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6  NM

本港時間星期三清晨,A股會否納入MSCI指數揭盅。緊接着六月下旬,將有日本及美國議息,及英國公投會否脫離歐盟等等,環球一個又一個影響港股的未知數,就在眼前。

有炒作空間,就有一班賭性極強的大鱷傾巢而出;一批焗住出來對沖風險的資金,亦被迫落場下注。

單在香港,估計已有$17000億賭注集結,等待環球局勢揭盅。大鱷擺尾,散戶想隔岸觀火已無!可!能!本刊追蹤到索羅斯在香港已增強兵力,並揭開大鱷對後市的部署,散戶請扣緊安全帶。

今年八十五歲的股壇大鱷索羅斯,一直「退而不休」。繼今年初連番唱淡A股,近日又出招,購入全球最大金礦公司Barrick Gold Corp1.7%股權,及增持黃金ETF認購期權,另外則大幅減持37%手持的美股。據《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指,索羅斯預期環球前景黯淡,決定親自部署一系列大型沽空行動。 當中香港人最擔心的,一定是這隻金融大鱷,會否食髓知味,如九七年般游來香港,篤正香港經濟的死穴;而事實上,他在香港市場,已作出重新部署!

四徒弟空降香港

根據證監會文件顯示,索羅斯的駐港公司SFM HK Management,今年初原本有九人作為持牌代表人,今年四、五月,有兩人離開,並增加另外四人至合共十一人,駐紮香港。這個索羅斯相當看重的對沖基金,其實早於一○年已在港成立分支,他的兒子Robert Daniel Soros亦有份坐鎮,並多次出遊中國考察,最高峰期在香港有二十多名基金經理。而在新增的四人中,有老將,亦有新兵。其中一名老將,叫Edward Hart Burdick,據資料顯示,他九二年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二年已跟着索羅斯,專責倫敦的交易部門,其後返回紐約,在索羅斯身邊協助部署。另一名「增兵」,疑為前摩根大通執董Marc Andrew Talbot。他在網上世界極為神秘,記者多番追查仍未找到他的近照。而最接近的身份,就顯示Marc年約四十五歲,在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畢業,並於紐約大學修讀MBA。○二年《紐約時報》有報導他結婚的消息,指他的父親當時是上市公司 Loews Hotels的副總裁。

增兵網上留言

其餘兩位年紀較小的「幼鱷」:Matthew Fong Apechai及Kevin Scullin,皆出自傳統名校耶魯大學。證監會資料顯示,兩人於五月及六月獲發持牌代表人牌照。其中Kevin Scullin,就讀耶魯大學經濟系,○八年在資產管理公司Protege Partners擔任高級分析員,專責投資於小型對沖基金,於一一年八月他「自降身價」,在索羅斯有份投資的對沖基金Key Square Group擔任研究助理,兩個月後搖身一變,在「三百億家族基金」擔任分析員。而索羅斯早於一一年,已宣布退回客戶資金,將旗下基金變為一個純粹的家族基金。至於疑似亞裔人Matthew Fong Apechai,在一二年投資公司Balyasny Asset Management擔任投資組合經理,而他的Linkedin更指現時負責為「三百億家族基金」管理財富。Matthew早年仍活躍於社交平台,有Twitter及Instagram賬號,更曾為「The Men of Branford」拍攝show肌肉的露骨月曆。本刊發現他去年尾最後一次在Twitter留言時,估計指:「未來數年,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會如過去數年進入商品市場般,投資於高科技及旅遊業(more Chinese investment going into tech and tourism over the next couple of years like commodities)。」反映他有關注及追蹤中國資金外流情況。

新加坡沽空近警戒線

索羅斯的最新部署,的確仍着眼於中國市場,而且沽空A股的意圖昭然若揭。據外電指,他其中一個布局在新加坡A股ETF市場。今年五月中開始,新加坡A50期指未平倉合約,張數節節上升。由五月十日約五萬張,急增至三十一日的五十六萬張!逼近中央出手調查海外沽空六十萬張的警戒線。由於場外期權的數量,約為場內四倍,保守估計集結約二百多萬張合約!而在美國,安碩中國大型股ETF沽空比率升至18%,創兩年來的新高;一個月前的沽空比率僅為3%。一名行內人士指:「未平倉合約多咗咁多嘅其中一個原因,係因為一啲持長倉嘅大戶,認為A股喺未來短時間會極為波動,所以紛紛做short,藉此對沖風險。」

萬七億對賭

港股方面,年初至今,恒指國企指數的未平倉合約亦節節上升。截至上星期五,國指期貨及期權合約張數,達三百零六萬張,而恒指未平倉合約期貨及期權張數,則有四十四萬張。當中認沽較認購合約略多。HKFIE研究部主管潘玉琪指,以國指每張合約四十萬,以及恒指每張一百萬計算,單單場內對賭合約的金額,已達到一萬六千七百億。再加上新加坡A股ETF的五百億及其他,相信在這個牽涉A股及H股的賭局中,已落注的金額達一萬七千億元以上!對期指及期權有研究的潘玉琪再分析指,回顧近日沽空情況,他相信有大鱷「做緊嘢」:「無論A股、H股同埋恒指,都見到五月底有大手造淡,主要係國企同追蹤A50指數基金方面,見得到國企指數個盤度造淡咗好多。」他續指:「索羅斯出嚟講嘢都係做show,你睇佢前幾次都係出咗手,先出嚟講自己會點做。同埋佢講得出,都係差唔多收手。」他預料後市會比較波動:「今個月跌多千幾點都唔出奇,去到一萬八千點左右。」

後市睇淡

事實上,恒指週一收市大插五百三十點,週二續跌,其中新鴻基金融財富管理策略師溫傑認為,市場對A股入到MSCI的信心突然回落,有投資者在結果公布前鎖定利潤︰「係本身打算沽貨,再借脫歐風險升溫,令恒指週一跌五百點。」溫傑預期,英國脫歐的機會低於一半,惟港股未來兩星期難以大升,「因為一日未雨過天青(即未知公投結果),一日投資者都未必會入貨。」他認為恒指在19800至20000點有支持。而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黃國英則指,本週一跌市是由於起步位嚴重偏高︰「高咗成千五點俾你歎啊,大佬!夾淡倉夾得好行。」他解釋,即使本週一跌了五百多點,但指數仍較前低位高起碼八百點,因此還有空間下跌︰「之前係無名腫毒咁升咗好多,其實落番19600的起步位,係一啲都唔過分!」他續指:「如果真係發生(脫歐),真係我話齋『鑊鑊新鮮鑊鑊甘』,到時呢壇嘢就新鮮囉,就會跌得多啲。」屆時恒指可跌至18000點。

英國脫歐風險突增誠哥押錯注

本月二十三日,英國將就脫歐進行公投,這成為了大鱷其中一張最大的賭枱。近日當地民調顯示,投脫歐的民意開始比留歐多,在當地居住近四十年的阿豪,在當地有飲食生意及物業,明知公投會帶來經濟上的痛苦,但指長痛不如短痛,「梗係離開啦,歐洲『佗衰家』,佢哋個個都無錢,我哋英國係有錢o架,長遠計佢哋離開係好o架,英國又唔會暴動嘅。」在當地做保險的Maggie,從香港移居英國一年,指身邊很多朋友都贊成離開歐盟,反而剛買樓的她較擔心,「怕住喺度嘅歐洲人走咗,樓價會跌、物價會上升。」

長和千億收購「撻Q」焉知非福

與民調不同,記者登入當地的賭波網,買留歐的注碼卻比較多。究竟脫定留,可謂五五波,賭局一鋪,卻令過去一兩個星期,英鎊走勢極之波動。然而,一旦脫歐成大局,早前有大行估計,英鎊或有機會再插兩成。除了主要業務在當地的滙豐及渣打外,有近三千億資產在英國的李嘉誠,亦將首當其衝。過去,誠哥一直押重注投資英國,誠哥三月才公開講過,相信脫歐機會微,不過有見英國民調突變,上月過千億收購英國電訊公司O2「撻Q」,其長子、長和副主席李澤鉅已改口風,表示「焉知非福!」事實上,自二十年前李嘉誠開始投資英國,由電訊、碼頭、水電、鐵路瓣瓣都有,旗下三大上市公司電能(6)、長建(1038),及長和(1)來自英國的盈利貢獻已愈來愈多,分別佔約60%、70%及34%。大行野村曾發表報告,指當英鎊升跌每百分之一,對長和的每股盈利影響則是百分之零點五。然而,近期曾撰文、認為長和系股值偏低的經濟學者林本利認為,即使英國脫歐,對李嘉誠的王國雖有影響,但並不關鍵,「誠哥嘅資產係全個歐洲都有,當英國部分唔見一成呢,對比成個王國過萬億,幾百億算什麼?」他認為李澤鉅改口風並不代表他擔心,「佢要face咋!最影響李嘉誠同長和系嘅一定唔係脫歐,而係李澤鉅。長建電能合併失敗,O2收購又失敗!」不過他堅持認為、現時長和股價跌穿90元,股值仍屬偏低。

大劉英物業五千個Hermès被蒸發

不只誠哥押注英國,澳門賄賂案罪成的大劉劉鑾雄,早於○九年已經開始把資產轉移,埋單計接近六十多億港元。當中包括以三千三百萬英鎊,折合四點三億元港幣,購入倫敦市中心的伊頓廣場超級豪宅,其前身為比利時大使館。樓高五層的豪宅,面積一萬零七百一十平方呎。一一年他再以二億八千萬鎊,約三十五億港元,在倫敦Midtown購入一個寫字樓物業,面積三萬九千平方米,高盛倫敦的總部亦在其中。貪污案結束後,大劉頻頻出售華置資產及派息百多億給自己,另一邊廂,他再於今年三月以一點八三億英鎊,約二十點五億港元,於倫敦名店集中地牛津街,收購兩個商住物業,合共五萬五千平方呎。一旦英鎊大跌兩成,其資產市值蒸發逾十億,仍未計及英國經濟可能轉差的風險;不過對於大劉來說,都係幾千個「Hermès」手袋而已。香港人要關注的,是一三年金管局不理風險,曾利用外匯儲備,主動走去與英國發展商Great Porland Estates(GPE)組成合資企業,各投資兩億英鎊,以當時匯率即廿五億港幣,發展倫敦梅費爾區一個二十萬平方呎的項目。當中八成作甲級寫字樓,其餘為餐飲商場及六套住宅,物業估計於後年建成。這筆原屬於所有香港人的錢,未知是賺是蝕,但已被擺上賭枱。

撰文:財經組攝錄:鄭樹清、關永浩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