出一組數據,其研發的榮威E50純電動轎車百公里電耗大概為15度,二氧化碳排放約在75g左右,比傳統車低一半。

同濟大學汽車學院院長余卓平也認為,相對於大車,新能源小車會更加的節能環保,目前,全球主流新能源車包括日產聆風、大眾、e-up,BMW i3等,都是質量比較輕、電池能耗相對較小的車型。比如大眾汽車公司的e-up重量為1185公斤,每公里耗電僅0.117度,比特斯拉節約35%能耗。

還有一種認為電動車不節能環保的出發點是從電池的回收規範性上考慮的。過去在電動自行車領域,由於政策對於鉛酸電池的回收監管不嚴,以至於造成大量的廢棄電池汙染,而業內也擔憂,如果新能源的動力電池得不到很好的回收利用,也會導致環境汙染。但在記者看來,這與電動車本身是否節能環保之間並沒有必然聯系。

百公里5L油耗“生死線”如何破

雖然多家車企都意識到,電動車並非都節能環保,但在國家2020年百公里5L的企業油耗限值已經進入實施倒計時階段,電動車是達標的重要方式。不過,按照業內的預計,新能源汽車要真正走向市場化,需要至少5-10年時間,但在這期間,國家對於百公里油耗的標準將進一步下探到4L。在此背景下,企業如何應對?在此之前, LMC汽車市場咨詢(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曾誌淩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企業必須走多樣化的節能路線,比如柴油車、傳統內燃機的節能以及其余諸如天然氣等燃料的嘗試。

德美系車企早在多年前,就一直致力於小排量渦輪增壓發動機的研發和搭載。上汽通用未來擬在先進動力總成和新能源技術上投入265億元,以達成2020年5.0L的油耗目標。在自主領域,小排量渦輪增壓也成為當前主流。上汽也在多年前,就致力於MGE系列、SGE系列缸內直噴發動機、TST 6速、7速雙離合變速器,以及新一代發動機啟停系統等傳統高效動力科技的研發,眼下,這些技術已經被陸續應用。就在最近,有車主駕駛榮威360 1.5L車型完成了用一箱油從上海開到天津接近1150km的創舉,百公里油耗低至4L,而另一款360 20T車型也用一箱油完成了北京到上海的1268公里路程,百公里油耗最低3.9L。按照規劃,上汽將在2017年推出自主開發的新一代小排量發動機SGE 1.5T,較現有發動機油耗下降7%,百公里油耗達到5.0L。正因如此,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上汽乘用車總經理王曉秋就非常自信的表示,“上汽將是第一家達到油耗標準的企業”。

日系品牌一直在不斷提升自己在傳統混動技術上的節能水平,卡羅拉雙擎1.8L和雷淩雙擎1.8H憑借電機輔助實現了百公里4.2L的油耗表現。但同時,為了達標,他們也開始致力於傳統渦輪增壓發動機的開發和應用。而雖然日系所提倡的傳統混動技術並不在國家新能源政策的補貼之下,但在眼下,吉利也開始聯手科力遠,致力於傳統混動車型的打造。同時,各種車身輕量化技術以及發動機啟停技術都在被車企廣泛使用。

按照政策規定,未來如果車企在平均油耗上無法達標,不僅擴產和新車上市都將受到影響,而且還可能被開出最高上百億元的罰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