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3  TCW

新台幣五十萬元,是多還少?算算連買輛一千五百CC的國產車都不夠,卻有人能以相同的金額,購入兩座海島,蓋起一房每晚新台幣二萬四千元起跳的度假村,坐擁私人生態保育區,而且拿下許多旅遊獎。

什麼?你也想學買小島賺大錢?那麼,先花兩年撿八萬噸垃圾,願意嗎?

二○○五年,二十出頭的勞瑞•杭特(Rory Hunter)和太太瑪莉塔(Melita Hunter)離開家鄉雪梨來到金邊,勞瑞從事廣告業,瑪莉塔則是室內設計師,當時柬埔寨內戰已結束七年,整體環境依然簡陋,即使首都金邊也不例外,「路燈、汽車、柏油路、提款機,全都沒有。」瑪莉塔回憶,可是在愛冒險的兩人眼中,這些完全不是問題。「勞瑞原本要被調到紐約,出發前幾天,一個去金邊開廣告公司的機會找上門,於是我們決定先到柬埔寨探索一年。」一年過半,當地進入急速發展階段,「年輕人散發正面積極的能量,像是要用力擺脫黑暗的從前。」順著這股趨勢,兩人在二○○六年成立地產公司,專做殖民時期舊洋房的翻新與買賣,對未來無限憧憬,「我們徹底愛上柬埔寨,期待創造一些特別的事情。」樂觀至此,瑪莉塔坦承,那時候和勞瑞「只是邊做邊看,沒有長遠計畫」。不過,天公總是疼憨人,不久後一趟兩週的海上假期,將看似白日夢的心願,成為真實。

柬埔寨西臨暹羅灣,四百四十三公里的海岸線,雖遠不及東南亞近鄰的海灘出名,但由於開發較晚,外海六十一座島嶼,除了漁民,鮮有遊客駐足,「我們租了一艘漁船,航行五小時,到達瓜隆群島海域,接著就是一連串造訪漁村、無人島,以及從船上跳進海裡的行程。」返家前一日,一名小島主人感嘆起漁獲銳減,生活艱難,聊著聊著,話題就變成「那你們要不要買我的島?」根據瑪莉塔描述,當時對方是「隨口說說」,事實上,人家一定早發現這兩個澳洲人愛死柬埔寨了,才趁機推銷。結果當場成交,隔週,準島主帶著一只裝滿現金的牛皮紙袋,在海防與律師見證下,一手交錢一手交島。就這樣,新台幣五十萬元,勞瑞和瑪莉塔買了頌莎島(Song Saa Private Island),總面積約八座足球場大。

頌莎(Song Saa),柬埔寨語意指「甜心」,由老公島(Koh Bong)與老婆島(Koh Ouen)組成,夠浪漫吧?別忘了,原島主有提醒,這裡狀況不佳。瑪莉塔還原十年前「甜心」的模樣,「漁船每天排放污水,珊瑚礁快死光了,山坡野草叢生,雨林全部改種椰子樹,累積二十年的垃圾淹過腳踝,夾雜著豬和雞的排泄物。」但他們並不後悔,首先,夫婦倆保證,不會有任何人被趕走,然後詢問大家最需要什麼?瑪莉塔強調,「我們想幫忙,同時也很清楚自己沒有權利在別人的國家,指責人家的生存方式。在做任何改變之前,得花時間了解和溝通。」他們學習理解在地文化,比方說,其實,漁民們是喜歡海洋的,但迫於環境,加上缺乏教育,不明白可永續的捕魚法,不用拖網、魚炮,才有更多魚可以抓。成立由專家帶領的團隊,劃出範圍兩百公尺的海洋保育區,進行物種調查與測試水溫,並安置人工礁石,讓珊瑚慢慢重生。

瑪莉塔說,「當初漁民覺得這兩個瘋子最後一定會落跑,為了證明誠意,只有用心做。舉例來說,教居民垃圾分類,做堆肥循環再利用,解決最棘手的垃圾問題;雨季時物資較難獲得,我們給僧侶米、油和供佛用香,代表尊重傳統。若居民有需求,我們會做前導計畫看看成效,再帶著專家與志工,和居民討論什麼應該繼續下去。」瑪莉塔稱這種互動為:「溫和有機的信任關係,得靠時間醞釀。」或許你會想,因為要蓋度假村啊,取得當地人信任,日後才好做事,似乎沒啥了不起。但是,這時候,勞瑞和瑪莉塔壓根還沒想過蓋度假村的計畫。

瑪莉塔解釋,「本來我們只專心於復育海洋生態,後來碰上政府計畫開發外海,要我們想辦法讓這裡變得有經濟價值,我和先生考慮半天,才決定做度假村。」不料生命迎來一次大轉彎,二○○八年,金融風暴來襲,投資人全數退出,更糟的是,瑪莉塔被診斷出罹患子宮頸癌,他們回到雪梨,瑪莉塔切除了子宮,但是拒絕接受化療,「我選擇參加癌症營,保持飲食正常,心情愉快。」或許正面思考真是良藥,半年後,癌症痊癒了。隔年,夫妻倆回到頌莎,在缺乏外援的困境下繼續耕耘小島夢,「我們所擁有的,就是兩座島和彼此。」問起毫無旅遊業經驗的勞瑞和瑪莉塔一路上遇到的挫折,包括建材沒辦法運到島上、要自己造駁船、如何招聘和訓練員工等,瑪莉塔總是笑著一語帶過,倒是講起頌莎基金會,她格外起勁,「基金會做了很多計畫,包括紅樹林和雨林復育、海龜工作坊、建學校、蓋教師宿舍,也在漁村設學堂,教導村民耕種有機蔬菜。三年前啟動的希望之船(Boat of Hope),也為更遠的漁村提供醫療和教育服務,改善更多人的生計,是政府和其他非營利組織未曾達到的目標。」在台灣,知道頌莎的人還不夠多,可是在國際上,她已闖出名號,二○一四年,摩納哥親王造訪,以他為名的基金會亦成為頌莎的合作夥伴,二○一五年,勞瑞名列世界經濟論壇全球青年領袖,至於具聲望的旅遊獎項,是多到這裡寫不下了。「我和勞瑞從來不想做酒店大亨,而是建立一種經營模式,讓度假村在生態保育的原則下,協助資源匱乏的海島居民,並與其共榮共生,如果把這些前提拿走,我們就不會做這行了。」瑪莉塔堅定的說,眼神閃著光芒。

好的度假村究竟該具備什麼條件?因為頌莎,全球旅遊業又添了一個新的高標。

勞瑞•杭特

學歷:哈佛商學院管理學程碩士經歷:上奇(Saatchi&Saatchi)廣告紐西蘭分公司業務總監,2015年世界經濟論壇全球青年領袖,G20雪梨會與會講者現職:頌莎私人度假村董事長兼執行長、 頌莎基金會共同創辦人

瑪莉塔•杭特

經歷:空間與景觀設計師,擅長利用有機與永續性材質。

現職:頌莎基金會共同創辦人暨總監頌莎島 Song Saa Private Island 網址:songsaa.com 電話:+852 23-889-750

撰文者趙敘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