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056.html

6月16日,全球第六家迪士尼如期在上海開張。盡管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此前拋出了“好虎架不住群狼”說,但迪士尼並未受影響。上海的小雨也沒擋住遊客的熱情,甚至因為遊客過多,原定的12點迎客,後來不得不提前開園。

其實即使沒有迪士尼樂園,這家創建於1927年的美國企業也在中國很久了。從1986年,央視每周開始播放《米老鼠與唐老鴨》開始,到今天迪士尼已經在中國發展了整整三十個年頭。

這三十年里,中國逐漸改革開放,一步步和世界接軌,到了今天,似乎再討論外國人該不該來中國已經沒什麽必要。中國的經濟已經離不開世界,正如世界經濟也離不開中國,大家是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系。在北、上、廣、深這些城市的辦公桌前、飯館里、馬路上,看到外國人已經是家常便飯。

但,我想通過一些數字和親身觀察到的事例,來討論一下外國人在中國有沒有害怕“群狼”,及他們在中國發展有什麽新趨勢。

外國人的中國式待遇

讓我們從外國人在中國的待遇開始說起。

不知道你聽沒聽過一個詞,叫Hardship allowance,中文直譯過來就是艱苦補助的意思。這個補助給誰的呢?給的是一位五百強公司在中國的首席代表。他是美籍上海人,統領著一個手掌就數得過來的中國區團隊,辦公室在全上海風景最好的5A級寫字樓,掌管公司在中國原材料采購業務。他跟我在飯桌上笑著坦白:“老實說,我不覺得中國艱苦到了需要Hardship allowance的地步,尤其是上海。”他的艱苦補助一個月數千美元,而我們剛吃過的飯人均500元。吃完,他問服務員要了發票報銷。

一次我幫忙一個韓國人面試司機的時候,他曾一半無奈,一半調侃地跟我說:“你知道,我不認識中文,也看不懂中國的交通標識。所以我沒法坐公交,也沒法開車。公司必須給我配車,配司機。”他所在的世界著名化工巨頭,給公司內大大小小外籍高管配有兩百多輛車。公司采購部門甚至專門設人管理這兩百輛車,以及兩百輛車維修、保養,還有司機。

根據匯豐銀行2015年的《移居國外工作者調查》,在中國,外國人平均年薪約為15.8萬美元(約103萬元人民幣),比全球水平的10.4萬美金(約68萬人民幣)高50%還多。

但實際外籍員工的中國式待遇,可能還遠遠不止這些。基本工資、補助、配車之外,他們住房一個月補貼還有幾萬、兒女在中國的學費人均一年十幾萬、加上醫療保險、探親交通費、還有雙重假期——國外的假要休息,中國的假期也休息。這些條件讓很多本來是普通管理層的老外,到了中國後地位薪酬統統升級,徹底鳥槍換炮!

因為待遇太好,我認識的很多外籍同事,在中國工作合同期滿都不願意回去。他們要麽想方設法留下,要麽在國內另謀高就,總之不肯走。我認識的一個日本朋友就很坦誠地說:“回到日本總部,壓力只有更大!”

跟著投資來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最近的數據,2015年上海的外籍人口達到了25.5萬人。

是因為薪資福利好,所以他們就都來了?

改革開放後,雖然中外合資公司上世紀80年代就有了,但外國人大規模湧進中國工作,則是在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那個時候很多公司在中國加大了投資——這點看看1994年興建的蘇州新加坡工業園的發展史,數數里面的企業落戶時間就有數了。

但上世紀90年代,大多數公司都把亞太區總部設在了香港。隨之,很多公司就把亞太區總部紛紛遷至北京、上海、廣州甚至成都。再後來,大家紛紛幹脆撤掉亞太總部,在中國設立大中華區。近些年,跨國公司的版圖里,大中華區也不存在了。中國總裁可以直接跟全球總裁匯報。這種調整,這種把中國的戰略位置提高的待遇,在我歷任的幾家公司都經歷了。

有人說這是大公司都接受了同一家全球咨詢公司M司的建議,調整了市場戰略結構導致的。另一方面,我們不得不承認,眾多的Emerging Market的確有很多相似性——墨西哥、印度也都有低投資,高增長的特性。國際公司很多都是上市公司,要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提升股票市場士氣,不得不依賴中國這樣的字樣來打造亮點。

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的前後,中國更是世界投資版圖的重中之重。2010年前後我在美國出差的時候,基本上總部每個會議都言必稱中國。現在,要是哪個公司大公司的年報、季報不提中國,簡直像是對股東犯了罪。

這才能解釋為什麽我們身邊的外國人願意來中國,他們不是跟著福利來的,是跟著投資來的。一時間,上海甚至有了一種內環以內說英文,要聽上海話要去外環外的說法。(據說北京也有類似說法,只不過把上海內環改成北京二環)

對外商投資,中國地方政府當然是來者不拒。我在公司負責新建一個工廠選址的時候,帶外籍總裁考察過幾個候選城市,每個城市都把我們奉若上賓。當時長江流域的某城市招商局不知道怎麽知道了我電話,有段時間每天打電話要求登門會面。我雖然煩,拒絕,但也理解。拉投資,就是地方的指標,外國人來了,投資、消費就跟著上去了,所以我的電話會被打爆。

外國人該不該來中國?

毋庸置疑,中國發展需要投資、引進技術、管理、引進人才。

比如近些年,中國的酒店業近些年發展迅速,甚至在很多縣級城市都有了五星級酒店。但是無論酒店品牌、運營、還是管理人才,很多業主依然仰賴著喜達屋、洲際等國際品牌。其實這不丟人,這是我們的必經之路,我們起步晚,就要找人學。

不過,不歡迎外國人來的,大有人在。盡管對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公開表示的“迪士尼不該來內地,好虎架不住群狼”大家有各種各樣的理解,但是不乏有人很贊同,甚至是外國人。

“實際上,我覺得中國不需要我。”我的一個德國同事A跟我說。他在中國的工作,是拍照,對!就是給公司拍照片,拍高管演講、拍工程建設、拍重大活動。因為公司很註意記錄(Document)所有在中國的時刻(Moment),就效仿白宮安排了專職攝影師。“其實不僅不需要我,很多職位中國人做得都很好。你們懂業務,懂英文。但是我們不懂中文,也不了解你們的文化,所以長期來看,你們不需要我們。”

如果你覺得A的工種有點誇張——犯得著拍個相片也要找外國人嗎?我告訴你我見過更誇張的。在吉林長春的某大型德國合資汽車企業里,一個老外的工作就在那里開叉車!當時一群中國叉車工人一邊給我遞煙一邊抱怨:“老外咋地了?他那兩下子也不比我好啊!憑什麽他拿十倍的工錢啊?”據說這個外籍叉車工是因為在本國失業,按照合同被Transfer(轉)過來的。

這樣的“人才”的確不該來,他們也肯定架不住“群狼”,這樣低技術含量的雇工在中國應該越來越少才對。

這點政府已經有很清醒的認識,比如低水平的勞工比如菲律賓傭人在中國雖然大有需求,可這是搶自己勞動人民飯碗,國家不支持,基本不給簽證!

但迪士尼相信應該不在此列,我要說中國內地沒有真正意義的主題樂園,你該同意吧?更何況在東京、奧蘭多、巴黎、香港,迪士尼都是當地旅遊的旗幟,他們的管理、經營理念和運營經驗,仍然是我們欠缺的。

外國人在中國的新趨勢

這麽多年在外企,總的感覺,是外籍員工比以前少了,比例也低了很多。

前面說過的化工巨頭,200輛外籍人員用車的盛況,已經在十年里成了傳說。如今公司除了總裁、研發等高管外,基本沒有外國面孔了。現在雖然公司內部郵件還是用英文寫,但是開一天會有時都用不著說一句英文了。

BBC也說,2015年上海的外籍人口,已經比2014年少了2%。

高薪高福利,是很多外企養不起外籍人士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的人才迅速發展,替代了原來的外籍高管員工。

某家美國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G跟我說過:“我們在中國的副總裁有14個,以前都是外國人。現在一半是中國人。總部的希望,是這些職位將來都是中國人。”這不是說說的,這家公司連續三年每年用美國薪資標準招聘十個管培生,他們都是來自沃頓、哈佛這些高等商學院,都是中國人。公司因為給中國人太多機會發展,甚至導致了美國總部部分人不滿,但領導層不會為此改變策略。“只要這三十多人里,有一個成為中國將來的副總裁,那我們就成功了。”G說。

與此同時,外國人在中國,有了另外一個趨勢。

以前,來中國的都是高管,來中國是為了鍍金,混個在Emerging Market的經驗。但是現在,很多人沒有經驗,沒有高薪,沒有額外的待遇,跟很多中國年輕人一樣,憑著一腔熱血,正在“奮鬥”。我問過一個馬來西亞朋友,為什麽來中國工作。他是給中國廠家設計家具的,經常去廣東出差,他說:“中國好大,大得離譜。我從北京飛三個小時,也只不過到了廣州。這麽大的地方機會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