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2625.html

今年,一家英國的精神病學雜誌登載了關於憂郁癥患者依靠虛擬現實治療的案例,通過加深對自己的愛和減少自我批評來減緩憂郁癥狀。

“愛自己可以緩和精神上的痛苦,不然痛苦會放大到難以忍受。”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的健康心理學教授ChrisBrewin博士在進行該項研究後表示。這樣的理論支持在於,很多精神疾病患者對別人都有足夠的同情心,但是對自己就不這樣。

此前,這個療法在普通健康的誌願者身上進行過虛擬現實試驗。作為預備研究,15名成人憂郁癥患者進行了3次。在治療過程中,患者戴上虛擬現實的頭機,然後去體驗等身大的分身視角。通過做自身的虛擬人物,患者可以像看鏡子一樣註視自己的動作。

參加者會體驗8分鐘的虛擬現實情境,接到的指令是去安慰一位正在哭泣的小孩子,如果患者對那個小孩用溫柔的語氣講話,小孩子會平靜下來,停止哭泣。再下一步就是患者自己變成那個小孩子,然後看著分身的成人聽取安慰。

參加者每周接受三次虛擬現實療法。療法結束一個月之後,患者會參加關於自己的情緒和精神狀態的調查。其中9個人報告說憂郁癥狀緩和了,4個人認為癥狀明顯轉好。有1個患者說接受療法之後,在日常生活中再也沒有以前那麽容易自我批評了。

Brewin博士說:“安慰小孩,然後自己去聽自己說的那些話,患者們間接地把愛傾註於自己。實驗的目的就是讓患者對自己也有同情心,然後緩和自我批評,現在取得了很好的結果。”

過度的自我批評是引起憂郁癥的主要原因。針對這一點,虛擬現實療法可能會帶來成效。

因為樣本較少,也沒有對照實驗,研究結果還在初期階段。即使如此,這個結果還是對今後的研究提供了根據和方向。

現在已經出現了虛擬現實與腦電波相結合的產品,比如經過簡短的掃描體驗者就能看到以3D圖像效果全景呈現的實時大腦圖像,系統將根據提案者的大腦活動給出提案者的情感分析數值,這些情感數值會被標註在大腦圖像上對應的映射區域,同時也有一些適用性遊戲。比如在收集硬幣的虛擬現實遊戲中,體驗者將會看到基於其大腦活動而產生的障礙物,整個遊戲過程都產生自體驗者的真實腦電波,這也為適用性遊戲開拓了新的發展領域。

2016年4月底,該技術被首次運用於中國各大城市萬達影城的可口可樂創新中心。盡管現在服務內容僅限於根據你的當下心情推薦一款可樂,但未來無疑還有更多的開拓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