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1198.html

英國博彩公司必發(Betfair)的最新數據顯示,英國有60%的可能留歐,脫歐則為40%。但這樣的概率對於商人而言是沒有意義的,哪怕只有1%的可能,英國脫歐一旦成為現實,都會對他們產生不小的影響,特別是已經將戰略重心轉移至英國的香港首富李嘉誠。

彭博6月21日公布的采訪視頻顯示,下個月就將88歲的李嘉誠4年來首次接受外媒專訪時表示,希望英國不要脫歐,否則英國和歐洲都會蒙受很大損失,語氣略顯強硬。

李嘉誠之所以擔心英國脫歐,與其戰略重心早已轉移至英國不無關系。有數據顯示,李嘉誠在英國的總投資已達到520億美元(約4034.47億港元)。長和集團(00001.HK)2015年的年報也顯示,公司近四成利潤來自英國,英鎊一旦大幅貶值,必定會影響長和的業績。

當然,曾經的亞洲首富並非省油的燈,針對英國脫歐這一影響全球的“黑天鵝事件”,“超人”實際早有防備。

“超人”公開呼籲英國留歐

“我希望英國不要脫歐,不然英國的損失很大,對整個歐洲的影響都不好,但即便真的脫歐,也不是世界末日。”李嘉誠在彭博的專訪視頻中說。

李嘉誠3個月前曾表示,如果英國最終脫歐,他會減少在英國的投資。當時的背景是,歐洲繼續實施寬松的貨幣政策,加上經濟及難民的問題,歐洲與中東和非洲地區的地緣政治風險都在增加,會令全球股票、債券、商品及貨幣市場加劇波動。

但在此次的訪問中,他的口徑似乎有所轉變,他的態度傾向於無論是否脫歐,長和將繼續維持在歐洲的投資。

“全球52個國家都有我們的生意,過去幾年,我們對於歐洲的投資一直在增加,涉及的領域也在不斷擴大,我覺得這並不存在問題,我們也遵守當地的法律和秩序。”李嘉誠在接受采訪時明確表示,他對自己的生意依然很有信心。

“超人”還對中國經濟投下了信任的一票,他表示依舊看好中國經濟的前景,“目前市場人士只是看到國有企業和民間的負債,但中國仍然是一個龐大的出口國,仍然充滿希望。”

但弗若斯特沙利文全球合夥人兼大中華區總裁王昕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李嘉誠之所以從中國撤資轉投英國,是因為不看好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但沒想到英國也存在這種不確定性,所以不論英國是否脫歐,都會不可避免地令李嘉誠的資產縮水。

李嘉誠曾是亞洲首富,資產凈值達到286億美元。但彭博的最新數據顯示,李嘉誠目前在亞洲位列第三,排在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馬雲和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健林之後。

事實上,長江實業與和記黃埔去年合並後,長和集團的股價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光是今年5月份以來,李嘉誠旗下的各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已經損失了近450億港元。

英國帶來近四成利潤

李嘉誠擔心英國脫歐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逐步撤離中國內地市場後,其戰略的重心就轉移到了歐洲,投資主要包括基建、電信、零售行業、電網、水、管道燃氣等領域,英國則是“主戰場”。

長和集團2015年年報顯示,公司在英國的稅息前利潤(EBIT)占到了總額的37%,達230億港元,是長和整體業務中利潤貢獻最高部分,中國內地及香港的占比分別只有14%和5%,其他亞太地區則貢獻了20%。這意味著,整個亞太區加上大中華區的利潤,才剛好與英國相媲美,這也解釋了李嘉誠為何在英國公投前夕突然接受專訪,並特地強調了退歐的危害。

目前,李嘉誠在英國的投資已經滲透到了英國人生活的各個方面。屈臣氏曾於2000年、2002年及2005年將“theperfumeshop”、“superdrug”和“savers”等有上千家連鎖店的英國品牌招入麾下,如今這些店遍布英國的大街小巷。

早在1991年,李嘉誠就開始投資英國東南部地區的貨運碼頭;1998年又買下了兩個,其中一個位於倫敦。目前李嘉誠在英國東南部共持有3個貨運碼頭。

除了商店和貨運碼頭,2010~2011年,李嘉誠更斥巨資買下了英國水務公司(NorthumbrianWater)及英國電網公司(UKPowerNetworks)。兩家公司分別為英國7%和30%的民眾提供飲用水和電力,收購價格分別為588億港元及700億港元。

根據長和2015年年報,集團旗下持有的英國基建公司多達7個,其中包括配電、食水供應、汙水及廢水業務、燃氣配送、發電、租賃鐵路車輛,毫不誇張地說,英國人的衣食住行都要依賴李嘉誠。

有數據顯示,李嘉誠在英國的總投資達到520億美元(約4034.47億港元),包括三個港口、三家連鎖店、一家電訊運營商、一家鐵路集團、一家區域電網公司、兩家區域煤氣公司、一家水務公司等。

最大影響是英鎊貶值

野村證券近日發表的報告稱,英國一旦脫歐,將引發英鎊下調10%~15%,同時經濟轉弱的情緒會令民眾減少杠桿,令房價下跌10%,從而出現經濟衰退,到時候英國的貨幣政策也會有所變化。

評級機構標普發表報告稱,英國一旦脫歐,將會為長和集團、長江基建(01038.HK)和電能實業(00006.HK)的經營和財務帶來一定影響,但不會影響評級。

標普認為,英國脫歐最直接的風險是英鎊大幅貶值,將削減長和集團、長江基建和電能實業的現金流。由於長和集團在財物報表中入賬用的功能貨幣是港元,英鎊如果大幅貶值會令兌換率大減,同時集團以英鎊計價的負債也會減少。不過,這種影響需要在英鎊持續貶值1年以上,才會有實際的反應。

事實上,針對英國脫歐的風險,李嘉誠早有防備,“對沖”做得十分到位。仔細研究長和的財務結構不難發現,英鎊貶值對長和集團的財務並不全是壞事,根據2015年財報,截至2015年12月31日,長和集團的銀行及其他債務本金總額達到2876億港元,其中英鎊占25%,歐元占25%,36%為美元,7%為港元,意味著一旦英鎊貶值,那麽長和集團的銀行及其他債務能夠減少一些。

同時,如果按照幣值來計算,截至2015年12月31日,長和集團的速動資產中,英鎊僅占11%,而歐元僅占5%,在速動資產中最大的則是美元,占比達到40%,意味著即便英鎊大幅貶值,也不會影響長和的資產。

有市場人士表示,早在2013年,英國首相卡梅倫就首次提到了脫歐公投,並在2015年1月強調了脫歐的可能性,李嘉誠作為在英國大幅投資的企業家,肯定早有防備,所以在2015年的年報中,特地強調了長和的速動資產中只有11%為英鎊計價。

對於李嘉誠在英國的投資收益,即便英國真的脫歐,對長和也只是在賬面上的影響較大,實質上的影響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大,尤其如果是債務能夠減少的話,反而是一件好事。數據顯示,2013年和2014年,長和在銀行的借款分別為31.46億及29.59億英鎊,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不過,香港資深投資銀行家溫天納表示,過去很多人投資英國是因為英國是進入歐洲的跳板,投資英國等於投資歐洲,但如果真的脫歐,英國就只是一個單一市場及經濟體,輻射作用及協同效應都不再擁有,難免會影響在英國投資企業的估值。

王昕表示,一個企業、一個行業乃至一個國家的發展都不能只看一時,從目前的國際局勢來看,歐洲經濟乃至全球經濟走勢還需要參照美元的動向,此次事件必定會帶動一些在歐洲的投資回歸美國,而美國不斷加大的債務能否平穩過渡,又是一項新的不確定性。