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2  NM




可能就如特首梁振英所說的土地問題,香港的樓價真的貴到得人驚。根據《全球生活報告:城市指南》去年十月的研究,探討全球最受歡迎的三十一個居住城市,香港繼續保持住宅價格全球最高的地位。不少沒有首期「上車」,又或負擔不起高昂租金的年輕人,為了有私人空間,迫於無奈會選擇環境惡劣的舊樓劏房。悲哀的是,市區不少甩皮甩骨的劏房,租金隨時也要五六千元。對於大多數沒有父蔭的年輕人來說,住豪宅簡直是天方夜譚,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不過,現在機會來了,因為赤柱有豪宅竟然變成劏房。本刊發現,一個位於赤柱東頭灣道、只有三座大廈的低密度豪宅屋苑,去年下旬開始大改造。原本是一梯兩伙,單位面積二千多呎,瘋狂劏成每層二十多個房間的這個豪宅劏房屋苑,標榜有無敵大海景,兼有公共空間和泳池,現時房間月租最平四千元,可能比市區舊樓劏房更便宜。不過,這裡的房間十分「蚊型」,只有六十至八十呎,而且位置偏遠。抵不抵住,真是見仁見智。

一個Facebook專頁上,表明在赤柱東頭灣道二號,有大量六十至八十平方呎的海景套房出租。東頭灣道是赤柱的傳統豪宅地段,為何會有劏房出租呢?上週記者佯裝租客到上址睇房。這裡原來是一個低密度豪宅屋苑,共有三座大廈,「第一座裝修緊,第二和第三座共有一百四十四間房,已經租咗一半出去o架啦。」接待記者的男職員說。

每層劏二十間房

這屋苑樓高三層,每層樓都劏成二十多個房間,十分誇張。男職員帶記者去到其中一間房,「呢間係大房,八十呎,可以望到個海o架。」職員又說大約六成半房間都有海景。房間裝修新淨,設有「蚊型」洗手間和浴室,肥人轉身會有困難。不過,房間竟然沒有衣櫃,「因為房間面積較細,無位放置衣櫃。我哋會提供衣架俾客人,衣服掛喺側邊。」職員又說,房間不會提供毛巾和牙刷等日用品,「(毛巾)要自己帶的,樓下有洗衣同乾衣機,每次收三十蚊。(牙膏牙刷都係自備?)係,要自己買。只係床單同枕頭,每星期會替客人更換清洗一次。」

月租最平四千

租金多少呢?「五千蚊一個月,最少租一個月,如果簽一年(合約)就有八折,即係四千元一個月。(要否交按金?)短租按金二千蚊,一年就四千蚊。」哇,最平四千蚊一個月,計上去租金比不少市區唐樓劏房還便宜。不過,這裡是山長水遠的赤柱,交通費和時間成本仍未計算在內。其後,職員帶記者看細房,「呢間房六十呎,都一樣是五千元,因為現在做一個特別推廣活動,全部房間都是五千蚊月租,(雜費會全包?)水電煤費用全包嘅。」屋苑提供另一福利,是設有一班免費穿梭巴士來回銅鑼灣,換言之想慳就每日只能出入市區一轉。如想乘坐其他交通工具,則可步行約五分鐘到赤柱市集,就有巴士站。「坐巴士去銅鑼灣或中環,唔塞車四十分鐘就到,坐小巴去銅鑼灣仲快,二十分鐘就到。」由於這裡原是豪宅屋苑,所以設有泳池,但暫時未開放使用。而天台全日開放,租客可隨時上去看海景。不過,有住客說天台夜晚很多蚊,最好不要去。

屋苑設施免費用

最特別的,是地下的公共空間,感覺有點似大學宿舍或外國青年旅社,「客人二十四小時都可嚟呢度。有桌球、籃球機、雪櫃同微波爐。遲些會好似廚房咁,有一個電磁爐,可以煮嘢食。」此外,還有電腦供租客上網和提供Wi-Fi,「所有設施都係免費。」這裡的租客有本地人和外國人。住了三個月的港男Darren,覺得五千元租到有海景的住所,十分超值,「因為有海景,好似千萬豪宅。」他說這裡最大的賣點是有海景,但不是每間房都有,「我間房好彩有,如果你叫我住間冇海景嘅,就唔太吸引。我覺得入嚟赤柱住,就係想一瞓醒就望到海景。」

跟劏房是兩回事

這裡的房間,跟劏房有何分別呢?「出面嘅劏房會大啲,呢度呎價較貴,但有公共空間,以及呢度新裝修,所以感覺還可以。但新淨只係暫時,因為係新裝修。」Darren又覺得這裡跟舊樓劏房是兩回事,不可以作比較,「如果喜歡去海灘,住呢度就超值,因為行一陣就到。」但他承認赤柱較偏遠,「去九龍區會遠一點,去新界更加遠,食嘢方面選擇唔多。」他慶幸自己主要在港島區活動,所以影響不大。另外,這裡每到夜晚,地下大堂都會好熱鬧,「有時我哋一大班人喺度飲酒傾偈。(是否很易認識朋友?)都會,尤其係外國人,好容易做朋友,而且大家背景唔同,對大家都會好奇,就好似大學宿舍嘅感覺。」而專門寫blog的女租客Sonia,亦覺得這裡價錢合理,所以搬進來,「因為呢度環境,與我以前嘅居所相似,都夠靜,以及呢度係一個洋化小社區。」她認為住這裡好過住唐樓劏房,因為夠新淨,「整幢建築物係新嘅,以及呢度住嘅人唔太複雜,可能複雜只係我唔知道,哈哈哈。到殘舊咗,投資者又唔肯投資翻新嘅話,就會好似外邊劏房嘅感覺。」

女住客批房太細

而她最不滿的,是房間太細,「真係超細,我覺得有啲虐待嘅感覺。(有什麼設施要添加?)我認為房間要大啲,讓客人可以擺放衣服。既然預咗租客長租一個月或一年,就會當呢度係屋企。」她的房間沒有海景,「間房咁細,就算有海景又點,赤柱監獄都可能有海景啦,哈哈哈。」她又認為,廉價住豪宅要付出代價,「我覺得無論交通費,又或往來時間,代價都好大。另外我認為,住慣深水埗或旺角,你會好享受樓下就有糖水和雲吞麵食,但呢度係冇嘅。」所以住這裡,她覺得對工作會有影響,「如果喺港島返工還可以,九龍區上班就唔得啦。」另外,社交都會少了,「所以我已跟朋友提早講再見,哈哈哈。」

原是一梯兩伙

本刊翻查資料,發現這個豪宅劏房屋苑本來叫「步雲軒」,是裕景興業有限公司旗下收租物業,而裕景興業的背後老闆是陳永栽,是來自菲律賓的富豪,在香港有多個物業投資。附近地產代理表示,「步雲軒」之前是一梯兩伙,單位面積由二千一百至二千二百多平方呎。而根據一些樓宇租售網站資料顯示,上址單位當時月租,租金大約九萬元,絕對是豪宅級數。以一幢樓有六伙計,月租總收入約五十萬元左右,但並不容易全部租出。裕景興業由去年七月開始,多次向屋宇署入紙,申請在「步雲軒」進行小型工程,包括加建非承重牆,加建或改建排水渠和洗手盆等工程,明顯是將豪宅改成劏房。現時一層被劏開二十多間房,全幢樓就可有七十多間房出租,以每戶五千元計,每月總租金收入約三十七萬元,雖然比原本少,但全數租出機會很高,不用像以前那樣經常空置。

發展商增建被拒

另外,裕景興業早前向政府申請放寬地積比,希望在原址增建一幢住宅,後因外界反對而撤回申請。不過,發展商之後提新方案再闖關,將項目層數由八層削減至四層高,維持提供十二伙。將豪宅變成劏房,的確十分罕見。但不願上鏡的赤柱地產代理麥小姐批評,此舉會令到赤柱人流變得複雜,「幾千蚊就租到一間豪宅劏房,話唔定會幾個男人夾錢租一間,用嚟做炮房,好過租時鐘酒店啦。」無論如何,市場總算是提供了多一個選擇,想又便宜又有赤柱海景房,年輕人還是有機會的。

撰文:程志康攝影:韋平、田俊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